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日伪占领区的收复

  来源:唐山党史网  时间:2018-9-5  浏览次数:219

蒋介石为了争夺胜利果实,于8月11日连续发出三道命令:一要解放区人民军队“就地驻防待命”,不得向敌伪“擅自行动”;二要他的嫡系部队“积极推进”,“勿稍松懈”;三要日伪军“切实”对八路军作“有效之防范”,抵抗八路军受降。唐山的伪军在蒋介石三道命令的支持下,摇身一变成了国民党的先遣队。大汉奸姜凤飞一夜之间成了“先遣军司令”,伪新民会改为国民党党部,太阳旗换上了青天白日旗。当八路军迫令伪军缴械投降时,他们竟敢挑衅说“我们现在是中央先遣军,不怕你们了”。针对这种情况,为争取时间,继区党委于8月12日向各地委发出《关于当前紧急任务的指示(火急)》后,冀热辽行署8月13日发出紧急动员令,“要求各级民主政府动员人民积极协同部队向敌伪展开攻势,散发布告,限令敌伪投降”。紧急动员令还规定了接管城镇后的有关政策;出榜安民,严禁乱捕滥杀、乱没收财物,对收缴的物资及文件档案必须认真登记,除敌伪之武器军火应交部队外,其他物资统由县以上民主政府入库上报,不得擅自动用,“对最坏汉奸的财产,由县以上政府登记保管,暂不没收,需没收者,经专署以上政府批准,对一般汉奸财产暂不代管与没收”。这些政策法令,对保证受降工作有序进行起到良好作用。

按照总部“要首先占领大城市和交通要道”的第一号命令精神,8月20日,第十七、第十八军分区所属3个主力团和部分地方游击队及民兵,向唐山进击,经过5昼夜围困和激战,先后扫除了赵各庄、古冶等外围据点,收复了重镇开平。接着,攻占马家沟和南郊重要据点越河,切断了北宁铁路交通,完成了对唐山的包围。而后向北宁铁路全面出击。在李中权率领部队包围唐山之前,唐山市伪市长徐树强得悉日本投降便潜逃外地。八路军包围期间,曾派员与驻唐山日军谈判,但日军拒不投降,双方处于胶着状态。此刻接到中共中央军委指示,改变进攻大城市的部署,首先“集结必要的兵力,尽量扩占乡村和夺取小城市,扩大并巩固解放区,发动群众斗争,注意组织训练军队,准备应付新局面”。按军委指示精神,留在冀东的八路军迅速将主攻方向转向中小城镇。8月28日,第十七军分区所属部队解放乐亭县城。

9月17日,八路军第十七团、第十四团、第十五团及丰玉遵联合县支队,在军区统一指挥下围攻玉田县城。在完成对玉田县城的包围与作战部署后,战斗于9月20日打响。日伪军凭借高大的城墙和坚固的工事负隅顽抗。9月21日凌晨,攻城部队因攻城器械不足,战斗暂时停止。是日晚,在赶制登城云梯、演习攻击和调整部署之后,再次发动强攻,激战至次日凌晨,部队攻入城内,俘虏伪县长陈锐以下伪军警等1500多人,日军赖古大队负隅顽抗,战斗中300余人全部被击毙。至此,玉田县城回到祖国怀抱。9月26日,在玉田城内召开了万余人参加的军民大会,庆祝收复玉田县城的胜利。为便于指挥冀东基本区反攻受降行动,冀热辽区党委、行署和军区机关进驻玉田县城,结束了八年的高度游击状态。当日,丰润县城内的日伪军闻讯玉田县城被八路军收复的消息,于是将城内各个仓库放火点燃,后弃城逃往唐山。迁滦丰联合县委立即派人赶到县城,动员群众扑灭大火,并着手进行清理整顿和组织接收等项工作。

玉田、丰润等县城的解放,使其他城镇据点的日伪军不敢固守,也纷纷逃往北平、天津和唐山等大城市。9月26日至30日,冀东西部三河、宝坻和东部抚宁、卢龙等县城相继解放。日本帝国主义宣布无条件投降时,驻迁安县日军弃城南逃被歼,伪军仍盘踞迁安县城,等待国民党军队接收,拒不向八路军投降。早在8月中旬,中共第十六地委就召开会议研究攻打迁安县城的作战方案,多次发起政治攻势,并派代表与伪军头目谈判,均遭拒绝。面对这种情况,第十六军分区决定采用爆破方式攻城。10月17日凌晨2时,军分区副司令员李道之下达爆破命令,随着一声巨响,南城门西侧的城墙被炸开一道20多米长的豁口。八路军战士冲入城内,向伪军展开攻击,投降的予以看管,负隅顽抗的当即歼灭,伪县长缪继山带领部分伪军由城墙西北角逃走。天亮时,迁安县城回到人民手中。中秋过后,八路军第十四团、第十七团和地方武装开始包围遵化县城。驻遵化县城内共有日军80多人,伪满警察讨伐大队合编的“一心部队”4000余人,这支讨伐队十分凶顽。日本宣布投降后,日伪内部开始分化,伪满警察讨伐队一夜之间杀死了在城内的所有日本人,企图投靠国民党。遵化县城难攻易守,八路军几次攻城未破。伪满警察讨伐队拒绝劝降,害死受降谈判代表,坚持顽抗抵抗。直到12月底,冀东八路军在前往接收东北的杨(得志)苏(振华)纵队协助强攻之下,伪满讨伐队弃城溃逃,遵化县城宣告解放。伪满警察讨伐队在逃往唐山、胥各庄途中遭八路军第十四团、第十七团和军区特务营的节节阻击,大部被歼。



 1 
冀ICP备15024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