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田王铁铺惨案

  来源:唐山党史网  时间:2018-3-12  浏览次数:808


1942年4月,正是日本侵略者推行第四次“治安强化运动”的疯狂时期,一方面对抗日武装实行所谓“梳篦清剿”,反复“扫荡围攻”,一方面对抗日群众实行惨无人道的“三光政策”,对无辜群众肆意蹂躏与残害。

5月24日中午,王铁铺村大部分群众正在吃午饭,从丰润县新军屯据点出发的三十几名日军,伙同伪军、特务10多名,经窝洛沽、孟四庄,直扑王铁铺村。日伪军进村后,特务挨门逐户地把男女老少全部赶到大街上,并逼迫群众到村中的大庙里“集合”,由日军“训话”。“训话”结束后,翻译便问群众“听清楚没有”。群众一片沉默,翻译十分恼火,继续凶暴地向群众发问。马景全怕翻译由于恼火而兽性发作,便大着胆子对翻译说,“没听清楚”,还没等他继续往下说,两个特务便凶神恶煞地闯入人群,把马景全拉出来,按倒在地上拳打脚踢,说他私通“八路”,逼着他说出八路军的下落。马景全说:“你们就是打死我,我也不知道。”特务们更加恼火,就用凉水灌,直至把马景全灌得昏死过去,等他苏醒过来后,继续拷问。

在拷打马景全的同时,有些特务走进人群,用狡诈的目光看看这个,瞧瞧那个,捅捅男人,摸摸女人,又是小声嘀咕,又是大声奸笑,弄得群众提心吊胆缩成一团。特务们走出人群之后嘀咕了一会儿,又通过翻译向日军说了一些什么,然后便有4名特务手持藤棍第二次走进人群,见了青壮年便乱敲乱打,把57名青壮年男子从人群里赶出来,由日军和特务押出庙门,圈在庙西边的两间车棚里。

这些青壮年进了车棚之后,特务便将棚门从外面顶死,日军便通过车棚前面惟一的一个小窗口,向棚里施放毒气,薰得人们流眼泪、打喷嚏,有人因中毒而昏迷。在此生死关头,有人大喊一声:“不能等死,往外冲!”尚未昏迷的人顿时猛醒,拼命打门、拉门,门被冲开后,不顾一切地四散逃跑,除少数中毒严重者昏死在棚内与门外,大部分逃跑。

原来日伪军向棚内施放一段时间毒气后便又都回到大庙里,用污言秽语污辱青年妇女,并说她们都成了“寡妇”。有些妇女一听,便不顾死活地向庙门冲去,日军用明晃晃的刺刀紧守庙门,特务手持棍棒向骚动的妇女追逐打击,群众一直被困在庙里。当日伪军发现青壮年大部分逃跑时,再想去追已来不及,便在被围困的群众中发泄。由几个特务把王宗练、王宗会等10多名群众拉出人群,进行毒打审问,把这些人折磨得死去活来。傍晚,日伪军带着抢掠的财物出村,并把范宝、王树练带到窝洛沽据点,使他们再次遭到折磨。

经过日伪军的凶残蹂躏,杨占庭、刘玉璞、马景全、刘彦致残终生,有的神志不清、语言障碍,有的吐血气短、无法劳动。



 1 
冀ICP备15024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