滦县老站:抗战时期的日伪巢穴

  来源:唐山党史网  时间:2019-3-5  浏览次数:56917

滦县老站在古滦州城区北5华里,左傍滦河,北依横山,横山东端有清代皇帝行宫“偏凉虚阁”。故清时称此地为“偏凉汀”。1892年北宁铁路建成,在偏凉汀建火车站,1939年火车站西迁,偏凉汀成为火车站旧址,故更名为“老站”。“老站”村名沿袭至今。

因“老站”是水运码头,又有火车站,所以近代以来,商贾云集。加之又在滦河大铁桥西端,地理位置显要,这个地方便成为商家和兵家必争之地,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偏凉汀有二千多户,人口一万多,相当于现在的三倍”。

1933年春至1945年秋,冀东实际上已成为日本帝国主义殖民地的一个窗口”。那么,偏凉汀则已成为日伪军的一个重要巢穴。

“七七事变”之前,有汉奸李际春的下属保安队驻滦,队长刘佐周。刘佐周被民团大队长高志远击毙后,七七事变发生,“日军长驱直入,滦县老站就住了一个班的日军,共十三、四人,驻在老车站票房北铁路工房三所院子内,专门负责列车客车上下火车人员的检查职务。不久,日军‘极弟’字部队开来一个营的兵力,驻守滦县老站,守护滦河铁桥及山头碉堡、军事要地和制高点。滦县西关汇文中学驻一个连的兵力,属‘极弟’番号,‘其阿弥部队’队长叫佐佐木。沿铁路线的叫守备队,他们专门守护铁路,确保列车安全行驶,保证运输大动脉的畅通。”这就是说,从1937年起,日军就完全占领了滦县老站,最初是保证北宁路的畅通,为从冀东大量、快速掠夺物资而加强守备,随着日军侵华的步步升级,这个地方便逐渐成为日伪盘踞的一个巢穴,成为控制滦县、乐亭、迁安、卢龙的中心。

本文拟从驻军、机关、工事、服务设施、企业、商号、公用设施等七个方面叙述。

一、日伪驻军

11937年,“七七事变”后,偏凉汀火车站票房北,铁路工房三所院子驻日军一个班,负责旅客的安全检查。不久,又进驻一个营兵力,分驻滦河大桥之桥头堡,横山制高点。

21937年秋,在铁道北派驻日本宪兵队,仅有六、七名宪兵,队长成泽定吉,准尉军衔。为时不长移驻铁道南老站小学东隔壁王麟祥的院内。宪兵增至十七、八人。其中有谷口、河田、小林、林田、见良津等日本人。

日本宪兵队驻滦分遣队的管辖范围是:滦县、卢龙、迁安、乐亭四县。去迁安的是谷口曹长;去卢龙的是河田曹长;去乐亭的是见良津军曹;留在滦县的是成泽定吉。为了补充滦县宪兵队力量,又调来大川庄吉、小川造酒、都筑良一等人,他们都是伍长。日军在冀东地区修造的碉堡和高墙。

31941年秋,第三次“治强”期间,又进驻日军山川部队,称“山川宪兵队”,队长仍是成泽定吉。驻地在老站南大街李永苞李家大院。其职责是,专门审讯被捕的抗日军政干部。山川部队在此盘踞长达1年,后调走。

41942年,从青岛方面调来“甲第1414部队”,接替了“春第2985部队”和“春第2981部队”的防务。“甲第1414部队”是一种陆军和宪兵混编的部队,这是为了配合四五次治强的需要,凡是带“甲”字的,都配备了宪兵。“甲第1414部队”驻滦后,将兵力分布若干点,其中:驻县城的是“白濑队”,队长为曹长白濑;驻新车站的是“青柳队”,队长叫青柳,也称“铁路宪兵队”;驻老站的是“守屋队”,队长叫守屋;驻沈官营的是“大渡队”,长是军曹大渡;这些宪兵队统归板田胜统辖;板田胜之上有中尉龟山。“甲第1414部队”宪兵队于1944年春调唐山。

51942年四次治强期间,滦县新站(老站西5华里)进驻“甲第1420部队”宪兵队,队长永元,准尉衔。驻滦县新站票房南的小楼上,滦城各机关团体全被他们掌握。1944年春调走。

