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大地震后我们是如何战“疫”的

  来源:河北省委《共产党员》杂志04月下  作者:闫丽  时间:2020-4-24  浏览次数:8535

      当前,我国的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形势发生积极向好变化。所有的中国人都相信,彻底的胜利已为期不远。这种信心来源于党中央的坚强领导,来源于全国人民的万众一心,来源于新中国历史上战“疫”的不败战绩。回望历史,在1976年唐山大地震后的燕赵大地上,也曾发生过惊心动魄的防疫战。

      震后满目疮痍 灾区疫情告急

      1976年7月28日凌晨3点多,唐山、丰南一带发生7.8级强烈地震。城市、乡村瞬间被夷为平地,无数睡梦中的人被埋在废墟之下,24万多人丧生,16万余人重伤。

经过消毒的送水车为灾民送水


震后的灾区满目疮痍,房倒屋塌,道路损毁,水管破裂,水井被毁,垃圾粪便无人清理,污水横流,尸体被埋在废墟之下,或者被挖出后草草掩埋在路边、村边。正值盛夏,又赶上阴雨连绵,这样的环境极易造成瘟疫暴发。由于地震破坏了饮水设施,人们暂时只能喝被污染的池塘、坑洼、游泳池里的水。水中的大肠杆菌超标成百上千倍,再加上不卫生的食物,造成大量人员感染肠炎、痢疾。在震后一周,此类疾病患病率在市区达到10%~20%,农村达到20%~30%,几乎家家有病人。由于没有住处,很多人,包括伤病员都拥挤在临时搭建的简易棚中。大震后的恐惧、失去亲人的悲伤,又给人们造成了严重的心理创伤和精神紧张、压抑,身体抵抗力急剧下降。这种情况若不及时处理,聚集的人群极有可能暴发大规模的传染病。

大灾之后必有大疫,这是新中国成立前中国历史上几乎不变的规律。比如1556年陕西渭南大地震造成了十几万人死亡,但随后而至的饥饿、瘟疫又夺去了70多万人的生命。1931年长江流域发生洪灾,造成30多万人丧命,随之而来的饥饿、霍乱、痢疾、疟疾又使300多万人丧生。古人曾有诗这样描写大疫的恐怖悲惨情景:“先时自谓灾已过,谁知灾后病还来。恨不当时同日死,于今病死有谁哀?”

而此时的唐山也正面临大灾之后大疫的严重威胁。

2 成立防疫机构 援军迅速到位

疫情就是命令,必须全力阻击。唐山地震两三天后,幸存下来的唐山防疫站工作人员就自觉组织起来开展防疫工作。当时在震中失去8位亲人的邢大荣顾不上悲痛和处理家事,7月31日便赶到防疫站,和其他同事从废墟里扒出了漂白粉,对市里一些水源进行了初步消杀。

面对汹涌而来的疫情,8月2日,河北省抗震救灾前线指挥部召开紧急会议,决定成立防疫领导小组。省指挥部成立防疫组,各级救灾指挥部也成立防疫小组,领导各级防疫人员开展防疫工作。考虑到灾区防疫力量不足,省指挥部请求党中央迅速调派各地防疫人员援助唐山。次日,防疫领导小组又召开会议,制定出《防疫工作计划》,决定贯彻预防为主的方针,采取综合防治措施,实行军民结合、专业队伍与群众结合、增援防疫队与当地卫生防疫人员结合、土洋结合的办法。随后,唐山市、唐山各县、公社和前来救援的各军、师、团、营都建立了相应的防疫领导小组,自上而下协调行动,开展了一场防疫灭病的人民战争。

8月5日开始,江苏防疫队123人、甘肃120人、黑龙江121人、上海15人、辽宁141人、广东100人、宁夏76人、卫生部25人,加上河北各地526人陆续赶到唐山,迅速分赴各灾区,同当地各级卫生防疫人员及人民群众紧密配合,对疫情开展了全方位的阻击。同时,31台军用防化消洒车、1900台机动喷雾器、5万多件小型喷雾器、400多吨防疫药品和100万份疫苗、菌苗也从四面八方陆续运抵灾区。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灾区各村的赤脚医生在防疫工作中发挥了很大作用。他们不顾失去亲人的悲痛,迅速搭建简易帐篷,救治伤员病人,开展基本的防疫工作。

3 发起全面阻击 创造人间奇迹

防疫人员陆续到位后,在防疫领导小组的统一指挥下,开始了对疫病的全方位立体阻击。

水源消毒。震后的灾区水源污染严重,成为肠道传染病的根源,群众十分恐慌。为保证饮水卫生,固定水源地都由军队、民兵看守,卫生防疫人员定时消毒。送水车由专人跟随及时消毒,并对每家的水桶、水缸进行消毒。农村也对水井进行清淘消毒。为了保证消毒质量,各级政府多次举办培训班,为每村培训出一到两名饮水消毒员,对全地区6.6万口水井进行消毒。

杀灭蚊蝇。在消灭蚊蝇的大战中,国务院抗震救灾办公室调动灭虫飞机4架,先后于8月9日、16日、23日、9月5日4次对灾区进行药物喷洒,飞机作业达141架次,喷洒面积42万余亩。除飞机外,防化消洒车和机动喷雾器也不停地进行消杀,卫生防疫人员身背喷雾器对重点地区反复喷药。通过杀灭蚊蝇,唐山地区的蚊蝇密度比往年都低。

清理尸体。震后的灾区,由于污染、闷热、阴雨因素等,清尸工作紧迫而艰巨,此项工作主要由军队和民兵承担。他们对每具尸体进行刨挖、消毒、包裹、装袋、运送、深埋,并撒上石灰。由于气味难闻,许多人头晕、恶心、呕吐,甚至晕倒,但没人退缩。当时一共清理尸体十八九万具。之后的1976年11月20日至12月30日,唐山又进行了一次清尸防疫运动。至此,清理尸体工作基本完成。

解放军在倒塌的唐山火车站喷洒药物消毒


整治环境。灾后,市区和农村分别开展以清理废墟、粪便垃圾,恢复卫生设施,整顿市容环境为中心和以“两管”(管水、管粪)“五改”(改造水井、厕所、牲畜圈、炉灶、环境)为中心的环境整治群众运动。市区出动了100万人次、4万多台次车辆,清运垃圾90多万吨。农村出动340多万人次,清除垃圾400多万吨,使城市和农村环境卫生大为改善。

治疗接种。震后到灾区的医疗队、防疫队对所有的伤病员一律进行免费救治。对已患传染病的就地隔离、治疗,直到彻底治愈。同时给灾区人民接种伤寒疫苗380万人份、乙脑疫苗40万人份、流感疫苗400万人份。另外还接种了麻疹、小儿麻痹、百白破、痘苗等疫苗、菌苗。一年多时间,在700万人口的唐山地区先后接种疫苗1500多万人份。

这些重大措施使震后唐山不但没有发生大疫,而且流感、流脑比常年同期分别下降95%和71%,各种传染病比常年同期下降46.85%,死亡人数下降了78.32%。


(作者系中共河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编研三处调研员)



 1 
冀ICP备15024999号-1