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则故事,感悟英烈初心

  来源:新华日报  时间:2019-11-22  浏览次数:4751

我们中国共产党不同时期的英烈的初心是什么?为什么会生发出这样的初心?时代变迁,每一代人的人生观和价值观可能不尽相同,但主流是不变的,那就是将个人的生命融入伟大的事业,汇入时代发展的潮流。

信仰的肇始

1919年,李大钊公开阐明“我的马克思主义观”。次年初,李大钊和陈独秀在北京和上海分别着手筹建中国共产党,史称“南陈北李,相约建党”。

陈独秀写信询问党的名称是否用“社会党”,李大钊回信一锤定音,就叫“共产党”。

当时,李大钊每月的收入完全可以过上富裕的生活。但据李大钊的学生回忆:“他每天上下班不坐车,中午不回家吃饭时,自带干粮,有时是一张大饼,有时是两个馒头或窝头就点小菜和白开水下肚。他不吸烟,很少喝酒。”即使如此,李大钊的夫人赵纫兰仍然难以应付买米买菜度日的最低开支。

据考证,李大钊把一多半薪金交了党费,用于维持马克思学说研究会的日常活动,以及购买共产主义文献。李大钊的一部分收入还用来资助学生,并经常到工人中宣讲共产主义,给工人买糖果茶叶。

在白色恐怖下,中共中央为保护李大钊曾通知李大钊等人去武汉成立中央分局,李大钊却回答道:“假如我走了,北京的工作留给谁做?我是不能轻易离开北京的。”

1927年4月6日,奉系军阀张作霖进入北京后,对共产党员进行抓捕,李大钊也被捕了。

1927年4月28日,李大钊牺牲时不满38周岁。在随后的日子,我们的党正如大钊同志所展望的那样,从建党初期的50多名党员发展到今天9000多万党员规模的世界第一大政党,在中国革命、建设、改革的各个时期带领中国人民取得了令世人瞩目的成就。

为信仰不怕牺牲

中央红军渡过金沙江后,红一方面军红一师红一团一路急行军,取道彝族区,巧妙地化解几世纪的民族仇恨,以天降神兵的速度直下川西南的安顺场。

安顺场,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的四万大军被剿灭的地方。蒋介石妄图重演历史,凭借大渡河天险南攻北堵,将中央红军围歼于大渡河畔。

作为全军先遣团,红一团的担子,也许是长征以来最沉重的一次——强渡大渡河,为全军继续前行打开通道。

这又宽又凶的河,架桥不成,别说安桥桩,就连插根木头也困难。

唯一的希望就是那只刚缴获的木船,只能靠它强渡!但对面一个营的敌军据险防守,再加上水急浪大,怎样才能成功?

1935年5月25日一早,火力配备好了,由营长孙继先率领17个英雄组成的渡河突击队,乘船渡河。他们的英勇,通过那坚毅的表情显露出来。

他们的热血沸腾着,整个部队的热血也在沸腾着。河的对岸,一个营的敌军猛烈扫射,打得水花飞溅。船工和勇士们在波涛汹涌中力撑船篙,就这样,一团烽火过了江。

高山的堡垒被18个勇士占领了,后续的部队一船一船地过去,红一团的勇士们从死路中闯出一条活路来!

当时这18勇士是从全连100多位争前恐后报名的勇士中产生的,干部战士都清楚登船后面临的处境,可以说,那是一条通向死亡的船,但是大家还要争着去,他们是希望用自己的死换取红军的生!

强渡大渡河能够成功,长征能够胜利,就是有这种不怕牺牲的精神!

当人民的孝顺儿子

到兰考不久,焦裕禄到火车站看望群众。

那天夜里,兰考火车站几乎被漫天大雪淹没了,车站的屋檐下,挂着尺把长的冰柱,外逃的灾民穿着国家救济的棉衣拥挤在候车室里,他们正等着登上开往丰收地区的列车……

看到这些背井离乡的灾民,焦裕禄的眼睛湿润了。他召集在家的县委委员开会,人员到齐后,他沉重地说:“党把这36万人民交给了我们,我们没能领导他们战胜自然灾害,工作没做好,应该感到羞耻和痛心。”

在兰考的470个日日夜夜,焦裕禄一直为如何让老百姓吃饱饭,过上幸福生活而着急奔忙。时间不够用,他就把自己弄成铜皮铁骨,连轴转。

焦裕禄在兰考工作的那年冬天,雪格外大,他经常忍着肝疼,跟干部一起拉车走夜路给乡亲送救灾棉衣。

有一次,他们走了一夜到了孙梁村,到了无儿无女的五保户梁大爷家,看到大爷正生病,披着单衣瑟瑟发抖,老伴双目失明,在炕上躺着。

老人问:“这么大雪,你来看我们,给我送棉衣,你是谁啊?”焦裕禄回答:我是您儿子……公社王书记告诉梁大爷,这是县委的焦书记。梁大娘摸索着走过来,“让我摸摸我的好儿子,俺的眼瞎,但心不瞎,俺记得一辈子……”

这就是焦裕禄的初心和信念,他从小吃过苦受过难,知道老百姓不容易,长大后受过党的教育和党的恩情,他始终把自己当成人民的儿子,而且要当孝顺的儿子。

(来源:《英烈初心》)



 1 
冀ICP备15024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