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英部队与独立四区队的创建和发展

  来源:唐山党史网  时间:2020-2-18  浏览次数:25308

青英部队是抗日战争时期,以鲁家峪为中心的冀东中部抗日根据地创建后,为保卫抗日政权、大面积开辟根据地,由丰玉遵眹合县于1940年5月建立的一支地方抗日武装,它的内部名称,初为丰玉遵联合县特务大队,后称基干队、总队。1940年9月,冀东军分区司令部给其对外名称为青英部队(青年英雄部队之意)。自此至1943年初,这支队伍的内部名称虽几经变更,但多不为群众所知,只有青英部队这个名字广为流传,深入人心。1943年2月,晋察冀军区第十三军分区,对冀东各联合县抗日武装实行一元化领导,青英部队被集体编为第四地区队(不久为独立四区队)。当年夏季它开始直属于冀热边特委第五地委,战斗在五地委所辖的五个抗日联合县的广大地区。1944年,为迎接抗日战争的反攻,冀东各级武装部队大力扩充,独立四区队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于当年4月解体,人员充实到冀东主力部队和新建的地区队。

1940年1月,冀东区党分委根据中共中央晋察冀分局和冀热察区党委的指示,在遵化县葛老湾召开会议。会上做出了肃匪、建政、开辟新的抗日根据地、巩固老区等决定。根据葛老湾会议精神,以鲁家峪为中心的丰玉遵抗日根据地在原有的基础上加速开辟。2、3月间,抗日民主政府——丰玉遵联合县办事处、联合县政府相继建立。为深入、全面地开辟根据地,巩固新生的抗日政权,丰玉遵联合县所属的第一支武装——丰玉遵联合县特务大队,于当年5月正式建立。

初期的特务大队共28人,分为三个班,特务大队队长由丰玉遵联合县武装部长田心担任。这28人大多数是新开辟的各村中苦大仇深而又有高度抗日热情的青年,其中有些人在建队前就参加了抗日工作。特务大队的中心任务是保卫县委、县政府,配合县区领导开辟根据地。具体任务是剿匪、反特除奸等。主要活动在丰玉遵三县交界处的鲁家峪一带,开始他们先把鲁家峪山内外的土匪、敌特肃清,到当年夏季配合县区工作人员开辟了左家坞以西,小泉以东,京唐公路以北到党峪一带的地区。

随着在开辟地区中剿匪、反特斗争的开展,特务大队得到了锻炼,他们已逐步敢于同成股的敌人发生战斗。1940年7月初的一天,特务大队同军分区第三总队、遵化县队,在丰润县葛家屯主动诱击沙流河和石佛寺的两路伪军。这次战斗虽然由于指战员们缺乏经验,未能取得理想战果,表现了青英部队作为一支年轻的战斗队的幼雅,但它确是青英部队建立后的第一次战斗,为青英部队和独立四区队以后四年中的近百次战斗开了先河。

1940年8月,特务大队发展到80多人,鉴于人数的增加,把原来的三个班升编为三个队,队下设分队。这时,青纱帐起,丰玉遵联合县县、区两级抗日工作人员,利用有利时机,以北部根据地为依托,向京唐公路以南敌占区发展。这里由于敌人几年来的森严统治,群众不明我抗日政策,对我抗日工作人员冷漠,致使开辟地区的工作很难打开局面。在向路南开辟的过程中,特务大队密切配合县区领导起了重要作用。1940年8月的一天,县区领导和大队部分指战员,宿于玉田县刘家桥时,有土匪在邻村青庄坞敲诈抢劫,队长田心闻讯后,带领战士数人,速赶到青庄坞村中,击毙土匪1人,其余被击伤后狼狈逃窜。特务大队的这一行动,在群众中产生了很大影响,使他们很快改变了对抗日人员的认识,他们不仅多方支援抗日工作,还踊跃参加特务大队,从而使这一地区的开辟工作打开了局面。

1940年10月,随着整个冀东抗日工作的大发展,各联合县武装也得到明显的壮大和发展,为适应新形势的需要,加强上级对地方武装的领导,根据冀东军分区司令部的统一命令,丰玉遵联合县特务大队,编为丰玉遵联合县基干队。基干队除县委武装部长田心任队长外,军分区还派来孙桂卿任指导员,初期的基干队辖三个队,队下设分队,基干队建立后,各区小队队员不断补充进来,人民群众踊跃参加这支队伍,到1941年5月底基干队发展到178人,鉴于人数的增加,基干队在原有三个队的基础上增编了第四队。

