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人风范光照唐山 ——纪念周恩来同志诞辰120周年

  来源:唐山党史网  时间:2018-3-2  浏览次数:1050

伟 人 风 范 光 照 唐 山

——纪念周恩来同志诞辰120周年


唐山是周恩来同志十分关心的地方,他生前曾经6次踏上这片土地,与唐山人民建立了深厚的感情。伟人已去,风范长存。

                     作 客 开 平 镇

1917年春节前夕,唐山近郊的开平镇耿家营常家来了一位南方籍的年轻人,他英俊潇洒,谈吐大方,吸引了四邻八家的人们都来探视。此人便是学生时期的周恩来。

原来,当地学子常策欧和家在南方的周恩来都是天津南开学校的学生。19138月,周恩来和常策欧经过外语、国文、算学的严格考试,同时步入南开殿堂,且同分在乙三班(后改为丁二班),自愿同住一个宿舍,很快成为“以同学为兄弟”的同窗挚友。在学习上,周恩来和常策欧听习兼顾,晨夕少息,多次获得班里国文、捷算、习字课程的优胜者称号。

1917年寒假前,常策欧热情邀请周恩来到唐山作客。周恩来对唐山心仪已久,他在少年旅居沈阳时曾路过唐山,也在一些报刊书籍上读过唐山,对其煤矿、工厂、铁道具有一些的印象,对其社会情况也有一些了解,遂愉快地答应常策欧的邀请,偕伴到开平过年,同时做一番社会考察。

这年农历腊月二十六,他俩从天津乘火车兴致勃勃地奔向唐山。途中,常策欧深情地向周恩来介绍起冀东的兴衰荣辱、风土人情。下午4时许,火车到达唐山。在常策欧家人的接应下,周恩来来到开平镇常家。晚上,周恩来和常策欧同住常宅后院的小楼上,他们谈学习、谈社会、谈理想、谈未来,度过了一个个不眠的夜晚。白天,常家的邻居、亲友都来看望周恩来,异口同声的夸奖这位南方的学生有“福”相。周恩来素来勤快、干净,经常帮助常母干些杂活,和周围人们唠些家常,他们相处的像一家人,非常亲密。

大年初一,常家附近的街上张灯结彩、人头攒动。周恩来和常策欧发现人群中一位满身油污、疲惫不堪的工人在寻觅什么,遂前去攀谈。工人告诉他们:本人姓陈,是附近马家沟煤矿的机械匠,趁放假时加班做年工检修机器,每班干12小时,挣35分钱,现刚下班,准备买点东西回家。周恩来点点头把工人的话记在心里,并拱手向陈师傅拜年。正月初三,他在常家遇到了串亲的母女二人,见小女孩步履蹒跚,行动困难,心里顿生疑问。常策欧解释说:“这小孩可能缠足了。周恩来鼓起勇气指着孩子的脚说:“是天足好还是缠足好啊?现在是民国了,应该解放孩子的脚啊!”常策欧也接着话题讲了许多缠足的弊病。孩子的母亲终于接受他们的意见,回去后放了孩子的脚。后来,这件事情一时成为开平镇上的佳话。

正月初十是开平大集,常策欧等人陪同周恩来到了集上。在锣鼓声中,他们饶有兴致的看了高跷、秧歌表演,品尝了蜂蜜麻糖、棋子烧饼等地方小吃。在观音阁旁,周恩来径直走近一家粮店了解行情,当他得知每斗玉米72分时,反复向同伴们说:“煤矿的技术工人一天才挣5升玉米,他们的生活太苦了。”接着,他又饶有兴趣的参观了城里的古建筑,每当看到残破的城垣、失修的楼阁时,他都忧心忡忡的感叹道:“这座古老的城池多象我们的国家啊!”常策欧本想带周恩来到唐山街上转转,但此时开滦煤矿、京奉路唐山制造厂的把头们正在镇压工人的“反包工制”斗争,并着手向俄国输送华工,社会十分混乱。为防不测,在常母的极力劝阻下,他们未能到市面上作进一步的考察。正月十二早晨,在常母、姐姐的护送下,他们先乘马车到唐山,而后准备换乘火车返回天津。月台上,常母不停的念叨,“恩来,再来啊。” “伯母、姐姐,我一定再来唐山,一定再来看你们,”周恩来边挥手边大声回答。随着汽笛长鸣,两位学子又踏上了征程。

