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战争时期日军在迁安县制造的惨案

  来源:唐山党史网  时间:2018-3-12  浏览次数:52346

抗战时期,日军对迁安县制造了无数起惨案,其中一次屠杀5人以上的惨案就达30起之多。现依时间顺序简要记述如下:

1、2、3、尚庄三次惨案

尚庄村位于迁安县西南部的山区。当时全村200多户,800多口人,属于迁滦丰联合县管辖,1940年就建立了党组织。中共冀热辽区党、政、军机关和领导经常驻在该村。村里百姓自发地形成了秘密保护网,保护抗日干部和物资,是抗日的坚强堡垒村。日军对该村恨之入骨,曾在该村制造了两起惨案:一次是1940年日军飞机轰炸尚庄村;另一次是1942年日军纵火烧尚庄。

(1)日军飞机轰炸尚庄村

1940年的一天,突然日军4架飞机出现在山区的尚庄村的上空,村民们对于日军飞机的出现并没有怎么害怕,因为在此之前,人们从来没有看到过飞机,更没有看到飞机在本村上空出现过。正当人们看着飞机时,突然日军飞机上丢下了东西,这东西一着地就爆炸起来,接着民房起了大火,4架飞机丢下几颗炸弹后就飞走了,可村里却成了火海。有8人被炸死。这是日军在尚庄制造第一次惨案。

(2)日军纵火烧尚庄

日军于1942年推行了第四次“治安强化运动”,为了切断老百姓和八路军的联系,日军实行了集家并村。下令山里村庄的百姓全部搬到山外大村去住。尚庄村百姓在共产党的领导下,与日军实行的集家并村进行了斗争。村民一条心:坚决不搬!日军恼羞成怒,决计烧毁该村。1942年冬的一天半夜,日军趁着人们睡熟,偷偷地包围了尚庄村。该村的共产党员林树安起来给牲口添草听到村外有动静,他马上意识到是日伪军圈庄来了。挨家挨户通知已是来不及了,他不顾个人安危,在街上边跑边大声喊:“鬼子圈庄啦!鬼子圈庄啦!”村东大部分群众听到他喊,急忙起来从已挖好的地道跑到村外。村西头的不少人家还没有听到。他拼命地跑,拼命地喊。日军闻声追了上来,用刺刀扎他。林树安被扎了十几刀,可是他仍然大喊“鬼子圈庄了!”他用生命保护了村民。他牺牲时年仅32岁,抛下了妻子和刚出生不久的儿子。从地道逃出的群众,有的藏在树林里,有的躲在坟丘后面。虽时值寒冬,有的人来不及穿多少衣服,冻得缩成一团,但是没有一人敢动一动,只静听村里的动静。村里不时传来敌人的叫骂声和遇难群众的哭喊声。不一会儿,只见村里熊熊烈火冲天而起。敌人放火烧民房。尚庄变成了一片火海。天还未亮,日伪军就撤退了。人们从山上往家跑。当人们跑回来时,全村500多间房变成了废墟,哪还有家!有的还冒着烟。人们哭喊着从废墟中寻找着亲人。林福的家烧得只剩残垣破壁。他母亲因早年腿骨折跑不动,还有不满一周岁的没有了母亲的小女儿跟着奶奶,一老一少都烧焦了。60多岁的孟照被烧得身子蜷成了一团,两手还抱着头,龇着牙,咧着嘴。可以想象,他们是忍受着多么大痛苦死去的!林玉的父亲连尸体都没有找到。日军放的这场大火,烧死了10多口人。

(3)日军“讨伐”尚庄村。

1943年的一天,日军到尚庄村“讨伐”,把村民集中到一起,审问谁是八路军,群众没有一人说。日军当场就枪杀5人。

4、大杨官营村惨案

1941年8月25日(农历七月初三),驻迁安沙河驿、杨店子,滦县油榨、卢龙石梯子的日伪军由大杨官营朝南,采取拉网式的方法大量圈人。从大杨官营村圈走26人,其中一人田雨被日军杀害于油榨村,16人被杀害于滦县偏凉汀滦河大桥下, 9人被推进木厂口水井淹砸而死。

5、西蛇探峪惨案

西蛇探峪村位于迁安市西部,当时属于迁滦丰联合县第四总区管辖。那里的群众抗日觉悟很高。在中共党组织的领导下,村里建立了报国会、武委会、妇救会等抗日群众组织。因此,该村成了侵华日军“扫荡”的对象。

