韩东征

  来源:唐山党史网  时间:2018-9-25  浏览次数:182

韩东征(1902—1976),原名韩复东,曾用名韩成,河北省迁安县前韩庄村人(现属迁西县)192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党小组长、村党支部书记、中共迁安县委书记、迁遵兴联合县委书记、冀东区抗联会主任、冀东区贫民团副主席、河北省水利厅副厅长、水电部漳卫南运河管理局副局长兼党委副书记等职。1976年在唐山地震中罹难,终年74岁。

()

韩东征生于1902年,行大。父亲韩成志是个忠厚本分的农民。当过船工,母亲纯朴善良,终日操劳家务,忙累不止。韩东征的幼年正值军阀混战、民不聊生的年代。“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为富不仁欺压善良的现象,给东征幼小心灵留下了累累创伤。他家人单力微,无财无势。父亲常年拉船在外,母子们孤苦无依,深受地主恶霸的欺侮。一次,几个恶棍上门讹诈钱财。韩母据理相辩,重孕之身横遭踢打。受此欺凌,东征忍无可忍,发誓:早晚要向恶人算帐。他奋发自强,求知心切。然而,贫寒的家境却只供他读了三年私塾。辍学后,未至成年便替父母分忧,过早地背起了支撑家务的重负。长期的艰苦磨炼,造就了他勤劳、果敢、正直、刚毅急公好义、疾恶如仇的品性。穷苦人家,谁有了难处,他总是跑东走西,帮助排忧解难,而对富豪权贵他则不屑一顾。他常常指着作威作福的富豪背影说:“别看我穷,就是怕不着你们!”为了战胜黑暗势力,他如饥似渴地觅索通往光明之路。

大革命失败以后,黄埔军校第四期入伍生韩文华(原名绍琦)返回家乡,在前后韩庄一带宣传革命,主办农民讲习班。韩东征主动与之接触,多次聆听韩文华讲演“三民主义”,并向韩文华倾吐了胸中的郁闷。韩文华见东征出身贫苦,思想进步,便向他秘密渗透共产党的主张,讲解了穷人为什么穷,富人为什么富,穷人要想过上好日子,就必须跟着共产党干革命,推翻剥削制度,建立无产阶级政权等一系列革命道理。

韩文华的启迪使韩东征茅塞顿开。从此,韩东征接受了马克思主义,积极参加革命活动,并急切地提出入党要求。

19281125(阴历十月十四),经韩文华等人介绍,韩东征与本村韩继臣、韩凤山3人作为迁安县第一批中共党员加入了党组织,成立了党小组,韩东征任小组长。不久,前韩庄建立了党支部,韩东征任支部书记。

 ()

韩东征入党后,按上级党的指示积极开展工作。从1928年下半年开始,他与韩文华一道在农民讲习班的基础上创办了前韩庄“贫民夜校”,吸收附近贫苦农民参加,以学习文化为掩护,传播革命真理,培养革命骨干,从中发展了一大批共产党员,为革命积蓄了力量。与此同时,他领导党员组织了“赤农会”,建立了“民众会”,发动广大群众多次开展抗捐抗税、反“旗地变民”斗争,曾一夜之间把反对苛捐杂税的传单贴到方圆百里的要塞路口。

19296月上旬,韩东征与李显荣等以“转牌”为号令组织发动了两万余名民众包围了迁安县城,捣县衙,殴伤县长戴鑫修,迫使伪迁安县政府不得不发布免征新增捐税的布告。此后,韩东征还指挥“民众会”砸毁了搜刮民脂民膏的上营等税局,痛打了庙岭头包税人陈国士,赶跑了前来镇压群众的伪县大队,激发了被压迫人民的斗争热情。

随着革命斗争的深入开展,党组织迅速发展。到192910月,迁安(包括今迁西县辖区)已拥有党员百余名,支部10余个。1929年冬建立中共迁安县委,韩东征任县委书记。②(②参见唐山地委党史研究室第45卷韩东征《迁安党组织的建立和活动情况》及192910月《顺直省委组织工作情况报告》。)

