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田前独树惨案

  来源:唐山党史网  时间:2018-3-12  浏览次数:829


1942年4月12日,少有的春寒扼制着大地上的生机,虽已接近天亮,但大多数穷苦百姓依然伏处在自己的茅屋里。突然,从玉田城出发的几十名日军,在少数特务的带领下冲进前独树村。敌人进村后,砸门破户,逐户搜寻,特务力竭声嘶地叫喊着,逼迫群众到村东的大庙前集合,把全村800多名男女老少圈在一起。日军、特务并不逼问村里有没有八路军,而是逐个检查人们的“良民证 ”。把有“良民证 ”和没有“良民证 ”的分开。结果只有8人有“良民证 ”。这是因为,在这以前抗日政府曾经把伪大乡搞的“户口册”和“良民证 ”全部收缴焚烧,而马玉才等8人因为是抗日村干部或村报国队负责人,为了活动方便,他们的“良民证 ”才没有交也没有烧。大概是日伪军获得了这一情报,所以便把马玉才等人带进大庙,逐人审讯。

马玉才第一个被审问,但这位村武装班长对日军、特务的嚎叫一言不发,只是冷冷地盯住敌人。敌人恼羞成怒,便用皮鞭对他野蛮地抽打,他被打得皮开肉绽,但仍是咬紧牙关一言不发。当刑讯到村报国队长张文清的时候,敌人对他灌凉水、轧杠子,在敌人的淫威之下,张文清为了免受皮肉之苦,丧失民族气节而屈服,向敌人交出了村报国队员的“花名册”。

敌人得到“花名册”后,狞笑着窜出庙门,来到被围困的人群面前,按“花名册”点名,把村里青壮年报国队员叫出人群,站在人群的前面由特务看管。

庙里的日军特务继续对马玉才等人刑讯,从清早一直折腾到下午3点多钟。随后便把前独树村与后独树村的群众,全部集中在两村中间的一个三角形坑边,叫嚷不准给八路军办事,并从庙里把被打得遍体鳞伤的马玉才拉出来,由日军用“洋刀”把马玉才杀害,“警告”群众说,“这就是给八路军办事的下场”。

在日军、特务离村时,被捕的张文清等7人和后独树村的5名村干部,以及两村70余名青壮年,全部被带到玉田城里。几天以后,两村12名干部被集体枪杀,其中张文清虽然向日军供出村报国队员的名单,但敌人只是利用他一时,他并未逃脱死亡的下场。两村70余名青壮年后来被押到东北北票煤矿充当“苦力”,其中4人惨死在煤矿里,而其他的人便先后逃离煤矿,回到自己的家乡。有些人逃回后仍然参加报国队,神出鬼没地打击日本侵略者,有的参军入伍,走上抗日杀敌第一线。



 1 
冀ICP备15024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