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主义在唐山的早期传播

  来源:唐山党史网  时间:2017-9-8  浏览次数:59111

五四运动以后,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广泛传播。唐山是较早接受马克思主义宣传的地区之一,并且这种宣传一开始就与唐山工人运动相结合,从而,使唐山成为今河北省区内最早建立中共地方组织的地区和全国较早建立中共地方组织的地区,并成为中国北方近代工人运动的策源地之一,这是马克思主义的光辉胜利。

马克思主义在唐山的传播,首先来自北京的共产主义者。五四运动以后,北京大学马克思学说研究会、北京共产主义小组、中共北京区委和全国劳动组合书记部北方分部,先后派人到唐山开展工人运动,中国共产主义运动的先驱李大钊,以及早期的共产主义者罗章龙、张国焘、邓中夏、张太雷、王尽美、何孟雄、高君宇、朱务善等人都曾到过唐山传播马克思主义。

唐山是中国北方近代工业的摇篮,闻名遐迩的工矿城市,产业工人比较集中。1919年五四时期,开滦矿务总局、京奉铁路唐山制造厂(唐山机车车辆厂的前身)、启新洋灰公司(启新水泥厂的前身)三大企业共有工人近3万人,1922年时达到近5万人。京奉铁路唐山制造厂为中国官办企业,但是管理权在1898年以后被英帝国主义控制;开滦矿务总局自1912年成为中英合资企业;启新洋灰公司是私人资本企业。身受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资本主义三重压迫的唐山无产阶级,有坚决的革命性。1919年五四运动中,唐山工人与上海、长辛店等地工人一道,以中国历史上的第一次政治罢工参加了反帝反封建的斗争,表现了巨大的革命力量。因此,北京的早期共产主义者很早就把视线萦注于唐山无产阶级。1920年,在李大钊、陈独秀与共产国际代表酝酿建立中国共产党时,就确定了在北方“先组织北京小组,再向天津、唐山等城市发展”的方针。

唐山是李大钊的故乡。李大钊很早就着文论述唐山无产阶级的经济地位和历史作用。早在191939日,李大钊在《每周评论》上发表了《唐山煤厂的工人生活》一文,无情揭露开滦英国资本家利用封建把头包工制对工人的残酷剥削,对煤矿工人表示了极大地同情与关注,他大声疾呼:“这个炭坑,仿佛是一座地狱。这些工人,仿佛是一群饿鬼。”“工人的生活,尚不如骡马的生活;工人的生命,尚不如骡马的生命”。他尖锐地指出“唐山煤厂的工人,约有八九千人。这样多数工人聚合的地方,竟没有一个工人组织的团体”,所以发动的罢工,“没有效果③”。李大钊的文章后来传到唐山工人中间,产生了深刻的影响,使唐山工人认识到联合起来建立“横的组织”以对抗富权阶级的重要性。五四运动以后,李大钊访问了唐山工业专门学校(即后来的唐山交通大学),并和京奉铁路唐山制造厂邓培等工人谈过话。④他又去开滦林西矿进行调查,和矿工王瑞来、李景春等人亲切交谈,赞扬工人的勇敢精神,向工人灌输无产阶级的革命思想⑤。李大钊给唐山的工人和学生带来巨大的鼓舞和力量。

1920年1月以后,北京大学的学生、北京大学平民教育讲演团成员、以及北京高等师范学校的十多名师生,在李大钊提出的“把知识阶级与劳工阶级打成一气”和知识分子要“作民众先驱”的思想主张影响下,陆续到唐山进行调查,深入到开滦煤矿、京奉铁路唐山制造厂和启新洋灰公司了解工人的生产和生活状况。北京《晨报》发表过北大学生、新潮社成员罗家伦揭露矿工悲惨生活的《唐山游记》一文。北京大学文学预科学生罗章龙等3人,以及唐山工业专门学校学生救国团调查部的许元启等人寒假期间在唐山各厂矿进行调查后,分别写出题为《唐山劳动状况》的调查报告。以上这些调查,对于帮助唐山无产阶级了解自身的地位和使命,促使北京的共产主义者把唐山作为开展工人运动的重点地区,有重要的作用。

