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田散水头惨案

  来源:唐山党史网  时间:2018-3-12  浏览次数:50963

1941年7月8日至11月8日,散水头村连续3次遭驻玉田日军的血洗,24名群众惨遭杀害。

1941年7月8日拂晓前,约60名日军,在特务的导引之下,突然包围了散水头村,把村里200多名群众赶进村东的大庙里,在周围墙上架起机枪,在群众面前摆上凉水和铡刀,使大庙变成了杀人场。

当日军翻译追问村里有无八路军而群众沉默不语时,郭文华的妻子被特务拽出人群,当时她正怀孕在身,日军通过翻译向她发问,问她村里有无“八路”,谁给“八路”办事。她不说话,日军便兽性大发,把她绑在梯子上灌凉水,然后连人带梯子一直插进庙外的小河里。她4岁的小女儿跟在她身旁哭叫,日军便一把抓起孩子的小腿,残忍地把孩子的头也插进河里。事后郭文华的妻子患重病而未丧生,其女儿弱小的生命则葬送在日军的魔掌之中。

后来日军又从人群中拉出张雨等3名群众,刚欲审讯与杀害时,突然开来两辆汽车,日军、特务登车出村。原来去大韩庄的一股日军被游击队伏击,他们不得不去增援,张雨等人才幸免于难。

8月5日,近120名日伪军又于拂晓前包围了散水头村,把未来得及逃走的100余名群众,又一次赶到村东的大庙里。日军围庄时抓住张悦、王世臣、张士宇和王林,先是几次把张悦踢到石桥下,用石块砸他的头借以取乐,直至把张悦的头砸烂为止,然后用枪托把王世臣打倒,用刺刀割他的后脚跟,叫他把枪交出来。王世臣破口大骂,日伪军使用刺刀朝他的前胸后背乱扎,使王世臣被扎得千疮百孔而惨死在日军的屠刀下。最后日军又把张士宇、王林打得半死,与张悦、王世臣的尸体放在一起活埋。被日军残害的农村妇女杀死张悦等4人之后,日伪军又杀气腾腾地闯进庙门,以“有枪不交”、“有八路不报”为借口,杀害了杨秀琨、王盛德等8名群众,然后把尸体垛在一起。当日军发现王盛德还在抽搐时,便又在尸体上用洋刀与刺刀乱砍乱扎,借以发泄兽性。顿时,大庙之内,血肉横飞,肝脑涂地。

日伪军撤离之前,把女人放出大庙,把男人圈进大殿,封死门窗,燃放“毒瓦斯”,想把人们薰死。李元顺拼命拽开大殿后门钻了出去,被正撤走的日军开枪打死。但因殿门被拽开,毒气外泄,殿里人才未被薰死。这次日军围庄,整整杀害了散水头村群众13人。11月8日,150多日伪军第三次到散水头村血洗。把村里120多名群众赶到村南的空场里,并在场边的一眼废井中燃起熊熊大火,张牙舞爪地逼问八路军在什么地方,八路军的枪藏在哪里。从人群中拉出9名群众,逼他们跪在火井边接受审问。日伪军逼问郭坤,郭坤不说,日军凶相毕露,一刀将郭坤砍得身首异处,将人头与身躯踢进火井里。然后又用枪用刀将其余7名群众杀害,并将尸体踢进火井里焚烧。王宝树虽然当时未被杀害,但因惊吓、烟薰、火烤,回家后便身亡。张长祥、张长福被拉出人群推进火井后,诈称有枪,趁回村找枪之机逃跑,虽然浑身烧伤,但是幸免身亡。

在张家两兄弟进村“找枪”后,日军又逼郭全“找枪”,郭全不从,日军便把他装进麻袋投进河里,并用大杈将郭全扎死。

日伪军从散水头村撤出时,把10多名群众带走。张金、芦井芳被带到丰润县沙流河镇后便被杀害,张文奎至今杳无音讯,其余的人后经保释回村。散水头村3次遭日伪军血洗以后,群众并未被侵略者的穷凶极恶所吓倒,他们仍积极投身于伟大的抗日救国斗争,为八路军筹集粮款,缝制军鞋,争当抗日模范,很多青壮年参军入伍,奔向杀敌战场,以报血海深仇,以求民族解放。



 1 
冀ICP备15024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