1941年7月13日(农历六月十九日)拂晓前,驻榛子镇日伪军包围了西蛇探峪村。日伪军挨门逐户将全村百来户的400余名群众驱赶到村南的河沟。四面架起了机枪。接着逐户点名,让妻子认丈夫,丈夫认妻子。然后把30来名群众圈进了姜家大院,开始了刑讯屠杀。从早晨到下午5点多钟,追问谁是八路军,谁是干部?群众不说,日军就动刑。有的被砍头,有的被用刺刀戳死,有的妇女被割掉了乳房,有的孕妇被剖开了腹部。日军杀害本村22人。

6、朱庄惨案

1942年7月的一天,日军从朱庄村抓13人当劳工修炮楼,其中11人死亡。

7、隔滦河惨案

1942年,日军在冀东推行第四次“治安强化运动”,对抗日游击根据地基本区进行十分残酷的大“扫荡”。当时,隔滦河村是迁青平抗日联合县第三区的辖区,该村青年报国会、妇女救国会、武委会等抗日群众组织已经建立,并且活动搞得非常活跃。

1942年4月2日(农历二月十七日)上午,驻迁安县城的日本守备队长滕川带领300多名日伪军采取拉网式的方法,将隔滦河村在地里干活儿的老百姓圈进村里,然后又挨门逐户的搜捕。全村500多人被赶到村南小山坡上的老爷庙台下,把男女分开。300多个日伪军将群众团团围住。四周还架起了机关枪。

滕川站在庙台上讲话说:“你们只要说出谁是村干部,谁给八路军做过事就放你们回家。”他一连问了几遍,群众没有一人回答。这时一个叫吴杰的从人群中挤了出来,跑到滕川面前,现出了一副奴才相,对滕川耳语了几句。原来大部村民都认识这个叫吴杰的人,他曾是迁青平抗日联合县游击队的一名队员。(1941年被捕后叛变,1943年在郝树店伏击日伪军战斗中被八路军击毙)然后他向群众讲起了话,他说:老乡们,快说吧,八路军和区干部经常来你们村住在谁家,谁给做饭,谁给送信哪能都不知道呢?接着他又转过身子对妇女们说:你们那种又唱又乐的样子哪去了?你们那种积极为八路军做军鞋做军袜的劲头哪去了?

赶快说出来吧!不说是不行的。人们对他怒目而视,谁也没有吱声。几个日伪军和特务扑向妇女人群,一把将站在边上的李玉生妻子拉了出来。随后用刺刀拨拉着妇女的头发,将梳短发的视为是给八路军办事的就拉出来,一连拉出了30多名年轻妇女,强令他们跪下。眼看鬼子要下毒手,一位20多岁的妇女从人群中冲了出来,大声说:放了他们,我是妇女干部,一切朝我说!这位妇女名叫二板(乳名),是村妇救会主任。日军见她自己站出来,就让她指认其他人。

敌人指一个,让她认一个。当指认到20多位妇女都被她否认时,日军气势汹汹地从男人队伍中拉出来两个小伙子,逼着他俩挖一个深约有4尺、长5尺的大坑。这时滕川对人们说:现在说出来还不晚,不说就死了死了的。还是没有人说。滕川一挥手说:“死了死了的!”二板挺着胸说:“姑奶奶不怕死,要杀就杀!”惨无人道的日军将二板和另外5名妇女推到坑边,用枪打倒在坑里。除李振生母亲幸存外,其他5名妇女都被杀害,她们是:二板、李连英、王保廷母亲、李玉生妻子、李忠妻子。在圈庄时,一名男青年(李军的哥哥时年18岁)被日军枪杀于村南的山坡上。