1941年5月下旬,敌调集主力两个师团,连同伪军共4万余人,号称“十万精兵”,开始对冀东根据地进行大扫荡,冀东抗日主力部队及各联合县武装成为他们主要围歼对象。6月8日,丰玉遵联合县基干队全体指战员与十二团直属队,在丰润县于辛庄遭日伪军3000余人的围攻,全体指战员经过一天的浴血奋战,虽杀伤敌人20多,但终因寡不敌众,基干队139名同志阵亡,连同十二团战士共牺牲180多人。基干队指导员孙桂卿也在战斗中自毙殉国。这是青英部队建立以来遭受的最大挫折,它使通过一年来对敌斗争的培养和锻炼初步成长起来的青英部队几乎全部损失。

战后,基干队幸存的30多名同志没有被敌人的暴行吓倒,他们化悲痛为力量,在队长田心的召集下重新集结。丰玉遵联合县委、县政府获悉基干队遭受重大损失的消息,立即采取有效措施。县委要求,各区小队全部参加基干队,号召并动员根据地各村报国队员和一切要求抗日的青年积极加入基干队,这使遭受挫折的基干队又迅速壮大。当年7月,根据人员情况基干队编为两个队。同时,县委还要求各区半脱产的武装报国队,配合基干队活动,服从基干队的统一指挥。为适应青英部队对各区武装的领导,根据县委决定,丰玉遵联合县基干队于1941年7月编为丰玉遵联合县总队。总队长由丰玉遵联合县委武装部长田心担任。江平、李兴、赵化一担任副总队长,由他们三人分别具体负责各区武装报国队的领导工作。与此同时,总队及时总结于辛庄战斗的教训,积极寻找战机,力求挽回不利局面。8月初,总队第一队同李兴、白虹领导的区小队,在玉鸦公路马家庄西,奇袭伪警察队,击毙鸦鸿桥伪警察局长以下10余人,其余20多名伪警察全部被俘,缴获全部武器。这次伏击战的胜利,对骁横一时的敌寇是个震慑,对当地抗日群众是个鼓舞,使总队内部一度产生低落情绪的指战员重新振作,缴获的武器也使队伍得到了装备。与此同时,总队第一队也在丰润境内,同武装报国队一起多次出击袭扰敌人。

1941年10月,由于根据地的扩大,丰玉遵联合县划分为北部的丰玉遵和南部的丰玉宁两个联合县。根据冀东军分区司令部的决定,丰玉遵地区军分区侦察连和十三团三营在这一带坚持活动。青英部队为丰玉宁联合县总队,主要坚持活动在丰玉宁地区。为了充实这支部伍,上级于当年秋季把坚持在蓟县东部的苏福荣、张志超领导的游击队,编入丰玉宁联合县总队,为第三队。得到充实后的总队采取灵活机动战术,他们坚持集中与分散相结合,以分散活动为主,第一队主要活动在蓟县上、下仓一带地区。

1941年冬,敌寇第二十七师团调离冀东,伪治安军3万余人驻冀东腹地,冀东抗日部队掀起了打治安军的高潮。在打治安军的战役中,总队单独或协同主力部队,多次主动出击,曾在丰润新店子等地给敌人以打击。

1941年夏季大扫荡,敌人妄图以于辛庄一战置我青英部队于死地,然而青英部队在人民的支持和上级党的关怀下,重整旗鼓,更加顽强地战斗,在斗争中人员大幅度增加,缴获的武器装备了自己。到1942年初,青英部队人数不但没少于于辛庄战前,反而远远超出战前,空前地发展到250人。

1942年3月底,敌开始推行“第四次治安强化”运动,日军第二十七师团返回冀东,连同伪军4万余人,对我冀东根据地进行扫荡。在敌人的长途奔袭、铁壁合围、反复清剿中,丰玉宁联合县总队猝不及防,再次遭受重大损失。总队除通讯侦察班、第一队、第二队活动在北部山区的两个班,其余人员均在敌人的疯狂进攻中牺牲或失散。面对残酷的环境,如果总队继续坚持在丰玉宁平原地区,不但得不偿失,而且会招致更大的损失。为保存实力,根据冀东区党分委的指示,丰玉宁联合县总队除活动在北部山区的两个班外,其余的70多人,于1942年5月中旬,在玉田北部大山王庄集合,随丰玉宁联合县委、县政府和各区部分抗日工作人员一起撤往长城外。在长城一带的一个多月中,县总队跟随县委、县政府领导,依靠当地群众的支持,在运动中避开敌人的锋芒。通过休整,人员虽未增加,但指战员们的士气提高,战斗力有所恢复。

