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玉遵与丰玉宁联合县的建立

  来源:唐山党史网  时间:2020-2-18  浏览次数:15196

联合县是抗日战争期间产生的县一级特殊政权形式,是在抗日根据地基础上建立起来的抗日民主政权。丰玉遵联合县建于1940年3月;丰玉宁联合县建于1941年10月,1946年2月以后,丰润、玉田、遵化、宁河恢复原县建制,丰玉遵与丰玉宁联合县撤销。

抗日战争全面爆发以后,到1938年8月,经过两年艰苦曲折的斗争,冀东抗日根据地不断扩大,抗日武装和党政人员迅速增加,为了更加有力地组织与领导根据地人民的抗日斗争,保证抗日部队与地方党政人员的供给,合理地解决群众的负担,建立统一的抗日政权机构已属十分必要,并成为人民群众的普遍要求。因此,冀热察区党委冀东区党分委,在遵化舍身台召开会议,根据冀东抗日形势的发展,确定建立抗日政府,并确定分委成员丁振军负责筹建政权工作。1940年1月1日,冀东区党分委在遵化阁老湾召开会议,决定开辟抗日根据地新区,建设抗日政权。此时,以盘山为中心的冀东西部抗日根据地、以鲁家峪为中心的冀东东部抗日根据地已相继建立。1月底,冀东抗日政权的领导机关晋察冀边区冀东办事处建立,负责建立并领导县级政权工作。

2月,以冀东中部抗日根据地为基础,建立了遵化县政府和丰玉遵联合办事处,胡光任办事处主任。此前,丰玉遵联合县工作委员会已经建立,徐志任工委书记,路拓任副书记。

3月6日,中共中央发出《抗日根据地的政权问题》,指出:我党在华北、华中等地建立的抗日民主政权,是统一战线性质的政权,推动了抗日政权所辖地域内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工作的深入发展,为抗日民主人士参加各级抗日政权工作作出明确指示。不久,丰玉遵联合办事处改建为丰玉遵联合县政府,丰玉遵联合县工作委员会改建为丰玉遵联合县委,丰玉遵联合县正式成立。胡光任县长,徐志任县委书记,路拓任县委副书记。

丰玉遵联合县成立之初下辖三个区,200多个自然村。区设区政府和区委会,村除中心村有党支部外,一般村均实行办事员制度,由党组织任命一名办事员,负责村内抗日工作。5月,丰玉遵联合县特务大队成立,田心任大队长。县特务大队为县属抗日武装。因特务大队队员均为英俊青年,故八路军第十三支队司令员李运昌授名“青英部队”。9月,丰玉遵联合县“妇女救国会筹备会”成立,负责人范维存。一年后“妇女救国会”正式成立。

丰玉遵联合县的建立,对推动所辖地域内的抗日斗争的胜利发展发挥了极为重要的作用。

1940年春,为了保证抗日军政人员的供给与合理地解决群众的负担,联合县政府实行了按土地数量分等的四级摊派制度,为了清查地主富农逃避负担、隐瞒土地,发动群众开展了查“黑地”运动。同年秋,联合县政府在四级摊派的基础上,又做了进一步改进,颁布十二级合理负担条例,按条例征集抗日粮款。同时,初步建立起县财政制度。

妇女救国会筹备会建立以后,在抗日根据地妇女中掀起学文化运动,自编识字课本,宣传抗日救国,宣传婚姻自主与妇女解放,发动妇女做军鞋军袜,不仅使妇女学到文化,挣脱了封建枷锁,而且使很多青年妇女走出家门,参加革命队伍,使根据地广大妇女成为抗日战争中的一股重要的力量。 

同年冬,日本侵略者利用“新民会”搞“青年训练”,强迫青年到敌据点“受训”,奴化青年。为粉碎敌人这一阴谋,联合县政府开展了反“青训”运动,并在各村建立青年报国会,随后又成立青年武装报国队,除奸防特、破坏交通与敌人的电话线,并经常配合八路军、地方抗日武装打游击、骚扰与消灭敌人。武装报国队后来发展为民兵,不仅为扩大与补充八路军、地方武装提供了雄厚的基础,而且本身就成为全民抗战中的一支强大的人民武装力量,在整个抗日战争中建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