这次开平之行,周恩来收获颇多。回到天津不久,他写出了许多感怀文章。后来,周恩来和常策欧分别远赴日、欧留学。临行前,周恩来写下了抒发救国抱负的著名诗篇:“大江歌罢掉头东,遂密群科济世雄,面壁十年图破壁,难酬倒海亦英雄。”

周恩来这次来唐山虽然处于学生时代,但他那优良品德,卓越才思,爱国激情给人们留下了深深的印象。后来,周恩来成为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常策欧献身于教育科技事业。无数个寒来署往,周恩来和常策欧以及两家的友谊与日俱增、弥足深厚。特别是建国以后,周恩来在百忙之中经常亲自或派人去探望病中的常策欧,鼓励他战胜病魔,为国家的教育多做贡献。对此,常家只是把对周恩来的敬慕和思念埋在心里,从不炫耀。1976年周恩来逝世,常家陷入深深的悲痛中。1986年、1991年,常家将经心保存了多年的周恩来的12幅照片和2张名信片捐赠给了天津周恩来、邓颖超纪念馆,受到了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和表彰。

               莅       

唐山启新水泥厂始建于1889年。十九世纪初叶,启新的“马牌”水泥一度独霸中国市场,并在美、英、法、意等国际赛会上多次获奖,饮誉海外。但是,随着外国列强的欺压和日本侵略者的掠夺,解放前夕,该厂已是危机四伏,难以为继。新中国成立后,启新水泥厂迎来了新的曙光。1954422日,毛泽东亲自来这里视察,鼓励启新厂进行公私合营,为社会主义建设立功。 就在这座著名老厂步入新的历史阶段的关键时刻,启新人又迎来了一个不同寻常的日子。1955921日下午,周恩来总理风尘仆仆来到启新水泥厂视察。

这天下午,唐山火车站营业如旧,所不同的是月台上增加了一些翘首待望的人员。330分,在热烈的掌声中,周恩来总理和邓颖超大姐健步走下火车。他们和蔼可亲的和前来迎接的同志们一一握手,互致问候,周总理诙谐的说:“颖超同志去唐山妇联,我去启新工厂,咱们兵分两路,各自行动吧”。邓颖超同志笑着和大家挥挥手,和有关人员先走了。随后,周总理拉着启新水泥厂党委书记赵光同乘一辆车朝启新厂驶去。

汽车驶进了厂区,周总理没有去办公室,而是径直走向车间。在赵光等同志的陪同下,周总理冒着高温、迎着粉尘,兴致勃勃地查看了6号磨、9号磨、8号窑、制成车间等。每到一处,周总理都主动与工人打招呼,热情地向师父们询问生产、生活、福利情况,详细了解马牌水泥的工艺流程和产品质量等。工人们被总理的言行和精神打动了,厂区内不时响起阵阵笑声、掌声。 走出车间,周总理笑着对赵光说:“老赵啊,你也不给我找个休息地方。” 听到这句话,赵光有些恐慌,心里想:市里说什么也不用准备啊,这下可好,总理亲自张口了。随忐忑不安地说:“总理,也没有准备呀。” 周总理爽朗地笑着说道:“乱弹琴,准备什么,平时你们还没有个休息的地方”。赵光内疚地回答,“有是有,可那是个小会议室。”“那就去小会议室吧!”说完,总理让赵光带路进了一间普通而狭小的会议室。在座谈时,当周总理听说原来启新的工人没有浴池、医院、住宅时,他郑重地说道:“现在是新社会了,一定要解决实际问题,把工人同志视为兄弟,关心他们的生活。”赵光连忙说:“总理,我们现在正建设职工住房,每家三间,带小院的,大家都反映不错。” “好啊,盖了多少,有多少工人住上了工房。” 周总理的问话,让赵光一时语塞了,他确实没有掌握具体情况。周总理发出爽朗的笑声,“你工作忙,有多少人没住进工房可能忘了,没有关系,希望你们多为工人们着想,提高工人们的福利,在现有基础上把职工住房建设好,为他们的工作提供好保障。”