日军在隔滦河村制造的这起惨案,共杀害了无辜百姓6人。

8、三岭惨案

1942年4月19日凌晨,人们还在熟睡之时,驻迁安日军守备队长滕川带领300多日伪军包围了三岭、大崔庄两村。日伪军进村后,就挨家挨户搜捕,将三岭村300多村民驱赶到村东的庙台下,强令村民跪下,四面架起了机枪。滕川用生硬的中国话问:谁是八路军,谁是村干部,谁给八路军送过东西,谁给八路军做过事?村民谁也没人吱声。滕川不肯善罢甘休,对他身边的几个日军和特务说了几句日本话后,几个日军和特务一把将跪在边上的时炳衡拉了出来,逼问他说出谁是八路军和村干部等。因为时炳衡平时就有紧张时就红脸的毛病,滕川见被日军残杀的幼儿他不说又红了脸结果就认为他是村干部,对他一阵拳打脚踢,下巴被踢掉,嘴里流着血。刘瑞生因为在躲藏时头上挂了几丝蜘蛛网,就认为他是八路军。当即就把他踢倒在地绑了起来。不知敌人是从哪里搞来的名单,敌人按名单点起了名。当敌人叫到刘学儒时,时炳信回答说他不在家,便被敌人打了一顿。当叫到张山时,(张山是村干部),张善误听成是自己就站了出来。当即就被绑了起来。随后又有7人被拉出了人群。这些人先是被威胁一顿,接着就遭到严刑拷打:用皮鞭抽,用棍子打,压杠子,灌凉水。被拷问的人一个个遍体鳞伤。惨无人道的滕川,见问不出什么来,就要下了毒手时,日伪军从大崔庄押来已经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的4人。敌人首先将张贺、张青、李春发3人押到庙西北的下河沟枪杀(李春发脸部受伤未死),然后将其余11名群众杀害于三岭村西小河沟。凶残的日军恐怕他们未死,又在他们身上扎了数刀。当天,还有三岭村的张友往井山峪方向逃跑时被日军用枪打死、张永贵往村北方向逃跑时被打死;大崔庄村两名妇女干部和1名小孩被打死。这一惨案日军就杀害我同胞20多人。

9、田庄营村惨案

田庄营村位于迁安市西南部山区,当时属迁滦丰抗日联合县第四总区。该村1939年就建立了中共党组织。报国会、妇救会、武委会、儿童团等群众抗日组织活动得很活跃,还是八路军和地方党政工作人员的常驻地。因此,日军也把该村视为眼中钉,大举“扫荡”时也是重点村。

1942年5月19日(农历四月初五),驻沙河驿的200多名日伪军和特务警防队突然包围了田庄营村。人们便往村南村北的山上跑。大多数人没有跑出去的被圈在庄里。跑到大门岭北的刘书树、桑树永二人被日军打死在枯井山梁上。日伪军和特务挨家挨户搜查,把全村没有跑出去的人圈到但成、但焕、但为家3个大院里。逼着保长桑井春敲着锣到村外地里招呼人回到村里来。有些人被骗了回来。日军把人们圈到3个大院后,就开始了折磨。当时正值大旱,村民吃喝都有困难。一下子来了200多日伪军,吃水更加困难。敌人逼着村民到村东大井给他们挑水。日伪特们要好吃的。老百姓哪有好东西给他们吃。日伪军到处抓鸡、牵牛、牵羊、赶猪。他们杀猪、杀鸡、宰牛、宰羊,大吃大喝。整整两天两夜就是不让百姓吃喝。眼看人们要渴、饿、昏死了,真心向我、假心向敌的保长从董生、张瑞、桑彬等几家凑出了百十来元钱给日伪特务以“求通融”,才给了一点吃的和水。

第二天,日伪军开始审问,谁是报国会主任,谁是武装班长,谁是八路军的办事员,谁是妇女主任,谁是共产党,八路军的地窖在什么地方?人们闭口不说。穷凶恶极的日军便对人们施以酷刑:压杠子、灌凉水、用火烧,但没有一人屈服。当审问桑忠、桑井新、张树春、王稳等十几个人是不是报国会员时,都说不是。凡是说不是会员的,就让站出来,跪成一行,敌人就用藤子棍挨个地打脑袋。藤子棍打折了,又换别的棍子打。人人的脑袋被打出了血包,个个被打昏。王稳想爬起来去解手,被敌人用杠子打得昏死过去。当审问到但凤余、刘体是不是会员时,他俩怕挨打,就说是。敌人一听说是,就把他俩摁倒在地,日军抽出战刀让特务提来一桶水沾了刀,扯掉两人的衣领就要砍。但凤余伸长脖子说:“砍吧!反正我是不怕死。看你们还能把我怎么着!”日军一听他这么说,狞笑着伸出了大拇指。没有下手砍他。桑井合被暴打后没有说出什么来。敌人就把他吊在南山根下的一颗大杏树上扒光了衣服,身下点着柴烧。桑井合的小腹部都烧焦了。敌人问他谁是八路军的办事员?他说不知道。敌人问他是干什么的?他说是杀猪的。敌人一听他会杀猪,就把他放了下来,让他去杀猪,可是他已经不能动弹了。段西元、贾恩被打得死去活来,段西元又被吊在南山脚下那棵杏树上,用皮鞭抽得昏死过去好几遍,但他什么也不说。杨纪庄的纪凤林被敌人圈到田庄营,敌人说他是八路军(实际是中共党员)敌人在审问他时,用一捆柴火烧他的脸和全身。但他什么也不说。敌人审问不出什么来,就把他和贾恩、段西元一起杀害在南山的观音庙前。纪凤林在被杀前,对大家说:“咱们就要分别了,咱们都是中国人,没别的,我给大家唱一段骂毛延寿。”说完,他一边走,一边唱。一直唱到山顶上观音庙前被杀害。