1930年,中共迁安县委仍以领导“民众会”抗捐抗税斗争为中心,派遣党员到县内各地及外地活动,秘密发展党员,使党组织很快由长河沿岸扩展到遵化、青龙、平泉等县。

同年,中共蓟县县委成员李子光因遭敌通缉追捕,秘密来到迁安,韩东征热情接待,关心备至,亲自将子光妥善安置在小尹庄共产党员张林家隐蔽工作,并为其接上组织关系。由于子光身体虚弱,东征又把他从小尹庄转移到后韩庄共产党员韩久光家,使子光生活、工作环境得到改善,很快恢复了健康。

19315月,中共迁()()()中心县委成立,韩东征为主要领导成员之一,兼任迁安县委书记。从此,他与中心县委书记李子光共商大计,在逐步恢复遵化、蓟县党组织的同时,使迁安县党组织又有了长足的发展。

“九一八”事变后,韩东征与县委其他领导成员一道奔走呼号,积极开展抗日救亡运动。1932914日,他和李子光在小尹庄主持召开了县委扩大会议,分析了东北三省沦亡、热河吃紧,华北危机的严重局势,作出了三项重要决定:一是发动党员张贴标语,广泛开展抗日宣传活动;二是秘密调查武器,动员枪支,筹建抗日武装;三是派遣党员深入到热河汤玉麟部队活动,以敦促其抗战。会后,韩东征在庙岭头召集600余人的群众大会,揭露日本帝国主义的侵华暴行和蒋介石政府不抵抗政策的阴谋,动员群众和学校师生上街游行抵制日货,并派遣中共党员赵振福、于万顺、郝俊杰、朱玉春等七八人到汤玉麟部活动。

1933年春,日军进逼长城沿线,民族危机日趋严重。这时,韩东征与高机先一同赴滦河西岸的彭庄村与守军(宋哲元部)宁××团长洽谈联合御敌条件,并拉起百余名的“抗日自卫团”,配合国民军第二十九军于喜峰口、董家口一线抗战。迁安县委还组织慰问团到前线慰问抗战官兵,号召全县各阶层群众从人、财、物等各方面支援长城抗战。

丧权辱国的《塘沽协定》签订后,冀东被划为“非武装地区”,民族矛盾已急剧上升为主要矛盾。这时,以李子光、韩东征为主要负责人的迁遵蓟中心县委和迁安县委,正在继续进行抗日救亡的宣传鼓动和抗日力量的组织工作。可是,当时的中共河北省委却通过京东特委指示迁遵蓟中心县委在迁安发动武装暴动,旨在“打土豪分田地”,“建立北方苏区与红军”,对于这一指示,李子光和韩东征曾召集县委会议进行反复研究,一致认为当时迁安不具备发动武装暴动的条件,“盲动”、“蛮干”必然招致失败,于是,拒绝接受省委、特委开展武装暴动的错误指示。因此受到党内第三次“左”倾错误的“残酷斗争,无情打击”。特委根据省委的意见,解散了中心县委,改组了迁安县委,撤销了李子光和韩东征的领导职务。特委主要负责人郭××在省委刊物《火线》上连续发表批评迁安县委的文章(署名“劳戈”)给李子光、韩东征强加了“迁安右派”、“欢迎国民党围剿红军”、“富农路线”。等许多莫须有的罪名,使他们蒙受了不白之冤。

韩东征在政治上遭到沉重打击后,和李子光样,不悲观,不气馁,始终对党无限信赖,相信党总有一天会弄清楚是非。在被组织遗弃的状况下,和李子光一道继续坚持党的工作。1934123日,迁安暴动开始,参加暴动的仅十几个村庄,100余人,而且多是党员。结果,举事三天便遭反动团警镇压,20余人被捕,新老县委成员被通缉,党组织遭到严重破坏,颇有影响的迁安“民众会”也从此销声匿迹。