6、“甲第1483部队”宪兵接管1420部队滦县防务。队长实森,准尉衔。该部驻至日降。

以上,为日本驻滦宪兵队驻防情况。

7、日军“华北派遣军”第二十七师团驻防情况。师团长铃木启久,少将衔。二十七师团相当于师的兵力,下辖三个联队,一个联队相当一个团的兵力。天津、唐山、沧州各一个联队。部队番号冠以“极弟”字号。1937年春驻滦,兵力不详,1939年冬调出。

8、“春弟2985部队”,1939年冬驻滦,接替“极弟”号防务,驻老站西大营一部,北大营一部。兵力不祥。1939年冬调走。

91939年,建老站南大营,驻华北治安总署所辖的伪治安军第二十团。分驻西大营、北大营、南大营三个兵营。其中驻南大营的是伪治安军第二十团的第二、三营。驻西大营和北大营的兵力不祥。1940年春调查,日军“春第2985部队”回驻。

101940年春,日军“春弟2981部队”一个营兵力驻进南大营。

11、老站特务队,驻老站商号“福顺栈”院内。特务队由无业游民和地痞流氓组成,计20余人。

12、伪治安军第五集团军司令部,设在老站南紫金山下的药王阁。集团司令刘化南。他们配合日军对北宁路南北扫荡。1944年秋撤。

13、日军1479部队,在老站铁路北、横山脚下占领了一片别墅式洋房,是二层小楼,但未见有兵。

14、伪治安军、宪兵队。驻在村北,铁路南,国际公司北侧。这里原来都是货栈,火车站搬迁后,院内住宪兵和治安军20团的家属。

综上述,日军自1937年“七七事变”至1945年“8·15日降”,在此盘踞8年。伪军和特务队也断续盘踞了8年。日伪盘踞期间,驻军种类、数量随势而变,主要有铁路警备队、宪兵、陆军。

二、日伪机关

1、日本驻滦县领事馆。设在老站东北角、铁路南。原来是“同德油庄”,经营煤油的贷

栈,车站搬迁后,日本领事馆迁入。日本领事馆于1935年设在老站,正领事川桥本强,副领事中山,警长池上,特务翻译若干。日本领事馆与伪警察关系密切,有时,从乡下抓来的人需要营救,就必须托领事馆从中斡旋日本宪兵队。

2、日本居留民会。设在老站村西“王八岗”。

3、伪县署警察局下属的偏凉汀警察分驻所。有警察七、八人。1939年巡官张光龙、苗毓盛任所长。坐落于老站北街,“国际公司”南对过。

4、新民会滦县指导部偏凉汀分会。坐落在“国际公司”西侧。

5、滦县建设总署。“建设总署”并非滦县城镇建设的行政机关。而是为了日军掠夺华北物资而设立的服务机构。1943年,总负责人是日本指导官关野和另两个日本人。担任警卫的是滦县伪警备队一个小队约40人。坐落在老车站的南站台上。

6、滦县偏凉汀商会。滦县商家除城内四街居多外,偏凉汀(老站)次之。据1939年滦县新民会统计,偏凉汀各种商号24家,当时会长王乐山,是“庆发祥”的老板。副会长是“宏泰合”的老板董秀章。坐落在老站北街,与新民会斜对过。商会的会长、副会长、主任在日本人的威逼下,整天逼着各商户出钱出财物。商会成了日本驻军的摇钱树。

7、日本文教社。是日本进行文化侵略的一个机关。坐落在偏凉汀小学北对过。所谓文教社,似文化馆,教中国小孩日语和日本歌曲,组织小学生糊中、日、满小旗等。

8、日语学校。坐落在老站“辘轳把胡同”。胡同里全是无名小妓院,全是小平房。小妓院荒了后改建日语学校。学员大多从农村招来,学习半年毕业回乡,少部分留下来跟着日本讨伐队当翻译或特务。也称日语训练班。