1942年,日军第二十七团师团南调,敌“四次治强”结束。冀东区党分委抓住敌人这一喘息之机,于7月1日指示丰玉遵联合县,立即恢复被敌蚕食的丰玉宁地区。丰玉宁联合县总队按照县委的布置,分东西两路跟随县区领导立即返回丰玉宁。

恢复丰玉宁的斗争异常艰苦,特别是西路,由于敌人对玉田的森严统治,使抗日人员很难找到立足之地。指战员们不屈不挠,积极创造条件坚持斗争。东路敌人的统治相对薄弱些,通讯侦察班不失战机,主动出击敌人。7月上旬的一天,驻丰润县城的伪治安军两个连外出骚扰。通讯侦察班在丰润老庄子公路的东、西那母庄一带袭击敌人,伤敌军数人。此次战斗战果虽不显著,但它是恢复丰玉宁地区的第一仗,因此影响很大。它给敌人森严的统治打开了缺口,使群众知道自己的队伍仍然存在,县总队打回来的消息传开后,在“四次治强”中失散、未能随队伍去口外的队员们闻讯后纷纷归队。与此同时,东西两路队伍会合。到1942年10月,丰玉宁联合县总队恢复到170多人。

1942年10月,敌开始了“第五次治安强化”运动。日寇第二十七师团连同伪满军、关东军、伪治安军等4.6万余人,对冀东进行“梳篦清剿”。为避开敌人进攻的锋芒,使刚刚恢复起来的县总队不致再次遭受严重损失,上级决定丰玉宁联合县总队,除通讯侦察班外,同军分区侦察连的一部分撤到长城外无人区。在无人区,由于敌人的集家并村,使县总队无法接触群众。部队失去了物质来源,供给十分困难,粮食紧张,每天只能吃两顿稀粥,最困难时,只能吃干树叶,没有蔬菜,就用仅有的一点盐冲盐水当菜,没有房子,就折枝捡柴草搭起简易窝棚。寒冬腊月,北风如刀削,滴水成冰,战士们缺少棉衣鞋袜,休息时就紧紧靠拢在一起取暖。就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指战员们仍坚持练兵,还要时刻警惕敌人的袭击。

在总队大部分坚持在无人区的同时,通讯侦察班在队长田心的带领下,在唐山以南、草泊以北一带敌人统治薄弱区,坚持根据地的开辟工作。直到1943年初,北去的指战员从无人区撤回,同通讯侦察班会合。

1943年1月,第十三地委举行会议,确定1943年的基本任务是:动员一切力量,恢复被“蚕食”的基本区,并结合巩固山区开辟新区。为适应新的任务,第十三军分区根据晋察冀军区的指示,对冀东各联合县武装实行一元化领导。丰玉宁联合县总队于当年2月被编为第四地区队,3月又确定不配属于冀东某主力团,由其自己单独执行任务,为独立区队。独立四区队辖一个通讯侦察班和三个连,第一连四个排,其余两个连均为三个排,包括通讯侦察班共500多人。由田心担任区队长,丰玉遵宁联合县委书记武仁兼任政委。它的组成成分除原来的青英部队外,还吸收了王定国领导的军分区侦察连的一部分。

独立四区队根据地委开展恢复基本区战役的决策,除密切配合军分区司令部的行动外,还不失一切战机,单独主动出击。刚刚建立的四区队于1943年2月18日,为配合军分区司令部的行动,在丰润县南青坨与500多敌伪军发生战斗,战至黄昏,伤敌20多,俘敌2名,缴战马1匹。这次战斗是恢复基本区战役开始后的第一仗,在群众中产生了很大影响。