同年12月,冀东区党分委,在蓟县盘山召开重要会议。会上全面总结了两年多的抗日工作,讨论了根据地的建设问题,做出了政权建设、群众工作、武装建设、财政供给和合理负担等有关决议。并决定:统一县、区和村政权组织;统一政权干部的待遇;建立财经制度、会议制度,制定暂行合理负担条例、惩治汉奸条例和优待抗属条例。

盘山会议后,丰玉遵联合县政权日趋完善,原为敌我双重服务的乡村“两面政权”,迅速向单一的抗日民主政权过渡,在游击区与新开辟的地区内,虽然仍为“两面政权”,但多真心向我,假心向敌。各村的办事员普遍成为基层政权中的抗日骨干。群众抗日组织也迅速发展,青年报国队、妇女救国会、儿童团等群众组织相继在各区各村建立。这些群众抗日组织与地方党政干部密切配合,负责抓特务、打土匪,改造“二流子”,开展拥军拥属活动,组织生产与灾荒自救,使整个抗日根据地的抗日斗争搞得十分红火。

随着各级抗日政权的建立与巩固,使丰玉遵联合县的全民抗战运动蓬勃发展,它不仅为抗日军政人员的生存与发展奠定了牢靠的基础,而且给日伪以多方的强有力的打击。

1941年初,日本侵略者有计划地摧残冀东抗日根据地。1月25日,日伪军在丰润潘家峪制造了骇人听闻的惨案,屠杀无辜群众1301人。2月14日,日伪军包围遵化鲁家峪,烧毁房屋1900多间,烧死烧伤群众15人。3月,日本侵略者推行所谓“第一次治安强化运动”;7月,推行“第二次治安强化运动”,强化法西斯统治,出动大批日伪军队在冀东抗日根据地“扫荡”,妄图摧垮抗日政权,摧毁抗日武装。

为了给侵略者以强有力的反击,8月1日,冀东区党分委在丰润大张屯召开会议,总结夏季反“扫荡”的经验教训,研究巩固与扩大根据地问题,做出了改革乡村政权的决定。除新开辟的地区以外,在有抗日基础的村庄建立村政委员会(或称村政会议),实行代表制,扩大抗日统一战线,以办事员为主,吸收群众团体代表和社会上层人物(开明地主绅士)参加村政委员会。村政委员会一般由民政、财政、教育、调解、敌工等五名委员组成,故村政委员会群众通称“五委会”。

8月下旬至9月中旬,为粉碎敌人的“治安强化运动”,冀东八路军主力部队出击敌伪,作战二十余次,攻克一大批敌伪据点,歼灭日伪军300余人,在玉田、丰润间沙流河附近一次伏击战,就毙俘伪警备队300余人。9月,冀东军分区所属十二团、十三团两个营以及地方党政干部3000余人分路越过长城,把锦热路以南广大深山区开辟为抗日游击区。

10月,丰玉遵联合县地域扩大,全县已发展到九个区,辖遵化南部、丰润西部和玉田东部广大地区,并迅速向唐山以南及宁河县境内扩展。为了便于组织领导,根据冀东区党分委的指示,把丰玉遵联合县划分为丰玉遵与丰玉宁两个联合县。丰玉遵联合县县长王常明,县委书记伍仁,妇女救国会主任延生。全县辖682个自然村。丰玉宁联合县县长胡光,县委书记石光,青年报国会主任佟宇光。全县辖十个区,除原属丰玉遵联合县的八、九两个区是老区外,其余的均属新开辟的地区。

此时青英部队变成丰玉宁联合县大队,队长仍田心。丰玉遵联合县暂无县大队,其武装保卫任务,由活动在丰玉遵联合县的冀东军分区所属十二团三营和军分区侦察连兼任。

10月下旬,因太平洋战区形势紧张,日本侵略军二十七师团调离冀东,伪治安军代之维持其殖民统治,并于11月初开始“第三次治安强化运动”,修公路、筑碉堡,“清剿”抗日武装及地方抗日干部。同时,与地方反动势力相勾结,宣传“曲线救国”欺骗群众,破坏抗日组织。