1920年3月,李大钊在北京大学团结了一批革命的知识分子,组织了马克思学说研究会。他们确定首先到产业工人比较集中的长辛店、丰台、南口和唐山四处开展工人运动,传播马克思主义。1920425日,李大钊派北京大学马克思学说研究会成员罗章龙到唐山,见到邓培,从此在唐山建立了联系据点。

以后,北京大学马克思学说研究会和北京共产主义小组的代表经常来到唐山,向邓培介绍俄国十月革命的情况,用通俗的语言解释马克思主义的剩余价值学说和阶级斗争的理论,宣传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的思想。使邓培开始懂得了工人贫困的根源和工人求解放的道路,逐步树立起对共产主义的信仰。通过邓培,这些思想又传播到唐山工人中去。

为了帮助邓培提高马克思主义水平,北京大学马克思学说研究会在192111月公开组织以后,吸收邓培为通讯会员⑦。帮助邓培阅读了许多马克思主义著作。邓培每到月终即赴京参加讲演会,有时周末赴京参加讨论会。邓培在京,曾经受到李大钊、邓中夏的接见,亲耳聆听他们的教诲。邓培每次自京归来,都把许多振聋发聩、鼓舞人心的革命真理以及对李大钊的崇敬之情带给唐山工人群众。邓培为马克思主义在唐山的传播发挥了巨大作用。

北京大学马克思学说研究会和以后的北京共产主义小组、中共北京区委、北京社会主义青年团以及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北方分部,在唐山工人中主要采取了以下几种形式和途径传播马克思主义。

()组织纪念五一劳动节

1920年,中国工人第一次纪念五一劳动节,这是在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工人运动相结合的过程中一个里程碑。李大钊领导的北京大学马克思学说研究会也在唐山组织纪念活动,对于促使唐山工人摆脱自发的状态,唐山无产阶级实现从自在阶级向自为阶级的转变,有巨大的作用。“五一”前夕,北大马克思学说研究会给邓培寄来了许多传单和小册子,有《五一运动史》和《五月一日北京劳工宣言》等。

李大钊写的《五一运动史》,详细介绍五一劳动节的来历和各国无产阶级为实行八小时工作制而斗争的历史。李大钊期望“中国的劳工同胞”,“认今年‘五一’纪念日作一个觉醒的日期”。在文章的结尾写道:“起!!!!!!勤劳辛苦的工人,今天是你们觉醒的日子了!” ⑧李大钊的话,深深打动了工人的心。

5月1日那一天,唐山工人未能休假,但京奉铁路唐山制造厂、开滦煤矿等几个大厂矿的工人,利用休息时间,集合了几百人,开了纪念会。会上宣读了《五月一日北京劳工宣言》。宣言写道:

我们亲爱的劳工朋友啊!今天是五月一日,是美国工党同盟罢工争得“每天八小时”的纪念日。全球的工人到了这一天,都是相率罢工,举行示威运动。但是我国的工人,还有很多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所以我们来告诉各位:自从今天起,有工大家做,有饭大家吃。凡不做工而吃饭的官僚、政客、资本家、牧师、僧侣、道士、盗贼、乞丐、娼妓、游民,一律驱逐,不准许他们留在我们的社会来剥削我们。所以我们大家都要联合起来,把所有一切的土地、田园、工厂、机器、物资,统统取回到我们手里,这时候谁还敢来压制我们呢!我们劳工的朋友啊!快快起来,休业一天,大大的庆祝一下!

五月一日万岁!

劳工万岁!

这篇宣言切实指出了无产阶级革命的奋斗目标和工人求解放的道路,表达了千万被压迫工人群众的心声。工人听了以后,情绪非常激昂,一起高呼:“五一万岁!”“劳工万岁!”“资本家的末日!”“实行八小时工作制!”等口号。纪念活动使唐山工人受到深刻的阶级教育,在工人的心中播下了革命的火种。

1921年五一劳动节的时候,北京共产主义小组和北京社会主义青年团再次在唐山组织纪念活动。北京社会主义青年团书记张国焘和团员李实二人于4月中旬至唐,联络唐山工业专门学校的学生一同筹备纪念活动。51日晚上,京奉铁路唐山制造厂、开滦唐山矿、启新洋灰公司的14名工人代表与唐山工业专门学校的几十名学生在该校礼堂举行了纪念会⑩。北京社会主义青年团又派两名代表在会上发表了讲演,散发了《五月一日》和《工人的胜利》两种小册子。《工人的胜利》上登有津浦铁路机务处17名工人致全国各线铁路工人的一封信,号召“赶快联合起来,咱们同携着手,向光明的道上走去吧!”工人和学生一起高呼“五一万岁!”“劳工万岁!”“共产主义万岁!”等口号。这次纪念活动是马克思主义与唐山工人运动相结合的又一次实践,进一步激发了唐山无产阶级翻身求解放的热情。