南青坨战后,四区队继续前进,于3月初拿下宁河县板桥据点。驻守据点的伪军一个小队,除5人被击毙外全部被俘,缴获全部武器和物资。而四区队无一伤亡。这是独立四区队建立后,也是青英部队建队以来第一次攻据点,而且一举成功。特别是破天荒地缴轻机一挺,加强了部队的装备。指战员们喜出望外,求战情绪更加高涨。此后独立四区队连续出击均获胜。4月,在海滨协同第一地区队拿下滦南南堡敌据点;5月,在丰润龙虎庄伏击丰润伪地方军一个大队,伤敌20多,俘敌50余,缴重机枪两挺、步手枪70多支。同日晚,在丰润中门庄以微小伤亡,突出敌重兵伏击圈。

两三个月以来频繁战斗的胜利,使四区队指战员们的士气越来越高涨。缴获敌人大量武器和物资充实了我军,使独立四区队战斗力大大加强。由于战斗实践的锻炼,指战员们的战术和应变能力都有了大的提高,这一切都标志着独立四区队已经成为一支具有较雄厚战斗实力的队伍。在这种情况下,独立四区队决定进攻玉田窝洛沽敌据点。

窝洛沽据点,是敌寇为全面控制玉田南部,经过惨淡经营而设立的重要据点。这里驻有王绍武的一个伪警备大队,还有四区反动民团,共500多人。随着抗日力量对玉田恢复工作的不断深入,这个据点已越发成为我们的主要障碍。因此,独立四区队决定攻克它。1943年6月12日,独立四区队通过内线详细掌握敌情。在经过充分的战前动员、 周密的作战布署和必要的物质准备之后,于午夜时分向据点发起攻击,丑时战斗结束。此战敌人除伪大队长王绍武只身逃跑、少数被我击毙外,其余 400多人全部被俘。缴长短枪374支,子弹4万发,手榴弹1500颗,还有大量物资。次日拂晓又一鼓作气拿下了石臼窝据点。这一仗轰动了玉田、宁河、丰润,大灭了敌伪的威风,大长了抗日群众的志气,为大面积迅速恢复南部地区打开了局面。

1943年7月,第十三地委改为冀热边特委,特委下设五个地区委。独立四区队直属第五地区委领导,由地区委武装部长田心任队长,地区委书记焦若愚兼任政委。自此,独立四区队战斗在五地委所辖的丰玉遵、丰玉宁、玉蓟宝、香武宝、武宝宁五个联合县的广大地区。同年8月,独立四区队在丰玉遵地区和区小队并肩拿下亮甲店据点。同月,在玉蓟宝地区的霞港,与十一团并肩重创伪治安军一〇二团的一个营。10月摧毁宝坻尔王庄据点,同月,在武宝宁地区的梁家沽突出1500多敌人的重围。这时候,第五地区委所属的后方兵工厂、被服厂和卫生所建立,使独立四区队有了武器和后勤保障。同年11月,军分区司令部派娄平到独立四区队任专职副政委。同年12月,上级把丰玉遵联合县大队100多人集体编入独立四区队,为第四连。到1943年底,独立四区队已发展到 600多人。战斗的节节胜利,军分区司令部和上级党委的关怀,人员的大量扩充,装备的大幅度改善,是自1943年青英部队改编为独立四区队以来,空前大胜利大发展的一年。此时,发展壮大的独立四区队不仅本身实力雄厚,还能不断派出人员,拿出武器,扩大和装备各联合县武装。

1944年1月,第十三军分区首长率十三团进抵玉蓟边界,准备恢复被敌蚕食的冀东最后一块的蓟县南部平原地区,独立四区队接军区电令前去配合。1月20日清晨,独立四区队宿营于玉田西黄土坎村时,遭到配有7辆坦克、火炮数门的1500多精锐日军和230多伪军的突然合击。经过一天十多个小时顽强战斗,全体指战员坚守了阵地,共毙敌1500多人,而且在冀东首创击毁敌坦克的战绩。傍晚,独立四区队趁夜色顺利突围。黄土坎这么大突围战的胜利,不仅在独立四区队是空前的,而且在整个冀东抗战史上也是前所未有的。不论是战斗激烈之程度和毙伤敌寇的人数之多都数罕见。这次战斗,由于指挥员的正确果敢,战士们的能攻善守、英勇顽强,使它成为防御战的光辉范例,它标志着独立四区队的真正成熟。此战后,人民欢欣鼓舞,玉蓟和蓟宝边界地区我地方工作人员趁势立即深入,冀东中部最后一块被敌蚕食区的恢复指日可待。