两个半小时过去了,总理看看手表语重心长地对大家说:“我这次看了你们的生产情况,很想再去看一下你们的福利设施、看一下职工住房,可这次没有时间了,下次我要到工人家坐坐。社会主义建设高潮正在兴起,你们可要关心好工人的生活啊。”赵光坚定地表示一定照总理的指示抓好落实,并欢迎总理再来。在大家依依不舍的送别下,周总理的车开走了。

             微 访 百 姓 家

1956年68日上午,唐山机场上空阳光灿烂,马达轰鸣,顷刻间,一架银鹰徐徐降落在跑道上,机舱门打开了,周恩来总理那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大家面前。唐山市的有关领导急忙迎上前去欢迎总理的到来,“这是冀华市长、这是唐山钢厂的戴明予厂长……”,市委书记刘汉生向总理介绍。周总理用力握着大家的手说:“我今天抽空来看看生产第一线的同志们,这次主要到唐山钢厂看一看,掌握一些情况,大家很忙、很辛苦,要尽量少打扰你们的工作啊。”在机场简短交谈后,大家便驱车前往唐山市委的接待处。

6月的唐山,花团锦簇,绿树成阴,特别是在大力进行社会主义改造的新形势下,各项工作热火朝天,大街小巷一片繁忙。 周总理透过车窗,望着这座工业重镇的新气象,心里非常踏实。然而,这样一个底子薄弱的大国如何发展又使他陷入了深思。“总理,接待处到了”,刘汉生为总理打开车门。“哦,唐山的变化很快啊!”周总理仿佛还沉浸在深深的思索中。接待处是一所老房子,周总理下榻的房间很普通,没有任何奢侈用品。趁饭前的时间,周总理把市领导叫到身边详细询问了唐山的社会形势和人民群众的生活情况。

“近中午了,请总理用饭吧!”刘汉生提醒道。“好,你们平时吃什么我就吃什么,可不能特殊啊。” 来到隔壁的餐厅,刘汉生解释道:“总理,您辛苦大半天了,我们加了几个素菜,请用饭吧。” 周总理看了一会儿饭桌说:“现在虽然发展得很快,可国家还很穷,潜在的危机也不小,你们这样做是一种浪费,我以后不敢来了。” 其实这顿饭并没有多少特殊,更没有山珍海味,只有七、八个家常菜,而且大都是素菜。

午饭后不久,周总理即乘车前往唐山钢厂视察。出了接待处大门,警车迅速开过来带路,周总理看到后,指示司机迅速停车,接着非常严肃地对刘汉生说:“告诉他们,不要开道车,怎么这样不相信群众。让警车立即回去,不然我不去了。”在刘汉生亲自指挥下,警车急忙撤出。随后,周总理的汽车躲过熙熙攘攘的人群,悄然到达目的地。

在唐山钢铁厂,周总理察看了炼钢、铸钢、轧钢、机修车间的生产情况,同时指出:“钢铁厂不仅要注意发展速度,尤其要注意扩大产品的品种,满足社会主义建设和人民群众的需要。” 下午3点多,周总理一行由刘汉生、戴明予带路来到了钢铁厂东工房家属区,他们随便敲开了一家大门,迎接的是一位60多岁的老太太。周总理快步握住老人的手说:“你好啊,老人家。” 老人连忙回答“一听就是远道上的客人,快到屋里坐。” 周总理和老太太一并坐在屋里的火炕上,毫无拘束地拉起了家常。谈话间,周总理问起了她对政府的意见,老太太爽朗地说:“人民政府对老百姓可好了,没有工作的人给找工作,没有住处的户给找住处,没有文化的人给补习文化。前几天,就连我这个老太太还参加了妇女节,心里可高兴了。” 紧接着,周总理又问起工厂里和老人家里的情况,然后对老人说:“老人家,国家还不富裕,老百姓的日子也不富裕,这种情况会改变的,我们热火朝天地开展社会主义建设,就是让老百姓尽快过上好日子。您勤俭持家的精神使我很受教育,大家都要向您学习啊。”听到客人在表扬自己,老太太不好意思地笑了。

