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大革命”在唐山

  来源:政协唐山文史网  作者:杨纪清  时间:2016-8-29  浏览次数:10143

19665月至197610月的“文化大革命”是一场由毛泽东错误发动,被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利用,给国家和各族人民带来严重灾难的内乱。在唐山,“文化大革命”也成为一场浩劫。

1966510日,《唐山劳动日报》转载了批判“三家村”(指邓拓、吴晗、廖沫沙3人和他们写的《三家村札记》)的系列文章,揭开了唐山“文化大革命”的序幕。51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发布《中共中央通知》(简称“五一六”通知)后,62日,《唐山劳动日报》又刊载了北京大学聂元梓等7人的大字报和《人民日报》社论《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煽动青年学生和群众造“走资派”的反。于是,河北矿冶学院(河北理工学院前身)、唐山一中、唐山二中等校学生相继贴出大字报,组织红卫兵,并上街游行。从此,唐山社会动乱开始。

在此之前,5月底,中共中央华北局召开会议,部署了华北地区的“文化大革命”运动,并为唐山的运动确定了重点是整“冀东反党集团”。有人捏造了老冀东地区存在一个“反党集团”,诬陷老冀东领导是“黑帮头子”,操纵唐山市委书记杨远和市长白芸反党。于是,76日调杨远、白芸到华北局接受批判,直至7月底华北局会议结束,杨远、白芸才返回唐山。在此期间,省委派许家信代理唐山市委书记。许家信于727日召开的唐山市直机关干部大会上作了《开展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报告;29日,唐山市委发出了《关于在市直机关开展文化大革命的安排》,对运动的开展进行了布置。 

89日,中共唐山地委召开县委书记、“四清”工作团党委书记会议,学习中共中央八届十一中全会通过的《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决定》(即《十六条》)。随之,全市掀起了学习《十六条》的高潮。814日,中共唐山地委召开十七级以上党员干部会议,传达中共中央八届十一中全会和华北局会议精神,着重传达了华北局会议上捏造的所谓“唐山反党集团”问题,对杨远、白芸等进行错误批判。此后,杨远、白芸被隔离审查,关进“牛棚”。

8月份起,林彪、江青策动造反派到全国各地“串联”,煽风点火,红卫兵运动席卷了全国。唐山大中学校的红卫兵组织山头林立,到处“造反”,“停课闹革命”,无政府主义思潮泛滥,教室被砸,教学设备被毁,进而“杀”向社会。

825日,唐山市委召开破“四旧”(指剥削阶级的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立“四新”(指无产阶级的新思想、新文化、新风俗、新习惯)大会。会后,红卫兵破“四旧”行动遍及全市,出现了抄家和没收私人财物的混乱局面,到9月份,达到高潮。此后,到处都在“造反”,到处是“踢开党委闹革命”,各级领导干部、各界知名人士、广大知识分子被当作“走资派”、“黑帮分子”、“牛鬼蛇神”、“反动学术权威”、“修正主义分子”、“叛徒”、“特务”,受到错误的批斗、抄家、殴打和迫害。据不完全统计,唐山市区被无辜批斗的1万~2万人,被抄家的“黑六类”(指地主、富农、反革命分子、坏分子、右派分子、资本家)及其他“牛鬼蛇神”5885人户,并将“黑五类”(指地、富、反、坏、右)及其家属15198人遣返农村。至1966年末,红卫兵在进行全国大串联的同时,并冲向党政机关。机关干部也纷纷建立群众组织,到处“造反”,“踢开党委闹革命”,唐山市、县、区党政机关被冲垮,无法进行工作,全市陷于一片混乱之中。

1967年初,上海造反派夺了上海市的党政大权,此后,夺权之风迅速刮遍全国。123日,唐山矿冶学院和地、市机关的一部分群众组织,联合夺了唐山地委、专署和唐山市委、市人委的大权,被称“一·二三夺权”。随之,各县、区和各基层单位的群众组织也纷纷夺权。至此,唐山各级党政机关全部瘫痪。