1934年春,为避敌通缉,韩东征和原迁安县委委员韩子英经杨宜之介绍,去玉田县冀东战区保安队二大队四中队活动了三个月,鼓动该队当地队员开了小差。19344月,韩东征返回迁安,同李子光、韩凤山深入到金厂峪金矿以淘金、教书等职业作掩护,领导金矿工人罢工斗争。当时开办金厂峪金矿的大资本家李佳惠,为了更多地榨取工人的血汗,借口生产状况不佳,竟一连数月不发工资,致使矿工生活无法维持。为此,李子光和韩东征发动几百名工人包围了矿务局,痛打了欺压工人的总纠察长,纵火烧毁矿务局房间九十九间,吓得李佳惠急忙发还了克扣、拖欠工人的工资。在此期间,李子光、韩东征还主动承担起暴动失败后收拾残局的重任,为恢复地方党组织做了大量艰苦的工作。

1934年至1939年间,为支援民族英雄孙永勤抗日义军,韩东征曾秘密组织口里党员刘俊岳等参加孙部作战,并与该部党员何子桥等取得联系,宣传我党政治主张,为该军政治整编创造了条件。

1936年,刘少奇到北方局主持工作后,冀东党内的“左”倾错误逐步得以纠正。1937年春,冀热边特委书记王子陆,遵照北方局关于“要切实改变领导机关与领导同志对下级机关同志的态度,不要随便指某人为机会主义,随便打击同志”的指示精神,亲自找到李子光、韩东征,代表上级党组织肯定了他们工作中的成绩,恢复了他们的组织关系和领导职务。至此,韩东征二次出任迁安县委书记。

 ()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以后,韩东征把全部精力放在了领导和发动全县人民参加抗日斗争上。他领导迁安县委认真贯彻执行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团结和争取了许多上层人士参加抗日。

19387月,我党领导的冀东20万工农群众参加的武装抗日大暴动发起后,韩东征在滦水之滨、还乡河畔高举义旗,先后领导组建了“迁卢抚青第一支队”和冀东抗日联军(以下简称抗联)第十四总队等起义部队,为了加强对起义部队的政治领导,韩东征亲自担任十四总队的政治主任,向新县委移交了工作关系后,率队转战,配合八路军第四纵队攻克了兴城、杨店子,迁安县城等伪警团据点,摧垮了全县大部敌伪政权组织。在暴动的高潮时期,冀热边特委和抗联第二路军司令部驻地迁()西地区成为大暴动的中心区域。该区计有大小10余支农民队伍揭竿而起,参加暴动的群众达5000余人,有力配合了八路军第四纵队的战略东进,为夺取大暴动的胜利,韩东征做出了应有的贡献。

同年10月,韩东征率十四总队随抗联西撒。途经潮白河遭敌袭击,后返回冀东。1939年春,冀东革命形势处于低潮。为了坚持抗月游击战争,韩东征收拢旧部,组建了八路军第二十三总队,他任总队长,配合八路军苏()()支队在丰润、滦县、迁安三县交界地带开创小片游击区,为当年10月成立丰滦迁抗日联合县政府打下了基础。

韩东征开始戎马生涯后,十分重视部队的建设,他治军严明,既体恤部下,又不姑息养奸。二十三总队第三大队长赵景阳,曾经和韩东征一起参加过冀东大暴动,在艰苦转战中,与韩建有较深的感情。但是,因后来土匪蜂起影响所及,赵严重染有土匪恶习:吸食鸦片,乱搞女人,私刻公章,敲诈民财,经多次教育不思悔改,给部队造成了恶劣影响,在二十三总队配合苏陈支队伏击进犯潘家峪之敌战斗中,他抗命按兵不动,坐失战机。于是,韩东征经与总队其他领导议决,遂将赵景阳正法,以儆效尤。事后,韩东征又派人买了一口上好的棺材,将赵的尸体装殓起来送回老家,并对其家属进行了妥善照顾。这件事对部队指战员振动很大,从此,二十三总队令行禁止,战斗力显著增强。随后,韩东征即与徐振铎、周治国等率队袭击新集镇警防队据点,一战即克,使该部声威大振。