随后,周总理问戴明予:“市场上猪肉、青菜的价钱是多少啊,”戴明予和陪同的人员都答不上来。“你们这些人只知道抓生产,不知道市场的供应情况,副食的价格高低直接影响着广大职工的生活,对此不了解、不关心是不对的,”周总理很严肃地说。“是的,我们忽视了这项工作,要从思想上重视起来,立即补上这一课,请总理放心!”戴明予诚恳的回答着。

随后,周总理向老太太道别,向工房区的人们挥手,尔后直接奔向机场。登机前,周总理语重心长地讲到,重工业城市优先发展重工业,这个原则是对的,但在发展中不能忽视了人民的当前利益。如果不关心人民的当前利益,要求人民过分的束紧裤带,他们的生活不能改善甚至还降低,他们要购买的物品不能供应,那么,人民群众的积极性就不能很好地发挥,资金也不能积累,即使重工业发展起来也得停下来。刘汉生等同志表示:“一定记住总理的教诲,在抓好生产的同时,下力量抓好人民群众的生活保障,最达限度地发挥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

周总理走了以后,老太太才知道刚才来家中的是周恩来总理。日后,她激动地逢人便说:“周总理待人那么亲切、随和,就像我们的亲兄弟一样,我做梦也忘不了他啊。”

             置         

在唐山市东半部,有一片高炉耸立、机器轰鸣的厂区,它就是远近闻名的唐山钢铁公司。1958年,中央给唐钢下达了60万吨的生产任务,为此,全厂上下昼夜奋战,掀起了一个又一个的生产高潮。

这年91日,周总理同刘少奇委员长冒雨一起来到唐山做一线调研。他们认真听取了市领导和钢铁厂领导的汇报,就钢铁生产、工人生活、基本建设等与大家进行了广泛探讨,对正在建设中的第二炼钢车间给予了充分肯定,对遇到的困难提出了解决的方法。汇报会气氛热烈,大家政治上、工作上均收到了莫大的教益。

   走进唐山钢铁厂第一炼钢车间,周总理特别指出:“这个厂劳动条件有限,烟气很大,温度太高,一定要注意改善工人的劳动条件,保证工人的身体健康。食堂要尽量靠近车间,方便些才好。”陪同的人员一一记下了周总理的指示。

视察完炼钢车间后,两位领袖又来到轧钢车间。周总理和蔼地询问了轧钢的具体情况。当听说这里的各项技术指标均居全国之首时,周总理笑容满面地和工人一一握手。随后,他们又来到正在施工的氧气站。周总理问身旁的陪同人员,“氧气是从那里进口的?”当听到氧气是从民主德国进口,还有专家帮助安装的消息后,周总理深情地说:“你们要好好向他们学习,我国的技术比较落后,要利用这个机会,把技术学到手。”大家纷纷表示一定要通过这次改建、扩建使生产能力和技术水平来一个大幅度提高。

后来,雨下得渐渐大了起来,周总理、刘委员长手执雨伞走到了炼铁厂。工人们见状,急忙排列在高炉前热烈鼓掌。周总理双手高举不断地向大家致意。炼铁老工人刘文斗刚刚放完渣,脸被高温烤得通红,他看到周总理向他走来,急忙摘下手套用衣服擦手,周总理一把握住了他那沾满灰的手说:“老师傅,你辛苦了。这里的年轻人多不多,进步快不块?他们都是你的徒弟,要好好培养他们啊”!刘文斗激动地回答:“我记住总理的话了,一定搞好传帮带,让青年人尽快成长起来。”周总理、刘委员长在现场详细察看了炼铁的情况,并且在炉台前对唐钢的生产情况作出了一系列重要指示。中午12点,他们走下炉台,在一片掌声和道别声中离开了唐钢。