面对伪治安军的进攻,冀东区党分委在热河省王厂沟召开会议,决定部队返回关里,开展打治安军战役。丰玉遵与丰玉宁联合县县委、县政府,立即动员地方武装与广大群众,密切配合八路军主力部队,对伪治安军发起声势浩大的进攻,给伪治安军以歼灭性的打击。11月15日,冀东军分区十二团、十三团在遵化四十里铺设伏,歼灭伪治安军400余人。1942年1月,十三团在地方武装的配合下,在遵化刘备寨、梁子河先后歼灭伪治安军两个营,在玉田、蓟县、遵化交界处的果河沿全歼伪治安军一个团;十二团在遵化西旧寨歼灭伪治安军一个营;青英部队在遵化出头岭设伏,击溃伪治安军一个团,俘伪军官兵170余人。

1942年3月以后,日本侵略者为“确保冀东治安”,开始“第四次治安强化运动”,推行灭绝人性的杀光、抢光、烧光的“三光政策”,对抗日武装和地方党政干部“分片清剿”,妄图一举摧毁冀东抗日根据地。为避开敌人锋芒,八路军抗日主力部队转移到热河省山区抗日根据地。

由于敌人的疯狂摧残,丰玉遵与丰玉宁联合县均遭严重损失。4月3日,冀东军分区政治部主任率警卫班、二营四连和政治部工作人员,在遵化铁厂附近的甲山遭日伪军3000余人围凌,刘诚光等200余同志壮烈牺牲。从16日起,日伪军围攻、搜捕鲁家峪根据地半月之久,抗日干部、伤员和群众220多人惨遭杀害。24日,丰玉宁联合县县委书记石光,报国会主任佟宇光,在丰润常魏庄子被围困后誓不投敌,以身殉国。在最严酷的日子里,丰玉宁联合县十个区的党政军干部由300余人减少到30余人,除部分变节投敌以外,其余大部分为抗日献出了生命。

6月上旬,日军第二十七师团南调,“扫荡”结束。冀东区党分委在热河王厂沟召开复仇动员大会,决定发动复仇战役。十三团两个营、青英部队配合地方游击队恢复丰玉遵联合县被蚕食地区,嗣后,十二团两个营与十三团两个营会合,与青英部队一道恢复丰玉宁联合县被蚕食地区。到7月底,除玉田部分地区外,丰玉遵与丰玉宁联合县被敌蚕食地区全部恢复。为巩固老区与开辟新区,联合县组成武装工作队,摧毁敌伪组织,粉碎保甲制度,铲除效忠于敌的大乡长与其他汉奸特务。焦若愚、田心等组成的武装工作队,很快在丰润、宁河境内开辟了100余个村庄,使丰玉宁联合县越过北宁路向沿海扩展。

9月,根据晋察冀分局的指示,冀热察区党委撤销,冀东区党分委改第十三地委,冀东军分区改第十三军分区。

9月中旬,敌人开始“第五次治安强化运动”,日军二十七师团回到冀东,纠集4.6万余兵力包围冀东根据地,并挖八道“治安沟”,沿沟筑堡,设封锁线,对冀东根据地细碎分割,集中兵力“梳篦清剿”。同时展开政治攻势,强化保甲制度,通过伪新民会、反共协会、反共自卫团等敌伪组织,威胁抗日党政干部投敌“自首”。