1939年秋,韩东征去晋察冀抗日根据地受训,19407月返回冀东后,任迁()()()联合县委书记、兼迁青平工委书记,迁青平县委组织部长兼抗联会主任,迁()()()及迁()()()县委常委兼抗联主任等职。

1942年,敌人大搞“治安强化”运动,在长城内外挖壕筑堡,密设据点,以高压手段建立反共伙会,“集家并村”,制造“无人区”,使根据地一度大为缩小。在如此残酷环境中,韩东征与迁青平县委其他领导成员紧密团结,并肩战斗。组织群众坚壁清野,除奸反特,瓦解敌伪反动组织,破坏敌人交通和通讯联络,反“集家并村”,坚持“无人区”,配合主力部队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逐步恢复被敌人“蚕食”的基本区。到1943年,在迁青平联合县所辖的迁()西长河川三角地区大部村庄建立了抗日一面政权,成为我冀热边区党政军首脑机关赖以立足的较为巩固的抗日根据地。

1943年秋,敌人以独八旅团及华北特警中杂大批满洲队5000余重兵,对长河川三角地区东水峪(化名“天津”)13个行政村进行了长达21天的大“扫荡”,屠杀我抗日干部、群众245人,烧毁群众房屋2800余间,制造了骇人听闻的“长河川大惨案”。惨案过后,韩东征率先深入到长河沿岸,逐村慰问为掩护冀热边特委、行署和第十三军分区司令部安全脱险而蒙受劫难的根据地人民。在特委、县委驻过的龙湾和馄饨峪村,幸存的群众呼天喊地,向韩东征控诉日伪暴行:“老韩啊,人让他们杀了,房让他们烧了,这日子还怎样过啊!”韩东征含着眼泪说:“敌人烧了草的,我们盖瓦的,烧了瓦的我们就盖琉璃的!无论如何得活下去!”他号召大家化悲痛为力量,为死难的亲人报仇;组织党员、群众掩埋遇难者尸体,在残垣断壁上重搭草棚;动员死者遗属自愿结合并户,组建新的家庭,妥善安置孤儿寡母。通过一番细致入微的工作,安定了群众情绪,使濒临绝望的长河川人民从废墟中奋起,开始了新的生活和战斗。时至如今,一些惨案幸存者还感叹地说:“多亏老韩哪!要不,那阵子还不知道怎么活下去呢!

在长期艰苦抗战中,韩东征与群众建立了深厚的感情。他视人民为父母,时刻把群众的饥寒安危惦在心上。日伪“清乡”、“扫荡”时,他和迁青平抗日群众一起在山上与敌人周旋;群众没饭吃,他想办法从外地搞来粮食;群众无房住,他就带着民兵帮助盖好被烧的房子;有的群众被敌人抓走了,他想方设法营救出来。因此,群众视他为贴心人,和他在一起无拘无束,无话不谈。他走到哪里,哪里的群众就自动为他警戒,确保安全,一旦他外出走远路,群众就为他带干粮,凑盘缠,唯恐他在路上挨饿受冻,遇到困窘。一次,东征来到腰岭子村。一位老太太听说东征来了,赶忙煮熟一些鸡蛋给他送来。东征执意不收,说:“环境这样艰苦,攒几个鸡蛋不容易,还是留着您老自己养身子吧!”老太太一听生了气,说了句:“还把大娘当外人呀!”放下篮子就走,东征给钱她不收。东征说:“娘不收儿的钱,世上哪有这个理儿!”一句话说得在场的群众哈哈大笑。