9、综上,老站驻日伪机关并不多。它主要靠的是军事优势和在军事优势下的伪政权。

三、日伪军工事

1、滦河铁路大桥桥头堡。

2、横山山顶日军炮楼。两层。日夜俯瞰滦河大桥、滦县县城、偏凉汀、新老火车站。夜间,探照灯不停旋转,随时可以发现情况。

3、村西大炮楼。四方形,四层楼高,边长约4丈。俯视老站、县城及县城通往老县城的公路。

4、三个兵营。北大营,坐落在老车站的铁路北,与票房南北相对,主要驻日军铁路警备队。西大营,在村西大炮楼下边。1944~1945年间,常住日军七、八十人。还驻有信鸽兵,每天傍晚放飞。日军讨伐时,由日本兵用鸽笼背着。南大营,在老站村南约1华里,占地面积很大。凡下乡讨伐,这里集结许多日本兵、坦克车、马队、牵驴队。从农村抓来的老百姓也大多圈在这里。退休教师沈秀峰从小在老站上学,亲眼目睹日军在此砍杀两名从农村抓来的人,张唐先生也亲眼见日军在此放军犬咬死被俘捕人。滦县糯米庄苗玉旺先生回忆说:“1949年滦河泛滥,冲垮滦河大堤,我带民工去抢险,在紫金山东边,滦河大坝西边、老站村南看见被大水冲出来的许多尸骨。县政府民政科人说这是鬼子杀的老百姓。让我们重新掩埋了。”苗先生所指认的尸骨所在,正是当年南大营旧址。沈秀峰还看见,营房内有运动场,日军召开运动会就在这里。场内有日军的训练器材、设施。曾有一架日本失事飞机在此坠落。可见此营房规模之大。

5、瞭望台。坐落在老站北街中心,台北即新民会。木制,塔形,高约四层楼,警察常在楼顶用望远镜四处观察。

综上,日伪工事主要是横山炮楼、村西炮楼和桥头堡。此三项构成保护滦河铁路桥的基

本保障(以上据沈秀峰回忆录《1943~1945年老站印象》)。

四、日本人服务设施

1、洋辉旅馆。坐落在老站北街中段,除经营旅馆业务外,还开妓院,烟馆、批发烟土。

有时,中国居民和日本居民发生矛盾,他们还当翻译,出面找日本居留民会调解斡旋。

2、藤齐洋行。坐落于老站北街中段,与洋辉旅馆斜对过。主要供应日军和居留民物资。

院进很深,中院批发白面、烟土,也卖文化用品。文化用品控制极严,凡钢笔、油印机、手电、电池等物均属违禁品。北半截是“当铺”,专对中国人典当。

3、火化厂和忠魂碑。火化厂和忠魂碑都在横山山腰。火化厂在下,忠魂碑在上。在郑家场偏东北。忠魂碑都树在一个80厘米见方的山洞里,是暂时存放日军骨灰盒的地方。积累多了,用“长奇丸”号运送回国。送运时,由日本兵捧着,让小学生站在大道两旁低头默哀。

4、华北派遣军日进旅馆。专为各种日本人设的旅馆。

5、酒吧、歌厅。在正街中段的豪华的地段(以上据沈秀峰回忆录《1943~1945年老印象》)。

五、企业

1、电灯公司。在村外西南,县城至老站公路西侧。

2、春鸣印刷厂。老站北街东端。

3、宏兴昌油厂。老站北街东瑞。经营各种食用油,往天津出售大宗花生米。

4、福厚成酱园。村中街东瑞。

5、高家锅厂。村南街西瑞。

6、云和泰香坊。村东南角。

7、三星电料行。为韩国人所开,专营小电器。村北街东瑞。

8、还有一些石灰窖、焦炭窖(以上据沈秀峰回忆录《1943~1945年老印象》)。

六、商号

火车站搬迁之前,偏凉汀商号很多,约有上百家。车站西迁之后,尚有部分商号。据1939年伪新民会统计,计有以下商号:

1、木料货栈2家:东顺栈、裕顺栈。

2、煤业10家:顺长盛、德发局、永生号、三顺成、德丰恒、万顺成、庆元昌、同和局、

双发永、同德油庄。

3、货栈业6家:庆发祥、宏泰合、增福永、庆兴成、德益成、同广源、锦昌栈。

4、粮业1家:云发泰。

5、布匹业2家:同聚成、魁升号(以上源于1939年版《河北省滦县及唐山事情调查》)。

七、公用设施

老站的公用设施比较齐全,有汽车站、戏院、邮局、电话电报局、小学等。

滦县老站,在抗战期间之所以成为日伪盘踞的重点巢穴,基本原因有三:

1、重要的地理位置。它是东北与华北的咽喉要道,山海关、滦河两道屏障皆与此地息息相关。互为表里。

2、深厚的社会积淀。滦河水运,古已有之。由它带来的码头繁荣,不仅商贾云集,更聚集了各色精英,成就了这里丰厚的文化底蕴。

3、丰腴的美味餐厅。老站虽小,五脏俱全。取之不竭的物质来自众多商家;尽情享受的娱乐场所,遍布大街小巷。

战期的老站,是日伪的巢穴、魔鬼的天堂、平民的地狱。



 1 
冀ICP备15024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