“第五次治安强化运动”把日本侵略者的法西斯统治推上顶峰。冀东抗日斗争进入最残酷、最艰难阶段。抗日主力部队和大部分地方党政干部暂时撤离冀东。丰玉遵与丰玉宁联合县只留下少数干部坚持地方抗日工作。他们白天蹲山洞、下地洞,夜晚出来活动,组织与发动群众反挖沟和反“清乡”,秘密开展抗日活动。丰玉遵联合县敌我斗争十分尖锐,坚持地方工作的抗日干部,在冰天雪地里经常几天几夜吃不上饭,随时都有被捕牺牲的危险,然而这些并未使他们动榣,抗日斗争一直没有中断。丰玉宁低洼地区与水区敌我斗争比较有断有续,坚持工作的县委、县政府提出“区不离区、村不离村”的对敌斗争口号,在地方游击队的配合下,巧妙地与敌伪周旋,伏击日伪,清除汉奸,扩大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因此,即使在被敌蚕食的地区,也一直保存了抗日的“两面政权”。

1943年1月5日,十三地委举行会议,讨论了冀东的形势,总结了反“第五次治安强化运动”的经验教训,确定了1943年的基本任务:动员一切力量,恢复被蚕食的基本区结合巩固山区和开辟新区。

2月,丰玉遵联合县与丰玉宁联合县合并为丰玉遵宁联合县。胡光任县长,伍仁任县委书记。青英部队按地区统一编排,编为四区队,队长田心,政委由伍仁兼任。丰玉遵宁联合县建立后,主要是围绕恢复被敌蚕食的地区开展抗日斗争。

6月,利用青纱帐起的有利条件,恢复基本区战役开始。抗日主力部队与地区各区队分东、中、西三路突破敌伪长城封锁线,进入冀东根据地作战。十一团和四区队活跃在丰玉遵宁地区。从6月到8月,先后攻克玉田窝洛沽、石臼窝、亮甲店、前家沟、珠树坞敌伪据点多处,全歼宁河丰台镇守敌, 拿下遵化义王庄敌碉堡,直逼唐山市近郊。

7月,冀东根据地扩大,根据对敌斗争的需要,实行一元化领导,第十三地委改为冀热边特委,下辖五个地委,领导各联合县。

8月中旬,遵化南部与玉田大部遭敌蚕食地区恢复,丰玉遵宁联合县又分为丰玉遵与丰玉宁两个联合县。丰玉遵联合县县长高洪,县委书记冀华。因四区队已编为独立四区队,丰玉遵联合县成立了县支队,支队长李兴。同时成立县抗日联合会,龙云任主任。全县辖九个区,区委、区政府除区委书记和区长外,一般都增设了助理员,分工负责各项工作。村政权除少数地区仍保留“两面政权”外,一般均建立抗日的村政委员会。群众组织,如青年报国队、妇女救国会、儿童团、老头班也在各村普遍建立起来。丰玉宁联合县县长任永合,县委书记张士英。成立了县大队,张洪武任县大队长,鲁夫任抗日联合会主任。全县辖七个区和一个路南工作团,白云生任工作团团长。区、村政权与丰玉遵联合县基本相同。

丰玉遵与丰玉宁联合县分建后,丰玉遵宁地区的抗日斗争迅速出现高潮。除军民配合消灭敌伪军外,县委、县政府广泛动员游击队和抗日群众,破坏交通,切割电线,反特除奸,发动政治攻势,瓦解敌伪,大力开展敌工工作,争取伪军向抗日政府投诚。在强大的军事与政治攻势下,各处伪军纷纷“反正”。仅10月份,就有丰润胡各庄伪警备队大队长杨正春、菜园村伪治安军排长唐志全率队起义,参加抗日队伍。

在这一时期,丰玉遵与丰玉宁联合县的教育事业,在抗日斗争的推动下也得到迅速发展。大部分乡村小学得到恢复,新建了一批小学,抗日政府自编教材,取代日本侵略者的奴化教材。区成立“识字班”,村成立“夜校”。同年冬天又开展了“冬学”运动,学习文化知识、讲述抗日救国故事,教唱抗日歌曲。不仅使贫苦群众提高了文化水平,提高了思想觉悟,而且造就了一大批干部,很多青年特别是妇女在接受抗日教育后加入了革命队伍,投身于抗日斗争。