日军杀人示众后继续刑讯,王浮头经不住敌人的严刑拷打,说出了武装班长但凤鸣、妇女主任李凤祥、妇女委员魏平妻子、张信妻子、但凤兴的妻子(但凤兴妻子因早已躲避未被抓到),报国会会员魏二赵、刘桂树、办事员魏友。魏友因已跑出去未被抓到幸免于难。敌人把王浮头供出来的人带到一个黑屋子,严刑拷打。把妇女主任李凤祥头发剪光,抹上猪油和石灰,扒光衣服进行侮辱和蹂躏。敌人挖了北山给八路军藏东西的地窖,从东山起走了八路军藏的手枪和南山藏的油印机。所幸的是,由于共产党组织是单线联系,所以未遭到破坏。日伪军、特务在田庄营糟蹋了整整5昼夜,把40多名青壮年圈到沙河驿据点。3名妇女也被带走,妇女主任被轮奸、割掉双乳后,日军又放出狼狗将她撕咬而死。卜桂兰、魏平妻子和但凤鸣、魏二赵、刘桂树被枪杀。

张满、刘雨、林树、段西田哥俩、但凤林、王士奎等34人被圈走,押到东北北票、阜新煤矿做劳工,林树惨死在东北。

10、太平庄惨案

1942年4月12日,日军到太平庄“扫荡”,枪杀10人。

11、西新店村惨案

1942年4月12日,日伪军“讨伐”西新店村,杀害6人。

12、沙河驿惨案

1942年,侵华日军推行第四次“治安强化运动”,驻沙河驿的日伪军在村周围修筑围栏,在四门设岗楼,日夜有日伪军站岗。沙河驿村是个大村,京榆公路(今102国道)穿村而过,又是迁安南部最大的集市。逢五、十为集日。1942年5月19日(农历四月初五),又逢沙河驿集日,附近村庄的百姓来赶集,集市上人山人海。时近中午,突然千余名日伪特包围了沙河驿。日伪军特务将赶集的和沙河驿本村的百姓驱赶到西门外关帝庙前。能容纳万余人的广场挤得水泄不通。日军在四周架起机关枪。开始,腰挎战刀的驻沙河驿日军小队长高桑操着生硬的中国话讲了一通“中日亲善”之类的话,接着便逼问谁是八路军,哪是村干部?见无人说,就把沙河驿村的群众喊出来,让他们坐在被围群众的北边。日军牵着狼狗走向人群,拽出刘台子村常福和李店子村的办事员张岚,逼问他们说谁是八路军,谁是地方干部?两人谁也不说。日军小队长高桑气急败坏,恶狠狠地抽出战刀,将两人的头砍了下来。随后逼着两个被圈来的人各捧一颗人头,四人抬着两具尸体在人群中示众,又让狼狗撕咬了两人的尸体。随后,日军又杀了葛庄子村的常广德,崇家峪村的林国德、林广印、林兆、岑文堂、惠长、卜宝才、卜宝全,沙窝铺村的赵恩普,马各庄村的任栋,东周庄村的周全、周怀、徐勤,胡家沟村的胡连祥。李店子村的杨占德,刘庄子村的刘万山、刘永、任存,沙河驿村的刘同大哥、刘凤忠父亲、刘忠、刘福来等20多人。

日军杀完人,用早准备好的绳子将被其中千余名青壮年串绑起来,带到日本守备队继续审讯。时值夏初,天气炎热。前3天,日军不给水喝,不给饭吃。到第四天时,一个日本军人拎着水桶,拿着水瓢,给喝一点水。这时有个人趁日军转身之际,把头扎进水桶猛喝起来。旁边的人见状也抢起来,把一桶水抢洒了。日军一见大怒,顺手拎起木棍把张义和打昏。后来张被带到东北当劳工。六百户村的一个村民,企图逃跑,被日军放出狼狗活活咬死。一连3天,日军对被围的群众进行审讯。第一个被审讯的是管庄子村的崔劲友。日军问他是不是民兵。他说不是。几个日伪军就抡起皮带要抽他。这时日军军官摆摆手,没有让打。接着问:你不是民兵,给八路军站过岗没有?如果说了就不打你。崔劲友怕挨打就说“站过。”崔果真没有挨打,让他站到另一边。第二个被审讯的是管庄子村的陈宝芳。陈说是赵各庄煤矿工人。日军看了他的证件后让人在他背上写了个“完”字后就让他站到另一边。就这样审讯了两三天,把身强力壮的男性青年和说站过岗的七八百人关押到聚全和、永隆两个商铺的院子里。把日军认为是良民的群众集中到老爷庙后边。当众用铡刀将李店子村的杨占德和崇家峪村的林玉成父亲的头铡下来。并让人抬着人头给群众看。第四天,才放了这些群众。