(二)组织学习马克思主义书刊

北京大学马克思学说研究会和以后的中共北京组织,把《共产党宣言》等马克思主义著作介绍给邓培学习,不断把《新青年》、《每周评论》、《共产党》、《劳动者》、《劳动周刊》和《工人周刊》等革命刊物送给邓培阅读。邓培经常利用晚上的时间,以补习英语为名,把一部分工人召集到家中,一起学习这些书刊。几个先进分子形成了学习马克思主义著作的小组。这些革命书刊旗帜鲜明地宣传了马克思主义和无产阶级革命思想,反映了工人群众的心声和革命要求,给他们指明了前进的道路,有很强的说服力。对于唐山工人的觉醒,起了很大的作用。

1920年51日,《新青年》杂志出版了《劳动节专号》(七卷六号),除了登载李大钊写的《五一运动史》以外,还有《俄罗斯苏维埃联邦共和国劳动法典》,南京、长沙、芜湖、北京、上海、山西、江苏等地劳动状况调查报告,以及两篇《唐山劳动状况》,共14篇调查报告,又刊登了33幅工人劳动、生活状况的照片。《俄罗斯苏维埃联邦共和国劳动法典》说明了不劳动者不得食和人人都有工作权利的社会主义原则,以及社会主义国家对工人各方面利益的保护和照顾。各地的劳动调查报告揭露了中国社会的黑暗和资本主义剥削的罪恶。工人读了以后,对社会主义社会有了初步了解,他们对比自身的悲惨处境,感慨万分,开始向往社会主义。

《劳动者》是北京共产主义小组在1920117日俄国十月革命3周年之际创刊的,宗旨是向工人进行通俗的马克思主义教育。该刊第一期用大量篇幅,以“矿局年利八倍于资本”、“几十分钟内死工人五六百”、“工人一命只值六十元”的醒目标题,详细报道了192010月唐山煤矿发生的瓦斯爆炸事件,愤怒揭露了帝国主义者残酷剥削和压迫工人,视工人的生命如虫蚁的罪恶。唐山工人读了这些血泪的控诉,加深了对黑暗社会的仇恨,他们义愤填膺,决心要打碎旧世界的枷锁。该刊第五期中,向全国工人提出了4个斗争目标:(1)组织工会,专办和工人有利的事;(2)提高工资,缩短工时;(3)增加工人的组织;(4)举行游行示威。使唐山工人掌握了斗争的策略和方法,对于推动唐山工会运动的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

《工人周刊》是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北方分部于19215月创办的。四开一张,内容丰富,通俗易懂。有《评论》、《常识》、《劳动调查》和《劳动文艺》等多种多样的专栏。还经常登载国内外工人罢工消息和当时工人斗争的基本口号:如“工人应获得罢工权”、“惟有劳动者乃得食”、“八小时工作、八小时休息、八小时教育”、“世界的工人们联合起来啊”等,非常深入人心。《工人周刊》无情揭露中外资本家对工人的残酷剥削和压迫,以及工人的恶劣工作条件和牛马般的生活,以启发工人的阶级觉悟。如在《开滦矿务局之实行包工制》一文中写道:资本家以“豺狼心肠,强盗手段,再接再厉的去贯彻吃人的主张。”“开滦矿务局向来对待矿工是非常残酷的,简直可以说比对待牛马还要过一百二十倍。”在《工人们勿忘了马克思的教训》一文中指出:“无钱无势的劳工,怎样对待这班资产阶级一手把持的行政机关呢?也只有听从马克思的教训:‘世界劳工团结起来呀!’”给工人指出了摆脱奴役,争取解放的道路。在《京绥路六日游记》一文中向工人强调指出:“你们的胜利之母在联合,你们的生命寄在团体上面。假如一天没有团体,你们就一天没有生命。”周刊上登的劳动文艺,内容生动明白,文体活泼生趣,工人十分爱读。