1943年入冬以后,由于太平洋战争失利,受到冀东根据地军民沉重打击的日本侵略者改变了在冀东的战略战术,收缩军事进攻的范围与规模,合并据点,集中兵力,实行“重点扫荡”“突然袭击”。年底,又从天津调来大批战役宪兵,在唐山、丰润、玉田一带袭击抗日武装,捕杀抗日干部,大肆进行特务活动,通过敌伪组织“新民会”“复兴会”,以及反动会道门“大佛教”“一贯道”等,制造混乱,造谣惑众,瓦解抗日组织,动摇抗日决心。

1944年春,丰玉遵联合县与丰玉宁联合县在武装打击日伪的同时,发动群众开展除奸反特与反对反动会道门的斗争,认真贯彻冀热边特委的反特政策,“首恶必办,争取胁从”,严惩了一批效命于敌、罪恶多端的汉奸特务和反动会道门首恶分子,给战役宪兵和特务活动以迎头痛击。

3月,丰玉遵、丰玉宁联合县境内党政军民掀起“大生产运动”,发动群众纺线织布,把破坏的交通辟为农田,武装保种保收,不但保证了军需民食,而且为战略反攻奠定了物质基础。

4月,冀热边特委发布《关于巩固冀东基本区的决定》,联合县地方武装神出鬼没地打击敌人、瓦解伪军,清除敌伪投降派在群众中的影响。

7月初,日本侵略者为在冀东作垂死挣扎,把冀东划为“特别行政区”,妄图使冀东“伪满化”,集结敌伪军做秋季大“扫荡”准备。

8月,冀热边特委做出关于秋季反“扫荡”的部署,要求全区军民做好思想准备与物质准备。

9月初,特委做出《关于减租运动决定》,丰玉遵、丰玉宁联合县普遍建立“农会”,开展减租减息与雇工的增资,改善了群众的生活,进一步激发了群众的抗日热情,使联合县各级抗日政权更受群众拥护。

当月,日伪结集3万余兵力开始秋季大“扫荡”,采用“长途奔袭”“分进合击”战术,有重点地分区“扫荡”根据地基本区。丰玉遵与丰玉宁军民迅速投入反“扫荡”斗争,拔除敌伪据点,开展地雷战,切断敌伪交通与电话线,散发与张贴动员伪军投降的传单标语,向敌伪据点喊话、打冷枪,迫使敌伪向各县城和大镇据点收缩。

10月,晋察冀分局、军区决定冀热边特委改为冀热辽区党委,扩建冀热辽军区。

1945年1月,冀热辽区党委和军区司令部机关建立。区党委做出《关于目前对敌斗争的决定》,决定保卫基本区,恢复蚕食区,开辟新解放区,开展游击战争与爆炸运动。同时发布《关于拥政爱民与拥军优抗指示》,进一步密切军政、军民间的“鱼水关系”,调动群众参军抗日的积极性。

2月,冀热辽区党委发布“整风”指示,丰玉遵与丰玉宁联合县党政军干部开展了整风运动,提高了思想觉悟与领导水平,为夺取抗日战争的全面胜利奠定了思想基础。

7月,冀热辽区党委发布《对一年来人民武装工作的检讨与今后人民武装建设的决定》,根据地掀起群众参军热潮。丰玉遵与丰玉宁联合县大批青壮年参军入伍。冀东抗日部队迅速扩充到2.5万余人,建成十个团;地方游击队发展到27万多人,为冀东抗日的最后胜利积蓄了足够的武装力量。

8月,苏联百万红军进入我国东北对日作战。毛泽东发表《对日寇的最后一战》,朱德发布延安总部大反攻命令。14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然而龟缩在冀东的日军等待国民党军队接收,拒绝向八路军投降。冀热辽区党委坚决贯彻延安总部命令,发动对日军的最后攻击。丰玉遵与丰玉宁联合县党政军民,对顽敌展开了全面进攻。从8月23日到11月底,宁河县城、玉田县城、丰润县城、遵化县城先后解放。

抗日战争胜利后,冀东各联合县全部撤销,丰玉遵联合县与丰玉宁联合县便完成了其历史使命。



 1 
冀ICP备15024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