            驱 步 煤 井 下

1958年91日下午,在开滦唐家庄矿煤井旁,几辆卧车嘎然而止,在开滦矿务局领导的迎接下,周恩来总理和刘少奇委员长下车前来视察我国第一个水利化采煤矿井。

流洗槽的车间里机声隆隆,工人王增春正在聚精会神地巡视运转着的机器。当他抬起头时,只见一群人正朝这里走来,“是周总理,不会吧?”他使劲揉了揉眼睛,发现走在最前面的真是我们敬爱的周总理,他下意识地搓着两只手,一时竟不知如何是好。这时,周总理已微笑着径直走到他的面前,向他伸出了手。此时的王增春已来不及找棉丝擦擦手,索性往工作服上使劲一蹭,激动地伸出了双手,总理紧紧地握住了这双满带油污的普通工人的手。王增春憨笑着直楞楞地望着总理那慈祥的面容,一股暖流传遍全身。从煤泥沉淀池到皮带运输机旁,一列已经装好的煤车正待启运,从车皮缝隙中渗出来的水滴滴嗒嗒地溅落在地上,细心的周总理一脸关注的神色:“煤车和沉淀池冬天要冻吧?”“是的,大家正在研究,这是个现实问题。”唐家庄矿矿长李书乐回答。周总理略微停了一下,既像征询又像决定似的嘱咐:“给它盖个房子怎么样,这样可以防止结冰,提高工作效率啊。”

     参观井口归来,两位领袖在矿办公室稍事休息后,便忙着更衣到井下视察。他们穿上矿工服,戴上安全帽,蹬上长筒胶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俨然成了两位老矿工。下午3时半,两位领袖乘罐笼来到井下,而后换乘载人矿车。在车厢里,他们与开滦的领导挤在一起热情攀谈,详细询问矿工的生产情况,并不时用灯向车外探照着。   

到了石门口,少奇和总理先后走下矿车,径直向工作面奔去。巷道凹凸不平,坡度很陡,空气湿度也大,走起路来十分费力。遇到巷道较矮处,需要猫腰穿过,两位领袖精力十分充沛,步幅跨得很大,一边走一边不住地询问着情况。水力采煤工作面上,水枪喧啸,煤流倾泻,水枪司机杨广顺正在聚精会神地采煤。突然几束灯光照进了工作面,杨广顺扭头一看:“啊,这不是像片上的周总理吗?”他的思路还未收回,两位领袖已经伸出手来,紧紧握住了这双粗沾满了水和煤泥的手,杨广顺的眼中充满了激动的泪花。水枪喷出的高压水柱直冲煤壁,煤壁被一层层切割下来,发出哗哗巨响,领袖们看得出神,大声说:“水的力量真大呀。”水枪停下来了,周总理屈身向前扳动水枪,像水枪司机那样转了几下,朝着杨广顺问:“掌面上煤层有多厚?每天产量多少?开采时用不用爆破?水枪压力有多大?杨广顺一一作了回答,并兴奋地报告说:“水力采煤的好处多了,产量高、成本低、又安全,真是多快好省,是国际上先进的采煤技术。”两位领袖听到这里,互相点头微笑。

    两位敬爱的领袖从井下上来,已是晚7时多,太阳已向西边渐渐沉下去。然而,听到周总理和刘少奇来矿视察的消息后,下班的矿们都没有走,有1000多人排在路边,等候着领袖的到来。两位领袖健步走出井口,向欢迎的人群招手致意。大家的掌声、欢呼声震荡着百里煤海。两位领袖视察开滦的消息象春风一样吹遍了百里矿区,人们奔走相告,消息传到哪里,哪里便是一阵不尽的喜悦与激情。“用实际行动报答党中央对开滦矿工的关怀!”已成全局职工的自觉行动。92日,矿矿创高产,组组打高效,全局产煤39412吨,创出历史最高纪录。

                                    情 注 “ 穷 棒 子 ”

“咱社好比不老松,一年四季绿葱葱,人人都把社来爱,树大根深不怕风”。这支脍炙人口的诗歌,描写的就是唐山市原遵化县西铺村“穷棒子社”的精神风貌。时光转到1966429日,这天中午时分,西铺村人迎来了有史以来的最尊贵的客人——周恩来总理和欧洲外宾。

周总理一行首先来到了记述“穷棒子”今夕的西铺村村史馆。在这里,全国人大代表、村党支部书记王国藩面对实物和照片资料介绍了“三条驴腿办社”的详细情况。周总理认真听着、看着,当介绍到老贫农王生的事迹时,他紧紧拉着王生的胳膊对外宾说:“王生在旧社会讨了24年饭啊!”有位外宾讲:“如果不是新社会还得要饭。” 王生的声音颤抖了:“没有共产党、毛主席,我活不到现在。” 周总理听着不住地点头走。