韩东征参加革命后,只讲奉献,不求索取,更不计较个人名利地位。抗日战争时期,他的职务变动频繁。1941年,由于工作需要,组织决定他由县委书记改任县委组织部长。职务降了,并未影响他的积极性的发挥。他与县委新领导密切合作,工作中取得了显著成绩。可见,韩东征具有高度的组织观念和党性觉悟。为了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他先后卖掉家里两口大缸、三棵大槐树。八亩六分好地和一片山坡薄地,②(②韩水森《回忆哥哥韩东征》。)其所有的款项,或买了油印机,或买了枪支弹药,或作为地下工作者的活动经费,全部花在革命事业上,致使抗战前的12口之家陷入吃糠咽菜的困境。在白色恐怖年代,他家成了敌人围剿的重点户,房子被拆毁,东西被抢走,他的前妻中共党员高红联被伪大乡长撵出村子,携儿带女流落到刘村寨一家看地的窝铺里栖身。1938年腊月分娩凄惨而死,撇下16岁的长子去学徒,14岁的长女去当童养媳,8岁的和3岁的两个孩子随叔父韩水森一家躲敌情,一个好端端的家庭被拆得七零八落。韩东征把自己的一切都贡献给革命事业。

1945年,韩东征任冀热辽十五地委委员兼迁青平县委书记,曾一度分管青平和承平宁两县的工作。他领导口内外人民坚持抗日斗争,直至抗日战争的胜利。

解放战争时期,韩东征任冀东区抗联会(后改称工农妇青联合会)主任,冀东区贫民团副主席等职。在土地改革运动中,他坚持深入实际,调查研究,认真贯彻执行党的路线、方针、政策,抵制和纠正土改中发生的“搬大石头”的“左”的错误做法。他说服干部、群众“拳头不能向自己的同志身上打”,教育地富家庭出身的革命干部要按《土地法大纲》办事,动员家里交出多余的土地和房屋。他从冀东区实际情况出发,坚持党的政策原则,帮助上级领导及时纠正偏差,因而保护了一大批跟党革命多年的老党员、老干部,使冀东地区比较顺利地完成了土改任务。

19499月,韩东征被推举为解放区农民代表,出席了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参加了开国大典,受到了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在党和人民给予了较高的政治荣誉面前,韩东征谦虚谨慎,戒骄戒躁,继续保持和发扬革命战争年代的革命精神,坚持为党和人民再立战功。

()

建国以后,韩东征一直从事水利战线的领导工作,先后任蓟滦河务局局长、河北省水利厅农田水利局局长,河北省水利厅副厅长、水电部漳卫南运河管理局副局长兼党委副书记,后又兼任潘家口水库工程局副总指挥等职,在社会主义建设时期,他认真贯彻党的路线、方针、政策,为兴修水利,建设社会主义做出了显著贡献。

建国初期,冀东水灾连年,东征寝食不安,心急如焚。他亲自带领工程技术人员常年奔波,对冀东区的山山水水进行了详细勘察,积累了大量第一手资料,为变水害为水利赢得了主动权。1949年,华北人民政府为治理蓟运河专门召开了会议。会上韩东征根据实地勘察资料,准确地分析了蓟运河两岸发生水灾的原因,建议潮白、蓟运两河分流,于潮白河中游另辟水路以减轻蓟运河的水情压力。主持会议的杨秀峰副主席采纳了这一建议,作出了开挖潮白新河的决定。1950年汛期到来之前,岸运河防洪工程胜利竣工,从此解除了蓟运河两岸万民之虞。

滦河自1945年于王家法宝决口后,淹没乐亭、滦南大面积良田达四五年之久。在建国后抢险抗洪的非常时期,韩东征总是亲临现场指挥战斗。由于几次抢堵决口的失败,致使一些人失掉信心,主张听任滦河自行改道。在这关键时刻,韩东征力持再战,终于堵复了决口,使灾区人民又恢复了生产,重建了家园。此后,韩东征又指挥修复了蓟运河南石庄决口,倡导修建了陡河水库,并采取以工代赈的办法,重点修建了蓟运河与滦河堤防,大大改善了冀东地区的防洪状况,为实现根本治理打下了基础。

1955年冬,韩东征冒严寒亲自指挥修建了柏各庄灌渠,这一引水工程的建成,使柏各庄稻田面积不断扩大,水稻的产量大幅度增加。如今柏各庄灌区大米备受全国的称誉,韩东征的功绩已惠及五湖四海。