1944年4月冀热边特委发布《1944年工作方法与任务》指出:团结冀热边人民的力量,克服一切困难,坚持抗战,坚持根据地,积蓄力量,准备反攻,迎接最后胜利,这是我们1944年工作的总方针。为适应新的斗争需要,冀东武装力量大量扩充,各级地方武装不断升编,主力部队得到扩充,1944年4月底,根据十三军分区司令部的命令,独立四区队第二连编入冀东主力十一团,第三连同蓟宝联合县基干队合并建立第十区队,至此,独立四区队不复存在。

青英部队和独立四区队在它的创建和发展过程中,一直把党的建设作为大事来抓。青英部队时期,大队建有支部,各队设党小组,积极培养和发展党员。改编为四区队后,区队建总支,各连建支部。1941年以前,每队只有2至3名党员,到独立四区队建立时,每个连已发展到20多名党员。从一般群众发展为正式党员,一般都要经过四个月至一年的考验和培养。对党员的教育工作,除非常情况下基本制度化,采取的方式是个别有针对性地谈话和上大课相结合的办法,上大课有时也吸收党外群众参加。教材是上级党委发下来的党员课本和党章等。引导学习的主要内容是党的基本知识,进行共产主义远大理想的教育、为大多数人的解放不惜牺牲个人的一切的教育,还有气节、纪律等教育。由于党的教育抓得紧,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非常突出。每当对敌斗争的生死关头,共产党员都是主动站出来,不惜鲜血和生命,冲锋在前。因此,共产党员在队伍中享有极高的威信。

整个队伍的政治思想建设也是贯穿始终的。1940年10月,青英部队开始配指导员,以加强政治思想工作。1941年3月,青英部队利用冀东根据地形势大好时机,随主力部队十二、十三团,去盘山根据地参加整训,整训期间,除进行了军事纪律的学习训练外,主要是进行了政治思想方面的整顿和教育。主要内容是阶级教育和民族教育,使指战员们树立无产阶级和爱国主义思想。盘山集训后,各队配备了政治干部,独立四区队时,区队设政委,各连设指导员,除利用战斗间隙学习上级发的政治课本外,还时常通过上大课进行国际、国内形势教育。结合学唱《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歌曲,教育战士遵守无产阶级铁的纪律,爱护老百姓,搞好军民关系。

队伍在战斗间隙还结合政治学习,进行文化教育,自盘山集训后,各队配备了文化教员,利用根据地印发的识字课本,引导战士们读书识字、学唱抗日歌曲。

青英部队与独立四区队不同于旧军队,它的官兵关系是平等的。在军事训练上教学相长,实行的是官教兵、兵教官的练兵方法。在生活上干部爱护战士,战士关心干部,这互相爱护越是在艰苦的环境中越能体现出来,部队内部严禁干部打骂和体罚士兵。

青英部队和独立四区队在几年的艰苦斗争中,之所以能够生存并不断发展壮大,从而战胜凶恶的敌人,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人民群众的大力支持。从青英部队最初的28个人,经过于辛庄战斗和敌“四次治强”的严重挫折,不但没使它毁灭,反而逐步发展到独立四区队最后的600多人。这是因为冀东地区的人民是它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兵源。每年都有很多群众踊跃参加到队伍中来。部队的物资供应也全靠冀东群众提供,特别是在群众遭受自然灾害和日寇大肆经济掠夺和破坏,生活非常艰苦的条件下,也从来是保障这支队伍的需要。具体到每次战斗,更需要地方干部和群众大力进行人员和物资方面的支援。

从1940年5月到1944年4月,青英部队和独立四区队整整经过了四个年头。在这四年中人员增加了20多倍,武器装备有了根本的改善,军事素质大幅度提高,各种组织和制度从不健全到基本完善,最后已成为一支拥有一定战斗力的正规化的抗日武装集团。青英部队和独立四区队战功显赫,四年中他们同日伪发生战斗近百次,击毙日寇450 人,击伤日寇235人,击毙伪军857人,俘敌587人,缴步手枪1500多支,缴轻重机枪19挺,缴炮5门。然而这胜利来之不易,它是以孙桂卿、刘醒华、王振山等指挥员和334名战士的壮烈牺牲,以及420多名指战员的光荣负伤为代价换来的,四年来,青英部队和独立四区队为人民建立了不朽的功勋,在冀东抗战史上留下了光辉的一页。




 1 
冀ICP备15024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