126日,中国人民解放军驻唐部队奉命介入唐山的“文化大革命”,执行“三支”(支工、支农、支持左派)、“两军”(军管、军训)任务。223日,解放军唐秦警备区发表声明(通称“二二三”声明),不支持“一·二三夺权”。“三支两军”人员进入已瘫痪的党政机关执行一定权力。3月中旬,对唐山劳动日报社和唐山人民广播电台实行了军管。随之,由驻军支持的一派群众组织成立了“夺权筹备委员会”,原“一·二三夺权”被称为“假夺权”。四五月间,在“支左”人员的支持下,先后成立了“唐山市红卫兵代表会”(简称“红代会”)、“唐山市贫下中农代表会(简称“农代会”)、“唐山市革命职工代表会(简称“工代会”)。三者合称“三代会”。随后,原参加“一·二三夺权”的群众组织也建立起“革命造反三代会”(人们通称为“矿派”)。两个“三代会”形成了尖锐对立。从此,唐山市的两大派群众组织围绕着“夺权”与“反夺权”、肯定与否定以“三代会”为主体组建的“唐山市夺权筹备委员会”,展开了激烈的斗争。从大字报、大辩论开始,发展到武斗流血。两派斗争主要事件有:

6月初,八中一名教师被一派群众殴打重伤致死。矿派群众组织数百人于610日起在唐秦警备区门前静坐绝食,持续50余天。当时,被称为“六一○”事件。

618日,洼里公社夏庄大队发生大规模武斗,参加的两派群众达2000余人,有1人被打致死, 1人被打致残,93人受伤。称“六一八”武斗事件。

730日,两派群众组织在新华路发生大规模武斗,持续2天,死亡4人,重伤129人,轻伤1460多人。这就是“七三○”事件。

 

 915,两派群众在唐山矿发生武斗,死亡1人,重伤47人,轻伤108人。

919日,两派群众在唐山机车车辆厂俱乐部发生武斗,重伤4人,轻伤100余人,俱乐部排练室被烧毁。

19671225日,当时担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文革小组组长的陈伯达来到唐山。第二天,在开滦林西矿接见两派群众组织代表,对唐山“文化大革命”运动煽风点火说:“冀东党可能是国共合作的党”;“可能是国民党在起作用,叛徒在起作用”。还点名杨远是“国民党”,白芸“来历不明”,张达是“大庄园主”等。陈伯达的表态为以后唐山的“三大冤案”(即“老冀东反党集团”、“杨()()反党集团”、“反动流派”)和“一大假案”(即“新国民党”案),定下了基调。

首先是“冀东党”冤案。“文化大革命”开始,就有人捏造解放前的老冀东党的领导人有问题,并说他们在1962年操纵杨远、白芸“反党”;“搞了阴谋政变”。完全篡改了历史。此案株连之广,影响之大,在全国是罕见的。第二大冤案即“杨白反党集团”案。对此案,唐山市革委会于1968年建立专案组,与上述“冀东党”案同时进行“内查外调”,被列入审查名单的干部共达1604人,涉及中央29个部门和24个省市,其中,被错定为“叛徒”、“特务”、“国民党”、“走资派”等罪名的737人,被审查的老地下党员中错定为“叛徒”、“特务”、“国民党”、“三青团”的282人。专案组无中生有地诬蔑:“冀东党在建党初期就留下了效忠蒋介石的国民党分子,造成党组织的严重不纯”,形成了“国共合作的党”;“他们结党营私,招降纳叛,形成了冀东叛徒、特务反党集团”。据此,专案组甚至对冀东烈士陵园的238名烈士也进行了审查。第三大冤案即“反动流派”案。196832日,陈伯达在天津作了“肃反动思潮流派”的反动讲话。随之,唐山市革委会于320日召开了“肃流派”运动誓师大会;330日发出了《关于进一步开展革命大批判意见》,提出唐山的“八一六”、“人勤”、“公检法”、“矿总”等群众组织是“反动流派组织”。文件下达后,“肃流”运动很快掀起高潮,到处揪斗“坏头头”、“变色龙”、“小爬虫”,随意抓人,私设公堂,刑讯逼供。全市在“肃流”运动中受到冲击的2780多人,被降低和扣发工资的5101人,立案列为“敌我矛盾”的干部1043人。另一重大假案即“新国民党”案。依据陈伯达来唐时的讲话,无中生有地制造出一个“新国民党”。仅柏各庄农场和迁安县就挖出所谓“新国民党员”4060多人。这些人受到迫害,其中,致死204人,致残194人。以上这些冤假错案,在“文化大革命”结束后的1978年至1980年,均得到了平反昭雪。

