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军对乐亭县文化破坏情况

  来源:唐山党史网  时间:2019-1-10  浏览次数:57155

乐亭县地处京畿,历史上受地理和人文环境影响,富甲冀东,教育兴盛,因而形成了繁荣的乐亭文化。从清末到七七事变前,虽然有帝国主义入侵,军阀混战,但民族存亡的大规模战争序幕尚未拉开,乐亭人民在这刀兵水火的间隙中继先民浇灌培育了乐亭大鼓、乐亭皮影和评剧三个戏曲形式为代表的民间文化之花。清末民初,全县只有4万户20多万人口,但知名皮影社就达80多个;还有些农民自己组织了农闲唱影、农忙种田自娱自乐的业余影班。全县有腔调自成体系的大鼓艺人18家,50余人。皮影、大鼓加上莲花落(评剧前身)、秧歌、杂艺等民间艺术,使乐亭民间艺术形式多种多样,丰富多彩。

1938年,日军进驻乐亭后,战火迭起,人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老百姓躲避战火,跑敌情有家难归,田园荒废,民间文化活动受到严重摧残。日本侵略者肆意破坏乐亭民间文化,极力进行文化侵略,摧残民间艺人,乐亭文化损失惨重

一、文化侵略

1939年3月,日伪在乐亭成立了新民会,日本人福田直志为总务科长,小西荣一为青年训练所指导员。新民会是日伪政权中专门负责思想控制的机构。在日本侵略者的直接操纵下,以宣传“中日亲善”“东亚共荣”“彻底排共,亲日和平”为宗旨,愚昧人民,泯灭群众的民族意识和抗日精神,它推行“新民教育”即奴化教育。县新民会下设分会,要求当时的教员、商号经理、乡保长一律入会,凡入会的人,必须唱新民歌、做新民操,发给新民证。

日伪还利用反动会道门进行文化侵略和精神统治。在乐亭成立居士林大佛教,田小斋、张绍琴为会长。同时成立万国道德会,魏佩芝为会长。据毛庄乡调查,在抗战时期,本乡庞康村刘云成、赵祥云成了“一贯道”的信奉者,刘云成曾受日伪新民会机关的指派到县城参加培训。

檀庄的孟宪法,北常坨村的程勋、梁绪明夫妇均加入了“大佛教”。这些反动会道门实际上是附属于新民会的日本侵华特务组织和宣传工具。1929年,乐亭县知名绅士肖士猷募集财物、书籍、创办公共藏书馆。1935年,图书馆与民众教育馆合并,成为阅读快报的教育场所。日军入侵后,将民众教育馆改为新民教育馆,成了日本帝国主义在乐亭进行奴化教育的场所。

1941年,日伪新民会在县城南后巷街修建一座维持东亚新秩序纪念塔。塔呈棱锥形,水泥结构,表面为水刷石,高8米。塔基成正方形,底边长3米,两级台阶。四周以铁链围拢。塔正面写有“维持东亚新秩序纪念塔”。落款为乐亭县新民会建立。

日本侵略者占据乐亭后,极力进行奴化宣传,在墙上刷写“义勇奉公”“剿匪清共”“中日和平,东亚共荣”等标语。在关帝庙村西北十字路口,竖三角木牌,三面写“排共撤底”“亲日和平”。1941年在前葛庄与后葛庄交界处的丁字道口,竖了一块金字塔形牌子,牌上三面有字,写着:“中日友好”“东亚共荣,反共彻底,亲日和平”的反动奴化教育内容。在全县学校强行让学生们学日语,先是四年级以上,后来二年级以上就开始。上音乐课唱歌,要唱“日本国歌”“满洲姑娘”“兴亚进行曲”“上海少奶奶”等,严禁传唱一切进步歌曲。

1942年春,日军携带发电机,带着翻译到马各庄学校、古河学校放映宣传大东亚共荣内容的日语幻灯片。学生因未见过这种东西,感到十分新鲜。当时放映的内容是:一会儿屏幕上出现一个身材高大威武的日本人,好像在说什么;一会儿屏幕上又出现一个非常矮小的中国人,站在身材高大的日本人脚下,显得服服帖帖,以此来丑化中国人,美化日本侵略者。