登在周刊上的一首《太平歌》写道:

天下要太平,劳工须团结。

万恶财主铜钱多,都是劳工汗和血。

谁也晓得:为富不仁是盗贼;

谁也晓得:推翻财主天下悦;

谁也晓得:不做工的不该吃。

有工大家做,有饭大家吃,

——这才是共产社会太平国。11

有一首《劳动歌》这样写道:

天下有这样大,

人类有这样多;

没有劳工做起来供大家用,

大家都会饿,

大家都会寒,

大家都会无处宿。

如想不饿、不寒、有处宿,

一定靠劳工。

劳工哪可轻?!

万般皆下品,惟有劳工高!12

处于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资本主义三重压迫下的唐山工人,读了这些歌词,莫不为之动情,表示要团结一致,为推翻财主的统治,使“共产社会太平国”早日到来而奋斗。这些通俗生动的歌谣,在唐山工人中流传很广。

(三)利用交通部职工学校的讲坛和建立工人补习夜校

1921年3月,北京政府交通部为了对抗北京共产主义小组在长辛店举办劳动补习学校的影响,也在唐山开办职工学校,吸收铁路工人学习文化。交通部在北京招聘教员,李大钊领导的北京共产主义小组趁机派北京社会主义青年团员李树彝应聘担任该校的数理教员。李树彝(1901~1929),又名李却非,湖南省酃县水口镇人。原北京工读互助团成员,后来成为北京大学的旁听生,1920年加入北京社会主义青年团。李树彝在唐山职工学校任教一年多,一面教工人学文化,一面巧妙地利用这个讲坛宣传马克思主义理论。他从劳动创造世界讲起,讲到工人受压迫不合理,应当团结起来,进行反对帝国主义和官僚资本家的斗争。他还用通俗的语言,深入浅出地讲从猿到人的进化和人类社会发展史,宣传资本主义必然灭亡和共产主义必然胜利的客观规律。工人听了都为之动心。

以后,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北方分部又通过邓培在新立街(今解放路)租房,举办了铁路工人补习夜校。经常参加夜校学习的有唐山制造厂的工人100多人,其中,大部分是青年工人。夜校里开设英语课、制图课、算术课和社会常识课。每天晚上上课两小时。工人补习夜校的教员开始由李树彝担任,后来由唐山制造厂练习生阮章担任。

阮章在铁路工人夜校中讲过许多问题:从劳工神圣,工人受压迫,一直讲到团结斗争和组织工会。阮章说:“工人是伟大的。你们想想,铁路是谁修的?火车是谁开的?机器是谁造的?咱们工人不盖房,谁也没有住处。工人不织布,谁也没有衣服穿。世界上哪个人离开工人也不能活。这不是工人的伟大吗?北京大学的李大钊先生曾对郑州的工人说过,‘工人’加在一起就是‘天’啊!”阮章又说:“工人为什么受穷呢?因为受洋人、官僚、资本家和包工头的剥削,我们工人整天流汗还受苦,那些官僚、资本家在工人的血泪之上,建筑起自己的欢乐,踩着工人的尸骨去攀登天堂,这是世界上最不合理的事情。”他告诉大家要团结起来斗争,像俄国工人那样去变革社会,做新社会的主人。他说:“团结就是武器,咱们工人虽然赤手空拳,团结起来就有力量了! 13这种把马克思主义的深刻道理,用工人群众一听就明白的语言表达出来,是工人夜校教员在宣传教育群众方面的一大创造。这些话使工人感到亲切和需要,像和煦的春风一样,渐渐吹散了工人心中的乌云,使他们看到了无限光明的未来。

阮章教这些青年工人唱《国际歌》,使工人知道“英特纳雄耐尔(共产主义)一定要实现”。北京共产主义小组成员在长辛店宣传群众时编的一首歌谣,后来也传到了唐山,阮章把这首歌谣读给工人听。歌词写道:

如今世界太不平,  重重压迫我劳工。

一生一世做牛马,  思想起来好苦情。

北方吹来十月的风, 惊醒了我们苦弟兄。

无产阶级快起来,  拿起铁锤去进攻。

红旗一举千里明,  铁锤一举山河动。

只要我们团结紧啊!  冲破乌云满天红。14

歌词深深打动了工人的心,使他们在茫茫黑夜之中看到了未来希望的曙光。许多工人经过工人补习夜校的教育,提高了觉悟,参加了工会,工人补习夜校成了工会会员的预备学校。

(四)创办唐山工人图书馆

1921年12月,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北方分部特派员李树彝,又帮助邓培通过募集图书和捐款,在唐山中新街创建了唐山工人图书馆。唐山工人图书馆发展京奉铁路唐山制造厂和开滦唐山矿的工人为会员,成为一个公开的工人群众组织15。工人图书馆内挂着革命导师列宁的照片。除了公开陈列一般书刊供工人阅览外,还藏有马克思、恩格斯、列宁的著作和《新青年》、《工人周刊》、《先驱》等许多革命书刊,秘密借给会员阅读。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北方分部先后派李树彝、吴先瑞和彭礼和管理唐山工人图书馆,他们和邓培通过每半月一次的馆务会议,向全体会员宣传无产阶级革命思想。他们从过去讲到未来,从中国讲到外国,讲十月革命,讲罢工,讲列宁,讲李大钊,讲《工人周刊》,讲《先驱》……讲呀,讲呀,常常讲到深夜。革命真理好像潮水,涌进了工人的心坎,而工人们的心里,正是春潮澎湃,在准备着未来的斗争。唐山工人图书馆开创了组织工人群众,使马克思主义同唐山工人运动相结合的又一形式,成为中共北京区委和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北方分部团结教育唐山工人的重要基地。192263日,中共中央执委会书记陈独秀给共产国际的报告中,在总结北京方面劳动运动成就时,曾列举了长辛店工人学校及俱乐部、唐山铁路工人图书馆和天津工人补习学校16

(五)建立工人团体工余补习社和大同社

为了团结教育开滦矿工,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北方分部于19224月间,通过邓培领导开滦林西矿工人建立了工余补习社。这是一个工人自娱互助的团体,有几个老工匠领头,有井上各厂几十名技术工人参加。每天晚上集中活动,由老工匠教青年工人生产技术,看报纸,下棋;是生产技术互助社、阅报室,又是俱乐部。社里的气氛很轻松,工人们来了,说说笑笑觉得很有意思,达到联络感情的目的。工余补习社的负责人郭润航等老工匠根据邓培的要求,向来社聚会的工人灌输团结斗争的思想,把唐山工人图书馆转寄给他们的革命报刊讲给工人听。工余补习社很受工人欢迎,社员都把“社”当成家,有啥事大家都说:“社里见吧! 17

不久,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北方分部又派李振瀛(化名李昂)到唐山,在开滦唐山矿建立工人团体大同社,其名取“社会大同”之意。目的是联络工人感情,传播马克思主义。大同社和唐山工人图书馆一样,备有革命书刊供工人阅读;又是工人夜校,组织工人听文化课和政治课。到这里学习的是开滦唐山矿工人,他们在大同社里接受革命教育,许多人成了工会运动的积极分子。

马克思主义在唐山传播的另一条途径是驻天津的共产国际联络员、俄共()党员和张太雷领导的天津社会主义青年团。

天津距离唐山不过120公里,比北京离唐山更近一程。民国初年,唐山与天津同属直隶省,五四运动中,唐山人民与天津人民曾联合开展反帝爱国运动,联系密切。唐山无产阶级一直受到天津的早期的共产主义者张太雷等人的重视。

据有关史料记载,1919年前后,苏俄共产党人鲍立维、缪勒、布尔特曼、斯托扬诺维奇等人先后来华。他们都曾住在天津租界,秘密从事推动天津和中国其他地区革命活动的工作。中国的早期共产主义者、原为天津北洋大学学生,后来担任天津《华北明星报》记者的张太雷,最早与他们接触,关系密切。他们萦注唐山工人运动。1920年夏秋之际,张太雷和第三国际到中国的文化联络员、俄共()党员鲍立维与京奉铁路唐山制造厂工人邓培建立了联系18。张太雷曾到过唐山开展工人运动19192010月,原天津北洋大学学生谌小岑在北京见到了李大钊,李大钊派他到天津找张太雷建立天津社会主义青年团。10月上旬,天津社会主义青年团成立,张太雷任书记。不久,鲍立维派天津社会主义青年团员谌小岑到唐山进行联系,指定他要会见3个人:一个是邓培,一个是唐山工业专门学校的学生,一个是铁路工人。117(星期日),谌小岑在唐山见到了邓培等人,讨论了如何组织开滦煤矿、京奉铁路唐山制造厂和启新洋灰公司的工人运动及首先在京奉铁路唐山制造厂组织工会的问题20。谌小岑从唐山回到天津后,写了一份报告给鲍立维。