韩东征具有较高的政策水平,一贯坚持实事求是的原则,从不为“左”右风浪所动摇。1952年“三反”、“五反”运动中,唐山市二区区委(当时负责领导蓟滦河务局的“三反”、“五反”运动)向蓟滦河务局下达了八个“老虎”(指大贪污犯)指标,对这种脱离实际的做法,韩东征表示坚决反对。为此,区委对他施加了重重压力,为了使无辜同志免遭打击,韩东征居然将自己和副局长李春光列入了“老虎’名单上报区委,这位区委负责人大为不解,问他:“韩局长,你怎么这样做呀?”东征愤愤地说:“你叫我凑数嘛!”这位领导对韩东征十分不满,向市委汇报说:“韩东征抗拒运动。”后来,东征对一位被打成“老虎”的同志说:“有贪污必须交待,没有,不要瞎说。”于是区委又说他“袒护贪污分子”。对来自上头的种种责难,韩东征不屑一顾,顶住了各种压力,使河务局的“三反”、“五反”运动未产生严重后果。

1955年,韩东征担任河南引水大渠清淤工程总指挥。当时,“五风”泛滥,许多民工因吃不饱饭而纷纷提出回家。为了稳定民工情绪,韩东征做了许多耐心细致的思想工作。他不喊脱离实际的假大空口号,却带头下水挖泥,千方百计解决民工空腹劳动问题。当年秋收粗糙,大量红薯丢埋在地里,韩东征一面指挥施工,一面组织民工挖薯充饥,克服了重重困难,稳住了民工队伍。经过两个月的奋战,终于完成了清淤任务,为河北、天津及时引来了黄河水。

韩东征一向尊重知识,爱惜人才,对有专业知识的干部,大胆提拔,放手使用,为水利战线培养了大批技术骨干。

“文化大革命”中,韩东征看到大批无辜老干部被打倒,心情十分沉重,对挨整的同志他总是设法保护,给予安慰。漳卫南运河管理局干部梁达三多次挨斗,精神压力很大,东征劝他说:“你的问题算不了什么,没有新问题,就没事。”漳卫南运河邯郸管理处主任张文喜挨批斗得了胃穿孔,躺在病榻上,无人敢接近。韩东征却不避嫌,驱车专程看望,给张文喜莫大的安慰和鼓励。

韩东征艰苦朴素,廉洁奉公,珍惜群众一草一木,从不为个人、家庭和亲友谋取私利。他职务高了,劳动人民的本色没有变,地位变了,依然同群众保持血肉联系。进城后,曾多次回老区访问,看望战争年代和他一起同甘共苦的群众。每次带人出差,他的软席多是叫大家轮流乘座。

为了党的事业,韩东征呕心沥血,不遗余力地工作。19655月,他在北京住院期间得知漳卫运河管理局尚未定出岁修工程计划,于是他不顾医生劝阻,抱病回局,亲自率队勘察了全运河之后,制定出岁修工程计划。经过不断检查落实,保证了各河段防洪工程赶在汛前竣工。1973年,韩东征赴山东省参加了连续四个月的水利工程大检查。此时他已年满七旬,而且腿折初愈。尽管如此,他却走遍了山东省德州、惠城、聊城3个地区的27个县份,对沿卫河等一系列重要工程逐项进行检查验定。为此,阎达开曾高度赞扬了韩东征的事业心和革命精神。

197510月,韩东征由德州离休回唐安居。万没想到这位久经考验的党的好干部,竟被1976年的唐山大地震夺走了生命。噩耗传来,许多曾经和韩东征一起工作、战斗过的老同志及其家乡人民都十分悲痛。人们深切缅怀韩东征高风亮节及其不朽的业绩,无不为他那坚定顽强的革命意志,实事求是的斗争精神,艰苦朴素、密切联系群众的优良作风,一往无前、无所畏惧的革命勇气所感动。

 

 

 

 

 



 1 
冀ICP备15024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