上述几桩重大冤假错案,说明陈伯达给唐山“文化大革命”造成了极其恶劣影响。陈伯达走后不到半个月,到196816日,唐山地区和唐山市革命委员会同时宣布成立。地区革委会主任李怀德,副主任李维新、卢彦山、张一萍、王国藩;市革委会主任朱松岭,副主任许家信、项林荣、张治安。

1968年上半年,唐山地、市大办毛泽东思想学习班,大批干部、群众在“学习班”被批斗,惨遭迫害。据不完全统计,全地区到3月底共办“学习班”20多万期,有300多万人参加,占全地区人口的半数。同时,全地区、全市还大搞“三忠于”(忠于伟大领袖毛主席、忠于伟大的毛泽东思想、忠于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四无限”(即对毛主席、毛泽东思想、毛主席的革命路线要“无限热爱、无限信仰、无限崇拜、无限忠诚”)活动。搞“一日生活毛泽东思想化”,形成“早请示”、“晚汇报”和唱“忠字歌”、跳“忠字舞”,向毛主席表“忠心”的生活程式。

1968年下半年开始“清理阶级队伍”,深挖“阶级敌人”和批判“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严重地混淆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又制造了大量冤假错案。827日,唐山市区第一批“工人毛泽东思想宣传队”(简称“工宣队”)5000人进驻各类学校,领导“斗、批、改”。以后,从教育部门扩大到文艺、卫生等系统。10月,毛泽东关于广大干部下放劳动的指示发表后,唐山地、市直属机关和政法系统干部先后被下放到柏各庄、范各庄、张庄等地临时设立的“五七干校”、“一○四干校”。首批地、市直机关900多名干部、600多名政法干部,在“工人毛泽东思想宣传队”的监督下进行劳动改造。

唐山市革委会建立后,加强了对“杨白反党集团”、“杨白黑干将”、“杨白代理人”的专案审查。专案组罗织罪名,非法关押,甚至刑讯逼供,使不少干部致残,有的被迫害致死。19681129日,将市委常委、市委党校校长方飞逮捕入狱。1969119日,唐山地、市革委会召开宣判大会,按省革委会批复,撤销原市委书记杨远、原市长白芸党内外一切职务,清除出党,交群众批斗,尔后送柏各庄农场劳动改造。同时,对原开滦矿务局总管理处副主任吴良俊,以“现行反革命”罪撤销党内外一切职务,清除出党,判处有期徒刑20年。

1969年党的“九大”以后,全国继续进行“斗、批、改”。19706月,召开了唐山市整党建党工作会议,开始整党。整党工作按照“九大”党章进行“吐故纳新”,清洗了一批党员,将部分造反派吸收入党。19712月,全市大专学校废除考试录取制度,改为推荐工农兵学员上大学。首批200多名工农兵学员进入唐山煤矿医学院(华北煤炭医学院前身)

“文化大革命”中,由于“左”倾思想的影响和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的破坏,使国民经济遭到了巨大损失。

19711010日,中共唐山市委召开党员干部会议,传达中共中央关于913日林彪叛逃毙命事件的通知。会后,党内外开始批判林彪反革命集团的罪行,继而进行“批林整风”。翌年,根据中央提出的落实党的干部政策,对劳动改造的干部陆续分配了工作。197339日,驻唐各部队派出的“三支两军”(支工、支农、支左和军管、军训)人员奉命开始从“支左”的机关、厂矿、学校等单位撤出,5月底全部回到了原部队。