五月初九,日军把关压在聚全和永隆两个商铺的人用绳子串绑着。少数被押往迁安县城,其中大部在黄台山被杀害;多数人被押往雷庄火车站,用火车运到唐山大牢中,3天后日军让他们穿上编有“劳工”号码的衣服,用闷罐火车押送到北票、阜新、抚顺等煤矿做劳工。在北票,只有伪军看守,劳工们行动比较自由。管庄子村的崔友发现看守整天打牌赌钱,遂起了逃跑之意。他带着三弟逃了出来。历经月余吃尽了苦头,回到家时,已不成人样了。在北票当劳工的陆续逃了回来。一些没能逃出来的大部被折磨致死。

13、木厂口水井惨案

1942年8月,在铁路南“扫荡”的日军和驻沙河驿的日军第三联队1000余人,在小野修的率领下在滦河南岸实行拉网式的大“扫荡”。14日,包围了大杨官营村和张都庄村,从两个村抓走18人,日军把他们押到木厂口村东一口水井旁,用绳子把18人分6人一串,串绑起来,把每个人的眼睛蒙上,进行审讯。日军对他们说:只要你们说出八路军在哪儿,你们就没事;如果不说,统统推进井里去。18位农民谁也不说。日军见审讯不出来,把他们推进井里,而后又用大石头往井里砸。18位不屈的农民就这样被日军活活淹砸而死。

14、西马兰庄惨案

1942年,日军扫荡时,圈了西马兰庄,屠杀了侯继勇、吴龙、曹稳、吴臣、曹数青、吴井泉、高树堂等7人。

15、好树店惨案

1942年,日军“扫荡”蔡园镇好树店村,全村700多间房屋全部被毁,3名病残老人被烧死在屋内。随后,日军又将本村群众和附近被抓群众共57人全部活埋在好树店村边。

16、北屯村惨案

1942年,日军在北屯村杀害11人打伤3人。

17、东密坞惨案

1942年8月18日(农历七月初七),日军“讨伐”东密坞村,抓捕了35人,后杀害于大杨官营。

18、孙家店村惨案

1942年8月19日,日军“讨伐”到孙家店村,抓走9人,后杀害于大杨官营村。

19、西密坞惨案

1942年8月16日,日军“讨伐”西密坞村,抓走28人,后杀害于大杨官营村。

20、芝草坞惨案

1942年7月19日,日伪军“讨伐”芝草坞村,抓走28人,带至大杨官营村杀害。

21、张都庄惨案

1942年一天,日军到张都庄村“扫荡”,村民闻讯往村外跑。日军用机枪向逃跑人群扫射。当场枪杀17人。

22、23、东蛇探峪两次惨案

(1)1942年,日军包围东蛇探峪村,挨家挨户搜查,将全村人圈到一起进行审问;抗日人员是谁,到哪去了?群众不说。日军当场就杀害了8人。2人被日军杀害于石灰山的洞里。

(2)1945年1月24日,日军包围了东蛇探峪村,将全村群众圈到老商家门前,审问群众谁是八路军的办事员,谁是武装班长?无人答应。最后日军绑走15人,最后在北京杀害。

24、卜官营惨案

1942年,驻爪村据点的日伪军到卜官营村抢粮抢物,日伪军枪杀了韩志二哥、李占一儿子、贾树林哥、宋永合弟弟、李广成等5人。

25、小崔庄惨案

1942年,日伪军“讨伐”小崔庄村,抓走30多人,押至罗屯,后日军11人杀害于大杨官营村。

26、新军营惨案

1943年,日伪军“讨伐”新军营村杀害该村5人。

27、七家岭惨案

1943年3月,日伪军“讨伐”七家岭村,杀死8人。

28、仓库营惨案

1943年4月,日伪军讨伐仓库营村,抓住张树春父亲、刘凤林母亲、张井田母亲在本村杀害,后又抓住5人,被带到王官营村杀害。此次惨案,该村有8人被杀。

29、蚕姑庙惨案

1943年,日军到蚕姑庙村“讨伐”,将6人杀害。

30、张官营惨案

1944年,日伪军到张官营“讨伐”杀害6人。




 1 
冀ICP备15024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