其后,天津社会主义青年团和张太雷进一步加强了与唐山工人邓培等人的联系。他们把《共产党宣言》和《新青年》、《共产党》等书刊以及李大钊撰写的《我的马克思主义观》单行本寄给邓培,在唐山工人中秘密传阅。天津社会主义青年团编辑出版了《劳报》,因遭军警当局查禁,192114日,改名《来报》(“来报”与英语“劳动”一词谐音,又有“面向未来”之意)出版。《劳报》和《来报》以报道十月革命后苏俄的政治经济变革和宣传马克思主义理论为己任,同时登载反映长辛店、南口、唐山等地工人生活和斗争的文章。天津社会主义青年团员谌小岑按期将报纸寄给邓培,再由邓培分发到唐山工人中去。这种通俗的革命报刊,启发了唐山工人的阶级觉醒。

1920年12月,天津社会主义青年团员谌小岑又陪同北京共产主义小组成员张国焘到唐山,住了3天,与邓培等人一起讨论了进一步开展唐山工人运动和京奉铁路唐山制造厂建立工会的问题21。这次访问成为唐山工会运动的直接推动力量。

这个时期,唐山工人除了接受北京共产主义组织和天津社会主义青年团的革命教育以外,又从赴俄国、法国归国的华工那里接受了许多革命宣传。这是马克思主义在唐山传播的第三个途径。

远在五四运动前,有个华工叫陈友茹,从俄国回到了京奉铁路唐山制造厂。他曾经在1905年俄国第一次资产阶级民主革命中,和俄国工人一起战斗过。他经常热情地向工人讲述那次革命的经过和列宁的斗争事迹,所以,唐山工人在很早的时候,就知道了列宁的名字22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1916),开滦煤矿有2633名矿工被英国资本家骗卖到俄国的煤矿做工。他们后来亲身经历了十月革命,目睹俄国“穷人党”的胜利和苏俄“工人国”的变化,他们在政治上划清了界限:“红色的——好;白色的——坏!”因此有的华工自愿参加了苏俄红军,与苏俄无产阶级共同保卫过苏维埃政权,有的人参加了苏俄的工会组织,还有的人当面聆听过伟大革命导师列宁动员群众参加革命斗争的演讲。1920年春,这些华工陆续回到了开滦煤矿,他们把俄国的十月革命和在苏俄的其他见闻讲给乡邻和工友们听,宣传了无产阶级革命的思想。以后这种宣传逐渐扩大到唐山制造厂工人中间。他们宣传说:“俄国资本家压迫俄国工人,俄国工人就和他们斗争。他们的方式是罢工。罢工前先响汽笛,工人就从四面八方集合到广场上,有领导人在台上讲话,对工人说:资本家住高楼,坐马车,咱们工人的血汗叫他们喝去了。咱们要团结起来打倒资本家。”“革命后的俄国,赶走了资本家,工厂归工人管理。咱们进行斗争,也可以那样。”“俄国不饿,德国不德,今天等明天盼,盼的是俄国一样天! 23这些宣传使唐山工人受到强烈的鼓舞,他们景仰革命导师列宁,向往阶级的解放,增强革命斗争的热情和勇气。

1920年初,一批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赴欧洲法国等地的华工,回到了开滦煤矿和京奉铁路唐山制造厂做工。他们曾亲眼见到欧洲各国的工人斗争和社会主义运动情况,对于工人的觉醒起了促进作用。

1920年5~6月间,开滦煤矿曾连续发生了3次罢工,英国资本家惊恐地表示:“我们也可以说,从法国、俄国回来的大批的苦工,带来激进思想,极近乎布尔什维主义,把这种思想大大散布在矿上的一些‘坏人’(诬指有革命思想的工人——引者)中。”24说明由欧洲归国的华工带回的革命思想,在唐山工人中产生的巨大影响,已构成了对反动势力一种威胁力量。