按着市、县领导的想法,这天的午饭尽量安排好一些。可谁也说服不了周总理,他要求必须和当地群众一起就餐。中午1点多了,周总理和外宾来到大队部,与“穷棒子社”的代表们共进午餐。“快把王生、王荣等老同志们请来!”他招呼着。待老农们就座,周总理才拿起玉米面饼子,就着豆腐脑津津有味地吃起来,吃完第一块又拿起一块,并把一些面食夹给王生,劝大家多吃些。席间,宾主谈笑不断,周总理对午饭的安排很满意。“到要饭出身的王生家里看看去吧!”刚放下碗筷,周总理又考虑工作了。听罢周总理的话,坐在旁边的王生撒腿就往家里跑。“快收拾,周总理要来咱们家了!”王生上气不接下气地边告诉老伴说边扫院子,老伴樊翠玲找了一块旧布铺在了炕上。没等王生夫妇收拾好,周总理已经进门了。老两口急忙把周总理让进北屋炕上,樊翠玲双手递上了一碗白开水。周总理边喝水边和王生夫妇唠起了家常。周总理问樊翠玲:“你是八口之家,这房子够住吗?”樊翠玲说:“够住。这正房给儿子、媳妇住,我俩住厢房。” 听到“厢房”二字,周总理抬头向窗外望去,随之又将目光收回。他邹起眉头问道:“老王,你是拿我当家人看还是当客人看啊?” “这还用说,我们把您当一家人呗!”樊翠玲抢先回答。“既然拿我当家人,为什么不带我到厢房呢,走,到那里坐坐去。”

原来,王生两口子住的厢房是解放前给大户看场的窝铺,坯打垛,草苫顶,又矮又窄,进门都得猫腰。周总理不顾这些,进门就盘腿坐在了炕上。他打量了一番屋子,又把目光集中在王生的脸上。问道:“老王啊,你的眼睛怎么不豁亮?”素称铁汉子的王生面对总理的关怀,再也难以抑制内心的酸楚,两行热泪夺眶而下,哽哽咽咽地向总理说起了自己的家史:解放前,一家10口人有7口病饿而死,他出生不久爹就死了,母亲因穷困所迫改嫁到外村。自己从记事起就提着罐子要饭,在20岁时,与迁西一个讨饭的姑娘成亲,因为无处安身,只好给人家看场以住场屋。一天晚上刮风下雨,屋顶的一角坍塌下来,雨水夹杂着泥巴一股脑的冲进了他的双眼,打这以后眼睛一直瞎了17年。土改后,窝铺分给了他。1952年初级社时,是村党支部把他送进了医院治疗,才重新见到了光明。周总理听罢,激动地对在场的人讲:“这个屋子是名副其实的过去的长工屋,它是历史的见证啊!”又转过身去对樊翠玲说:“可惜我太忙,不然要在这屋里住上两宿,好不忘本啊!”王生接着说:“入社后生活好转了,1955年家里盖上了新房。在我准备扒掉窝铺时,被王国藩书记制止了,他说这是‘穷棒子社’教育下一代的活教材。”周总理大声补充道:“以后要多把‘长工屋’讲给青年们听,我们永远不能忘记劳动人民受过的苦难,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周总理在长工屋坐了将近两个小时。临别时,又提议与王生一家在新房前合影留念。为此,周总理特意派自己的司机开车,专程到20里外的陡子岭接来了王生年迈的老母亲。照相时,周总理恭请老人坐在正中间,又让王生兄弟紧挨着热泪迎眶的老母亲坐下,等布置停当后,他才悄悄地站到最后排左侧和大家合影。

繁忙的一天结束了,在夕阳余晖中,周总理一行离开了“穷棒子社”。

              心 系 “ 活 愚 公 ”

在唐山市原遵化县沙石峪的北山坡上,树立着一座并非精琢的纪念碑,上刻着“万里千担一亩田,青石板上创高产”14个朱红大字。40余年了,无论谁到这里,耳畔仿佛听到“活愚公”的脚步在继续,心灵深处感到一位伟人的身影在走来。