二、肆意破坏乐亭民间文化

日本侵略者占据乐亭后,极力毁坏当地文化设施,疯狂掠夺文物,摧残乐亭民间文化。

老百姓人心惶惶,生活朝不保夕,无心参与文化活动,整个文化事业萧条冷落。乐亭皮影、乐亭大鼓和评剧因战事社团解散,艺人散落或被迫改行。1930年,乐亭城关地区王成勋等三人购进设备,组建了无声电影放映队,上演一些武打片,如《十三妹》《火烧红莲寺》等。这一早期电影的萌芽,随着日本的入侵而销声匿迹,成为昙花一现。葛庄三义堂影班建于1911年,1937年七七事变,社会不稳就停办了。号称京东第一家的刘石各庄刘家创办的庆合堂影班,随着日军入侵,因兵燹战乱于1938年停办,艺人解散。乐亭县内整个社会文化活动近于瘫痪。

与此同时,日本侵略者还疯狂进行文化掠夺。据调查:1941年冬的一天夜里下着小雪,日伪警察闯进城东温庄温四先生家,把本村小学教师抓走。为保其命,伪大乡出面用一樽金佛将其保出。1942年8月,日伪军到香道村“清乡”,将庙内37樽铜佛一并掠走。这37樽铜佛,其中2樽高60公分,4樽高37公分,其余高35公分,或站或坐,或躺或卧,姿态各异,有极高的佛学研究和艺术价值。1943年,新寨据点的日伪军到后小营“清乡”,闯进村中庙内,抢走铜像8樽。1944年秋,日伪军“清乡”到郑家桥村,从村中庙内抢走铜像4樽。同年,日伪军把马头营村百年历史的老爷庙占为军事据点,并在庙内修了炮楼。该庙于1945年5月毁于战火。1944年农历三月十五,“清乡”的200多名日伪蒙古骑兵把邓滩村张绍恒家的珍贵文物抢劫一空。张绍恒之父曾任热河省检察院检察长,家中珍贵文物颇多。其中有一颗玉白菜,高约25公分,叶处直径20公分,用玉细腻,质地无瑕,做工精细,堪称玉制品中罕见的艺术珍品。尤其是菜心处的玉蝈蝈更是惟妙惟肖,在灯光下仿佛可以走动,令人叫绝。1944年8月24日,驻马头营、红房子日伪军火烧新开口村,抢走刘炳南家文物古董12件。1944年9月28日,汤家河张各庄李琢章家被日伪蒙古队抢走古物40件,同一天南张各庄李锡泽家也被这伙日伪军抢走古物20件。据不完全统计,日伪在乐亭县境内掠走文物、古董120余件,使县内文化蒙受巨大损失。

三、民间艺人受到严重摧残

日军入侵后,乐亭全县完全处于日伪统治的阴霾之中,文化陷于萧条、瘫痪状态,民间艺人失业、逃散,遭受磨难。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日本相继侵占了东三省。当时,在东北的皮影艺人孙品卿目睹日本人在华的野蛮行径,暗自发誓:绝不为日本人唱影。日本人开的唱片公司为了赚取巨额利润,执意邀请孙品卿到该公司灌制唱片,遭拒绝后,日本人组织汉奸特务天天到剧场进行骚扰,后派出一个姓费的日本特务和孙品卿赌博,以孙品卿和人赌博为口实,把他抓入监狱,被关大牢205天。最后被商界朋友保释出狱。从此,孙品卿停止了唱影,开办了针织厂经营实业。七七事变后,乐亭大鼓受到严重摧残,眼看就要凋零枯谢。著名大鼓艺人韩香圃,不甘心沉沦失艺,在乐亭县城北菜市场搭棚设点演出。因此,遭到日本特务辱骂,污蔑韩香圃是说书聚众,心怀叵测,扰乱东亚共荣新秩序等等。无奈,韩香圃只有忍气吞声花了些钱,才未被抓到宪兵队受刑。最终,因受不了这份窝囊气,只得忍痛弃艺归守田园。中堡王庄老爷庙村康雅亭是著名皮影艺人,主攻小旦,唱腔优美、音质圆润,享誉关内外。1935年,曾到上海百带、胜利等唱片公司灌制了《打鸾驾》《全家福》《四郎探母》《连环计》等多部唱片。1944年在唐山被日军抓去日本北海道做劳工,临到日本国时突发痢疾,被日本军人疑为传染病,投入大海淹死。据同被抓去日本做劳工的恢复中日邦交后回国的迁西县白庙子乡张某介绍,死得十分凄惨。皮影界有净行泰斗之称的曹辅权,系汀流河边刘庄村人。1943年,因关内战乱逃往沈阳。在沈阳因拒绝给伪警察局长唱堂会,被赶出沈阳市,到处流浪。阎各庄何新庄村皮影艺人崔彩章,唱髯行(老生),日本入侵后,影社停办,一身技艺无处应用,悲愤之中染上大烟瘾,贫困潦倒。1943年,入了八路军在何新庄办的戒毒所才得以拯救,后来成了皮影界名秀。



 1 
冀ICP备15024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