马克思主义通过以上几方面途径在唐山的传播,教育了唐山无产阶级,为唐山建党奠定了思想基础。在此基础上,唐山建立了产业工会和社会主义青年团,培养了一批具有共产主义觉悟的先进分子,成为唐山建党的组织基础。

1920年12月底,在北京共产主义小组和天津社会主义青年团的直接帮助下,邓培把五四时期建立的爱国团体京奉铁路唐山制造厂职工同人会,改造为由产业工人组成、谋求工人利益的近代产业工会组织25192176日,邓培、李树彝等7人建立了唐山社会主义青年团261921年秋,唐山制造厂职工会委员长、唐山社会主义青年团员邓培,经中共北京区委批准转为中共党员27,他是唐山的第一个共产党员。19224月,又有李树彝、阮章、许作斌3名团员转为党员,并发展唐山大学学生田玉珍入党。根据中共“一大”通过的《中国共产党纲领》关于“有五名党员地方可建立地方委员会”的规定,于4月间经中共北京区委批准,建立了中共唐山地方委员会28,邓培任书记。这是今河北省区内最早建立的地方党组织。19228月,又在京奉铁路唐山制造厂和开滦矿务局两个支部的基础上建立了中共唐山地方执行委员会29。这些都是马克思主义与唐山工人运动相结合的成就。

以后几十年间,中共唐山地方组织领导唐山人民,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斗争,创造了许多光辉的业绩。曾经在唐山传播马克思主义,为建立地方党组织作过杰出贡献的李大钊、邓培等革命先驱者,将永存唐山人民的心中。

注释:

192812月中共顺直省委扩大会议通过的《党务问题决议案》指出:“中国斗争的历史上,唐山、长辛店、天津都是中国工人运动的发源地。”转引自《中国共产党河北省组织史数据》,河北人民出版社19907月版,第2页。

②张国焘:《我的回忆》第1册,现代史料编刊社1980年出版,第98页。

③《每周评论》第12号。

④唐山机车车辆厂史资料:访问程帝炳记录,载《唐山革命史数据汇编》第6辑。

⑤开滦林西矿矿史资料:访问李景春记录。

⑥唐山革命史档案第48卷。

⑦罗章龙:《回忆五四运动和北京大学马克思学说研究会》,载《文史资料选辑》第61辑。

⑧见《新青年》第7卷第6号,192051日出版。

⑨北洋军阀政府档案;又见上海《民国日报》192055日,文字稍有出入。

⑩见《八十春秋》(唐山机车车辆工厂史),河北人民出版社1963年清样稿。

11《工人周刊》第29号,1922212日出版。

12《工人周刊》第31号,1922226日出版。

13见《八十春秋》(唐山机车车辆工厂史),河北人民出版社1963年清样稿。

14见《北方的红星》(长辛店机车车辆工厂史)

15《工人周刊》第28号,192225日出版。

16中央档案馆编:《中共中央政治报告选辑(1922~1926)》,第1页。

17开滦矿务局矿史资料:访问孙家耕记录。

18黄小同、李德福:《论天津早期共产党组织的建立及在中共创建中的作用》,《天津党史资料与研究》1991年第2期。

19黄小同、李德福:“《论天津早期共产党组织的建立及在中共创建中的作用》,《天津党史资料与研究》1991年第2期。

201983年5月王树信、王士立访问谌小岑记录,载《唐山革命史数据汇编》第6辑。

211983年5月王树信、王士立访问谌小岑记录,载《唐山革命史数据汇编》第6辑。

22见《八十春秋》(唐山机车车辆工厂史),河北人民出版杜1963年清样稿。

23见《八十春秋》(唐山机车车辆工厂史),河北人民出版社1963年清样稿。

24开滦矿务局档案:1920615日开滦唐山矿总矿师戴莫关于19205~6月间林西、马家沟、唐山矿罢工的报告。

25见《唐山文史资料》第18辑:《中国工人运动的先驱邓培》。

26见《唐山文史资料》第18辑:《中国工人运动的先驱邓培》。

27见《唐山文史资料》第18辑:《中国工人运动的先驱邓培》。

28见《唐山文史资料》第18辑:《中国工人运动的先驱邓培》。

29见《唐山文史资料》第18辑:《中国工人运动的先驱邓培》。

 



 1 
冀ICP备15024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