 

  

1971年后,在周恩来、邓小平先后主持中央工作期间,由于批判无政府主义和极“左”思潮,整顿企业并加强管理,纠正农村一些极“左”政策,唐山经济开始出现转机。以1975年为例,唐山市社会总产值为491475万元,国民收入208140万元,工农业总产值411613万元,工业总产值305255万元,农业总产值106358万元,较1965年分别增长1.48倍,0.97倍,1.45倍,2.22倍和0.44倍;年均递增分别达到9.6%7.0%9.4%12.4%3.8%

这一时期,在工业方面,唐山辖区“五小”工业(指地方的小煤窑、小化工、小机械、小冶金、小水泥等五小企业)兴起,成为工业战线的新军。工业成就的主要项目,有唐山发电厂三期扩建工程于197410月全部建成投产;陡河电站第一、第二期工程于1973年和1974年相继开工。开滦林南仓矿于1972年采用钻进法施工,打出径孔井径5.4米、深度250米的煤井,成为河北省的首创;开滦范各庄矿和唐山矿于1974年连续创出薄煤层工作面和中厚煤层工作面产量的全国最高记录,从而在全国掀起“学大庆、赶开滦”的热潮;唐山机车车辆工厂于1975年试制成功东风5型内燃机车,填补了我国内燃机车牵引在调车方面的空白。

在农业方面,“文化大革命”时期,农村搞“大批、大斗、促大干”,鼓吹“堵住资本主义的路,才能迈开社会主义的步”,“割资本主义尾巴”,取消家庭副业,分配上搞平均主义,经营管理方面农民没有自主权,因而,严重挫伤了农民的生产积极性。

“文化大革命”后期,落实了一些农村政策,粮棉生产又有了提高。在农田水利建设上,仅1971年,唐山地区就平整土地30多万亩,新修、整修梯田、条田20多万亩,并兴修了大黑汀水库。此外,在交通运输方面动工兴建津秦公路滦县滦河大桥(南桥)、冷口至大清河公路的迁安爪村公路桥。

19738月,中共第十次代表大会以后,江青、张春桥、王洪文、姚文元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内结成“四人帮”。1974年初,江青、王洪文等利用开展“批林批孔”运动,大讲儒法斗争史,大反所谓“复辟回潮”。这样,使刚趋向好转的唐山经济又重新逆转。   

1975年周恩来病重,邓小平主持中央工作。邓小平对工业、农业、交通、科技等各条战线进行全面整顿,使形势明显好转。但是,“四人帮”诬蔑邓小平的全面整顿是“翻文化大革命的案”,利用“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运动,继续搞阶级斗争扩大化。1976728日唐山发生大地震,825日,河北省委仍在唐山召开“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大会。9月末,《红旗》杂志刊登了中共唐山市委署名文章《胸怀凌云志,重建新唐山》。文章荒谬地提出“抗震不忘批邓,看灾情不忘敌情”,“把抗震救灾现场作为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的战场”。在这一煽动下,唐山到处抓“走资派”、“跑资派”,又出现许多冤假错案。仅这一次就错捕、错判81人,在判死刑的13人中,就有9人属于错杀。

据统计,唐山市和唐山地区在“文化大革命”期间,有8.4万多人遭受迫害,其中,2955人致死,731人致残。仅在“清理阶级队伍”和“一打三反”中,就有20645人被揪斗,清查了7040户。“文化大革命”的十年动乱,使唐山市党政机关、人民团体、企事业单位、学校遭到严重的破坏,大批干部和群众遭受迫害,民主和法制被肆意践踏,造成严重的社会危机和财政损失。仅市属工业企业就减少利润16664.7万元。

19761014日,党中央公布粉碎“四人帮”的消息,唐山广大干部和人民群众奔走相告,人人兴高采烈。1023日,唐山市30万军民冒雨游行,热烈庆祝粉碎江青反革命集团的伟大胜利。至此,唐山的“文化大革命”宣告结束。



 1 
冀ICP备15024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