1966年429日,是沙石峪人永难忘怀的日子。这天,春光明媚,风和日丽。半晌过后,一架直升飞机徐徐降落在沙石峪村前的空地上。敬爱的周总理满面笑容,同陈毅副总理以及外宾步出机舱,非常高兴地来到了这个偏山村。霎时,小伙子们擂起了鼓,中年汉子吹起了乐曲。周总理等亲切地同村党支部书记、愚公移山的带头人张贵顺及当地干部们一一握手。随后他们手拉手、肩并肩地朝欢迎的人群走去。问候声、掌声、鼓乐声响成一片,沙石峪沉浸在从未有过的欢乐之中。在张贵顺等人的引导下,周总理等同志向北山走去。途中,周总理指着一片茂密的松柏林说:“这里绿化得好啊!”张贵顺连忙回答:“这是五十年代初造的,叫互助合作林。我们的工作差距很大,还需要努力。”

到了北山,张贵顺站在“万里千担一亩田”的工程前,向周总理汇报了沙石峪人民坚持愚公移山、艰苦创业的事迹。周总理指着一处处工程说:“越苦的地方干劲越大,你们不亚于大寨,要更加谦虚谨慎,作出更大的成绩。”大家行至蓄水池旁,沙石峪人端上当地出产的核桃、红枣款待客人。张贵顺接着介绍:“沙石峪非常缺少水,1952年至1957年,我们历时56春,挖成了储量2700多立方的大水池,在雨季储水。去年大旱,全村男女老少齐出动,83天扁担没离肩,累计行程41万华里挑水浇地,粮食、果木也都获得了好收成。同时也锻炼了干部,培养了一个有战斗力的党支部。外宾们被沙石峪人的精神和成就打动了,他们说:“今天我们访问的地方是一所大学,收获太大了。”周总理对外宾们说:“这里也是我们共同的大学,以后我们把它拍成电影,供大家好好学习吧。”见客人们谈兴正浓,张贵顺把大红枣捧到他们面前说:“请总理和来宾们尝尝我们自己产的红枣吧。” 周总理捏起一个枣子放进嘴里,“好,你们石头缝里长出的枣子可真甜啊,真是另一种滋味。”突然,一个枣子掉在了地上,它又弯腰捡起来,吹掉上面的土星放进嘴里说:“这枣子是群众的血汗换来的,一个也不许糟踏了。”周总理对沙石峪人的劳动果实如此珍惜,使在场的人无不起敬。一会儿,周总理站起身来,从盘子里抓了几个枣子放进衣服口袋里,并风趣地说:“我得给老婆带点儿回去啊。”话音刚落,旁边的村干部你一把我一把的往周总理手里送,周总理左右躲闪着。当听到张贵顺肯求“请总理替我们给邓大姐带上些”的话后,才接过一大把,“我接受沙石峪的盛情,替她谢谢你们啦!”

幸福的时刻很快就过去了,尽管沙石峪人依依不舍,也留不住周总理的脚步,他太忙了。“欢迎总理再来!”“欢迎总理再来!”送别总理时,人们一遍又一遍地高呼。周总理大声回答:“再见,乡亲们,我一定会来!”

19672月,周总理真的又来了。可那时正是“文化大革命”之际,他身穿军大衣,少了以往的笑声,语重心长地告诉张贵顺,要相信党、相信群众,正确对待运动、正确对待自己。正是在周总理的关怀下,这位老支书才重新站出来,继续带领沙石峪人前进。以后,张贵顺多次到北京出席党代会、人代会,周总理接见劳模时,总是一眼就认出他来,直呼:“张贵顺,沙石峪。”可是,他再也没有来过。党的十一大期间,邓颖超同志拉着张贵顺的手说:“你不是让总理给我带过大红枣吗,永远也忘不了啊。”日月轮转,时光荏苒。今天,一座栩栩如生的周总理塑像竖立在了沙石峪村委会的院子里,在全村干部群众看来,周总理没有离去,他永远活在人民心中!


 



 1 
冀ICP备15024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